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刘龙:坏人的N种演法


  

  8 9 岁的刘龙从事表演艺术70 余年。塑造了大约150 个人物。可他给观众留下印象最深的,却是“坏蛋专业户”。《勐垅沙》中的帕嘎大少爷、《南海风云》的敌舰长、《猎字99 号》的班德彪、《开国大典》的毛人凤、《决战之后》的康泽……倒并不是反面人物比正面人物的发挥空间更大,而是下了苦功,细节处凸显“坏”的各不同。

  刘龙演艺生涯中第一个被观众认可的角色,是《勐垅沙》中的帕嘎大少爷。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为建党四十周年拍摄的献礼片。出身反动头人家庭的帕嘎经常欺压穷苦百姓,但跟往常的反派不一样,他不单穿戴新潮,还颇有年轻人的意气风发。“坏人干的是坏事儿,但形象不要给他丑化。我的目标也是把他演得帅一点。”和他想法一致的造型师、化妆师也帮了不少忙。“他表姐是特务还去过国外,因此他见的也多,帽子上还有孔雀毛,衣服一穿,感觉就来了。”帕嘎被镶了四颗金牙,突出“有钱有势”。拍摄时,瑞丽当地少数民族女孩一见刘龙,就“lididi lididi”地边笑边喊,是赞叹的意思。

  刘龙对帕嘎的举止演绎则是“行动敏捷,走路杠杠的”,影片中有到粮店闹事,一跃爬上柜台“下不来台”的情景,是他在拍摄现场临时发挥出来的。

  30 年后,刘龙在电影《决战之后》出演前国民党复兴社特务头子康泽,后者曾被毛泽东与宣统皇帝相提并论。在众多优秀演员的演绎中,刘龙的塑造格外抢眼。而其表演前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在北京市第一监狱待了整整40 天。“在监狱里我穿上号衣,不断琢磨康泽的举止形态、性格特征、感情脉络、习惯爱好,渐渐地我开始感到我就是康泽,康泽就是我了。”

  “不要演戏,更不要使劲演戏。只要一演戏,观众就看出来了,观众眼睛灵着呢,生活还是不生活,观众很敏感的。”今年100 岁的导演严寄洲曾经这么告诉刘龙。俩人合作过反特电影《猎字九十九号》。在片中,刘龙是以送奶工身份做掩护的特务班德彪。

  “他平常装扮很老实,像个工人模样,跟谁都能说上两句话,笑嘻嘻的,但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是犹犹豫豫的,他知道任务接受以后肯定会出问题( 暴露)。”时隔40 年,刘龙历历在目。“‘我就是院里送牛奶的,牛奶有毒,不是我干的是谁!’但要完成上级命令,所以就下了决心。他喝了两口酒,咬了两口猪蹄,看看楼下,没有人,把毒药放烟盒里,拿上帽子,走了。没有一句台词,都是他的内心活动。”一气呵成的长镜头,都是刘龙自己琢磨出来的,他还设计了彭德彪用扑克牌算命的戏份,一边回忆一边绘声说起了台词:“是福还是祸,每张都是梅花、红桃,‘他妈的,不算了’。”

  “演戏就是要演人,演人就是要演性格、魂。光是挤鼻子弄眼耍个派头不行。”出演过的反面人物有两类较多,一是国民党军官,一是日本人。《开国大典》中的毛人凤只有两场戏,却被导演李前宽高度赞扬。“越大的官越要(演得像)生活。演这个,主要得吃准毛人凤和蒋介石的人物关系,有句话‘伴君如伴虎’。蒋介石稍微有点动作,他都能感觉到。突然,蒋介石跟他说:‘新民主人士不要杀了’。但他这时候已经布置了。他说‘出去打个电话’,蒋介石让他‘就在这打’。”刘龙设计了打电话时拿手帕擦汗、捂着电话小声跟毛森说话的生动细节。

  刘龙饰演过的三个日本高级将领中,土肥原贤二和冈村宁次都是高级战犯,“冈村宁次凶恶厉害,‘三光政策’就是他提出来的,但并不是咬牙切齿就代表狠毒。他开会安排时很‘平淡’,动员部队时就使劲喊口号:‘我们必胜’。土肥原贤二是老特务。别人干不了的,他通过笑容可掬的方式跟人聊,最后跟人解决。老奸巨猾,但不穷凶极恶。”

  “演坏蛋要避免脸谱化、概念化,这个道理并不难懂。但是做起来不容易,必须准确把握坏蛋的内心动作。” 88岁时出版的自传《艺海龙吟》中,刘龙写道。有时,剧本和历史资料提供的东西少,只得自己琢磨。《八百罗汉》里的施仁,狗仗人势,奸佞小人,刘龙找来一个年纪很大的和尚配戏,“摸人家的脑袋是很侮辱人的,特别是年长者,这还不够,我又用手拽他的耳朵,摸他的脸,最后往他脸上吐唾沫。观众看了就觉得不那么简单化、一般化。”

  戏中微妙的处理离不开生活的积淀,更赖于对术业的钻研。刘龙一直有看好莱坞电影的习惯,年轻时,有钱都攒着用来看电影。爱德华·罗宾森、克拉克·盖博、罗伯特·泰勒等影星的名字,89 岁的刘龙还操着标准的英文一连串说了七八个。他还关注了一个叫彼得的不知名的反派演员。“他个儿不高。有一个镜头我印象特别深,他抽烟卷,往犯人脸上砸,不动声色,接着再抽——这个家伙太坏了!”

  如今,刘龙还坚持每晚看一部电影的习惯,采访前一天,他刚看了《周恩来的外交风云》。即将90 高龄,走路已经不很灵便,但他对演戏还有着很大热情,“如果演个反面人物,可以用轿子抬着我,一边抬着我,我跟旁边的副官布置工作。然后把杆儿放下,休息,站一会,再把别的事情处理了。回到屋子里,用中国式的椅子,一坐,也可以不怎么动。即使动两步,我也可以。”说到这里,陪在一旁的老伴儿接过话,“一接到角色,拿起剧本,什么人都不认识了……”


更多关于“刘龙:坏人的N种演法”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