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丁亦周

  2008年12月19日,南京外国语学校报告厅,首届南外新南威尔士大学预科班(以下简称“中澳班”)举行了隆重的毕业典礼。这一届学生交出了辉煌的成绩单:2008年6月,中澳班顺利通过新南威尔士大学第一次“全球大考”,58名学生中达到世界50强大学录取标准的多达53人,可以直接进入澳洲三所标志性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墨尔本大学和悉尼大学的本科段学习。在满分为10分的统考中,中澳班有四分之一的学生达到了9.0以上的特优成绩,而商科和理工科的最高分都在这个班。杨梦辰以9.6分成为商科最高分,屈梦璇则取得理工科的最高分9.4分。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一个将赴墨尔本大学读书,一个将前往新南威尔士大学学建筑。
  重要的不是你从事哪一行,重要的是你在那一行里排名世界第几,这是成功学大师陈安之的一句名言。在这样的大考中能够拿到第一的确不简单。那么,究竟有哪些因素促成了她们的成功呢?这是所有的人都会关心的问题。
  “幼儿园啊?不记得了,实在没印象。小学?在扬子二小,因为父母都在大厂区工作,就近入学的。那时我和屈梦璇是同班同学。”杨梦辰说。屈梦璇很惊讶:“啊?同班同学?不会吧?我怎么不记得了?”然后两人对这个问题展开了旁若无人的热烈讨论,最后异口同声道:“算了,小学的事也太久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初中的我们也记不清了。”这让我想起了福尔摩斯的一段话:“人的脑子本来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放进去。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烂杂碎一古脑儿装进去。”
  那么高中的学习生活是怎样的呢?既轻松又紧张。说轻松是因为南外中澳班的老师以外籍教师为主,他们非常宽松,绝对不会像中国老师那样在后面督促你,逼着你学习,作业也几乎没有硬性的,如果你不做,要么没人知道,要么知道了也不管你。而且到了高三依然是一个星期30节课。每天下午三点半放学,这些都是普通中国学生难以想象的。真的这么轻松吗?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在为期14个月的中澳班课程里,商科要学6门课程:经济、法律、会计、商科数学、IT与专业英语;理工科则要学5门:物理、化学、工科数学、IT与专业英语。这些专业涉及了西方名校大学一年级的内容,全部是由新南威尔士大学选派的外籍教师用英文教授。
  “与传统教学不同,预科班的教学氛围更开放,变支配为主动,放手让你自主去体验学习。”杨梦辰说外界对西方国家的教学有很多认识上的误区,比如很多人都认为他们的数学很简单。“不是这样的,国内中学的数学教学面相对比较窄,但钻得很深。而西方中学数学面很宽,涉及到很多大学的内容,虽然同样的内容没有国内钻得深,但想想听老师用英语讲函数曲线是什么概念吧!”“我们工科数学比商科数学还要更难一些。”屈梦璇补充说。
  “那么你们具体是怎么学的呢?”记者问道。答案有些出乎意料,杨梦辰说:“其实我基本上是不听老师讲课的,老师对我来说,最主要的作用是答疑,我一般都靠自学。每天放学回家就写作业,我们的作业量不固定,一般一两个小时就做完了。然后就上网查查资料听听歌。如果要用英语写论文的话,可能要从中午12点忙到晚上12点,放假两三天都要耗在上面。”“商科不是要学法律吗?不是有很多东西要背吗?你都是怎么办的呢?”记者不禁问道。“很简单啊,做好预习和复习工作,每天学了多少就看多少,毕竟是英文教材,是要巩固的。但平时我不会去一字一句地背,而是去记忆系统性的东西,考试的时候灵活运用。”
  同样的问题也抛给了屈梦璇,她的回答比较常规。“我没她那么夸张。我很用功的,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做题。工科要求记忆的东西不太多,除了公式。而只有大量做题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真的掌握了,什么地方还有不足需要弥补。”
  “是的,做题是肯定需要的,这是查漏补缺的最好办法。但是我不喜欢题海战术,每种类型的题做几道,总结归纳方法就可以了。”杨梦辰说。
  当问起业余爱好时;这对好朋友相视而笑,再次异口同声地说喜欢打牌,喜欢听歌,她们都主要听外文歌,“但是我喜欢蔡依林。”屈梦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对杨梦辰和屈梦璇的采访让记者感慨万千。她们的学习经历貌似异常轻松,但她们的成功绝对不是只靠良好的天赋,更在于她们掌握了适合自己的科学的学习方法。其中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尽可能地记住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对于和学业没有直接关联的事情不要过多关注;自己钻研比单纯听老师讲课更重要:做题总是不可缺少的;在有限的时间里高效学习。还有没有更多东西?这就要同学们自己去总结归纳了!
Tags:找到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