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荒原上的石油


许俊德

  许俊德

  与油井对望

  在枯草漫延的荒原上站久了

  腿就硬硬的硬成

  采油树的根

  盘腿坐在雪窝子里

  仔细看着这些

  叩拜大地的抽油机

  阳光野狐一样寻来

  亲热地抚摸手轮螺丝

  并深入钢铁的内壁

  倾听哗哗作响的潮声

  音乐一样洞穿地下

  厚厚的岩层多么顽强不息的

  生命之音啊

  想象几十年前

  大雪怎样弥漫荒原

  白毛风啃噬每一棵羊草碱蓬

  冰凉的生土豆

  在一群铁汉的肚子里

  旋转着热量

  钻机就冰冷地立起来

  那开凿地壳的第一声呼叫

  和隆隆钻机声

  便穿越了以后的岁月

  在时间的墙壁上回荡不息

  与油井对望沉浸在

  黑森林独特的意境里

  从采油树到抽油机

  每一片铁质的叶子

  仿佛父辈投来的目光

  都给我们一种亲切的感觉

  偎在油井的身边

  不知不觉

  自己也铁一般的坚强了

  冰冻的荒原

  站在冰冻的荒原上

  目光所及

  瞳仁便冷冷地打颤

  荒原上一切

  都站成雕塑的姿势

  这时在果盘似的太阳下

  你凝视四周

  雪野电杆抽油机

  这平凡的风景背后

  许多看不出的东西

  会蓄满你的眼睛

  额头之上

  思绪的广度真实而辽阔

  如果你果敢地走过去

  在任意一口油井旁停下

  将耳朵贴近管壁

  冰凉的钢铁深处

  滚烫的激流

  突然横贯你的全身

  亲切如水

  在北国辽阔的松辽盆地上

  你不能以传统的方式

  阅读冬天

  荒原小屋

  荒原小屋以土坯的形式

  卧于蒿草白云间

  砖缝渗出青苔和白碱

  许多退休老工人感叹怀想的往事

  就流出那扇朝南的门里

  门外草地蔓延

  一朵红色的花

  五十年前就开过了

  一个个老实憨厚的徒弟

  吸吮小屋飘出的

  高粱米大粥的清香

  就成熟了迈出师傅一样

  大管钳般的步伐

  红色楼群崛起的地方

  荒原小屋便消失了

  最后一场雨

  在颓圻的墙壁上孳生绿芽

  退休老工人站在阳台上

  目光马蹄一样踏过荒原

  荒原通向井站的柏油路

  两旁的白杨越来越高大了

  在荒原的边缘

  在荒原的边缘

  城市的手

  撑季节的巨伞

  为我们笼罩阴影

  目光弯曲钢铁水泥之间

  阳台上盆花

  如荒原的扣子

  掉进时间的深处

  青春的拴马桩

  夯在空阔的地带

  遐想的鸟


更多关于“荒原上的石油”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