当前位置: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一往情深


冯 辉

一往情深
冯 辉

郝爽和罗子俊结婚不到两年就离婚了,而且离得很干脆。在别人看来,这两个年轻人的行为实在有些过分。因为他们是同期毕业生中的佼佼者,也是青年中的优秀代表了。他们同—个大学毕业,同—年留校工作,这种缘分不知需要多少年才能修来。可他们硬是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突然离婚了。很多人听了他们离婚的消息,先是惊诧,后是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搞不懂。
越是这样,人们就越觉得不可思议,各种猜测便像天女散花,纷纷从天而降。猜测多了,肯定就有几条会成为最让人信服的离婚理由。在这几条理由中,最有说服力的却是———郝爽忘不了高中时的—个男同学。因为罗子俊无意中看了郝爽高中时的日记,日记里充满了郝爽对那个高中同学的赞美和爱慕之情。人们便说:郝爽这么清纯的女青年竟然也会有这种心思?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说难听一点是吃饱了撑的。更有人带着通晓世故和幸灾乐祸的语气说,你们看着,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善于总结的年长的人说:唉,人的生活太顺风顺水了,就要引起足够的警惕,也许某种自己并没有觉察到的危机就要出现了。郝爽28岁之前就过得太顺风顺水了,所以她在婚姻方面出现了危机。
郝爽留校工作时才23岁,正值豆蔻年华,因而就成了许多男青年追求的目标。是同年留校的男生罗子俊近水楼台,最先得到了她。大学里的学生太多,上学时郝爽和罗子俊并不熟悉,直到毕业留校了,他们才相互知道了对方。在人们看来,他们在任何方面都是般配的,他们的结合应该是幸福美满的。
像某本书中写的一样,婚姻就像鞋子和脚的关系,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郝爽和罗子俊结婚后的两年里,罗子俊的激情总是大于郝爽,郝爽在生活中总表现出不经意的冷淡来,时间一长,罗子俊就觉得自己是剃头匠的担子———一头热。于是日子就过得平静如水,互尊互敬客客气气了起来。罗子俊戴一副眼镜,白白净净,性格文静,在人们的眼里很斯文,整天是与世无争的模样,似乎发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与他关系不大。他喜欢天文学,经常在虚拟的宇宙世界里自得其乐。这在郝爽看来有些天方夜谭的味道。时间长了,郝爽的冷淡变成了冷漠。生活中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他们总是尽可能以宽容大度的姿态原谅对方。但越是这样,他们就越觉得生活得很假,根本没有激情和爱情。直到罗子俊发现了郝爽的日记,这张虚假的纸才被捅破了。
罗子俊说:郝爽,咱们离婚吧。
郝爽愣愣地看了一下罗子俊,眼睛移往了别处。
罗子俊说:我们的婚姻不是给别人看的,其实你也能感觉到,我们并没有找到爱情。
郝爽说:可你是个好人,是个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人。这样太对不起你。
罗子俊说:这样下去我们相互都对不起对方。
办理离婚手续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那天,罗子俊心里有些后悔,但他嘴里不好意思说出来,中年女人似乎对这类事见得太多而麻木了,竟然不做任何调解,她认为,既然是双方协议好了来离婚,就没有费口舌的必要了。如果中年女人调解一下,说不定罗子俊就会改变主意,但直到那个女人填好了离婚证,也没有说—句调解的话。中年女人向他们要照片,罗子俊心里高兴了,说:我们没有带照片。他们的确不知道离婚也要照片。中年女人说,不要紧,我们尽可能提供人性化优质服务,让前来办理手续的人尽可能愉快地分手,里间就有照相服务,不用你们去跑路了。离婚的路竟然顺畅得没有任何改变的机会。就这样,他们很快离婚了。
郝爽却是真的在想—个高中的男同学刘海涛,那个日记中的刘海涛太让她心动了。她经常想:刘海涛现在在干什么呢?他还是那样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吗?他还是那样健壮和幽默吗?还是那样乐于助人吗?还是那样把一切困难踩在脚下吗?一个已婚女人整天在想以前的男同学,其实是对丈夫的轻蔑和对生活的不负责任,日子当然过得不会有激情。尽管刘海涛也结婚了,可她经常不由自主地在同学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她也经常谴责自己的非正常行为。可是,当她得到刘海涛离婚的消息后,便莫名其妙地激动,对罗子俊也就更冷淡了。
现在,自己也离婚—年了。在这—年时间里,郝爽多次产生去找刘海涛的念头。现在学校放暑假了,一种潜伏的力量在体内凝聚着,让她冲动不已。刘海涛曾经给她输过血,也许是刘海涛的血液在她的体内翻腾着。她和罗子俊结婚半年时,她听到一个让人心痛的坏消息,刘海涛遇到车祸了。她曾经背着罗子俊去看了一次刘海涛。

其实,对于爱情和婚姻,郝爽和许多优秀女孩子—样,都有着较高的期望值。
郝爽的学生生涯真算得上顺风顺水。她高中毕业考上了重点大学,这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郝爽所在的学校有五个毕业班,她的成绩在班上一直进不了前五名,也就是说全校前三十名里没有她,可她的高考成绩却挤进了全县前三十名。中等县城的普通中学,考上大学的学生不但给家里增了光,而且给学校镀了金。能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更是凤毛麟角,他们的名字被母校制成醒目的大红横幅,悬挂在临街最招摇最显眼的位置,接受全县城人民的仰望。郝爽就是这样一名接受过全城人民仰望的好学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