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马蜂


卢中林

  不知是什么时候,考场上空出现了不明飞行物。
  发下考卷,刚刚平静下来的考场里似乎微微有些骚动,我心里掠过一丝不快,定睛看去,是一只马蜂。身上涂满金黄色的迷彩,活像一架迷你型战斗机,气定神闲地在孩子们头上方巡航。
  自然没有人多理会它,毕竟是初三毕业班的大孩子,训练有素,定力良好,何况大考迫在眉睫,自顾尚且不暇,何暇观蜂哉?然而,这位非法入侵者丝毫没有意识到大家的宽容忍让,它旁若无人悠哉游哉地从大男孩的小平头从小女生的斜刘海上方掠过,是为了安营扎寨,还是为了探访桃源仙境?是想感受一下城市森林的舒适指数,还是想来体验令国人饱受折磨的考试究竟为何物?种种迹象表明,它似乎没有打算离开这里。
  一米,三十公分,十公分,五公分……伴随着女孩子的尖叫和男孩子的闪躲,它终于下降到了令人恐怖的高度。
  “大家千万不要乱动!”我也紧张起来了,年少轻狂时曾踢球击中马蜂的爱巢,被马蜂追得落荒而逃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至今还记得那两只愤怒的马蜂在我后脑勺嗡嗡追赶的情景!那简直是两架复仇的F-16战斗机,它们来势汹汹,锐不可当,直到现在,我对当年逃跑的速度还念念不忘,耳旁风声呼呼作响,身边的树木连连后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自己从未跑得那样快过,那几年若能天天让这对马蜂伴侣穷追不舍,我恐怕早就出了像刘翔那样惊世骇俗的田径成绩了。
  眼下,离考试铃声还差一分半钟,英语听力马上就要开始,可考场却一片慌乱。
  它终于决定停下来了,是停在桌上的“鲜橙多”、“蜜桃汁”上,还是停在小女生的秀丽脸庞上?它举翅不定,往来盘旋,思前想后地从好几个男孩女孩脸旁掠过,掠起一片一片地尖叫声——它似乎终于决定要和人类零距离接触了,它那令人胆寒的毒刺如同一枚“响尾蛇”导弹夸张地探出头来。我那一句“不要乱动”的警告顿时形同废话,这时谁想不乱动恐怕都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人总不能坐待蜂蛰吧。场面混乱,险象环生,小个男生吓得一头钻到课桌下面,邻座女生慌得以卷蒙面都快要哭了,连隔壁班监考老师也探出头来张望了。
  我怕这些没有领教马蜂为何物的城市孩子会被蛰成水蜜桃模样,我怕一场好端端的考试会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搅成一团糟,考场守则上可从来没有描述这么一条:马蜂进来干扰考试该怎么办?操起一本柠檬黄的ENGLISH BOOK,我靠近了这位不速之客,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起课本,脑海中接连不断地重复着那个瞅准时机,对准它那被阳光洞穿的七彩羽翼挥了下去的镜头,我必须眼疾手快,必须占据有利地形,必须一蹴而就,全身而退……
  是靠在窗边的一位长着娃娃脸的小姑娘的动作延缓了我手臂的动作,她弓着腰朝着马蜂轻轻地送出一口气,那镜头,似乎是在挑逗一位闺中密友,又像是在吹散一株盛开的蒲公英。奇妙的是,伴随着空中划出的一道舒缓的弧线,我们的这位飞行爱好者竟然很有灵犀地飞出了窗外。
  我扬起的手臂不由得搁浅在半空中。
  铃声响起,拎着录音机进来放听力的英语教师诧异地看着我。孩子们开始正襟危坐,教室里像发闷的苇丛刚作了一次深呼吸。
  单位:湖北武汉市汉阳第三初级中学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