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于珺

  

  2015年4月27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歌选》杂志一行来到了江苏省扬州市进行采风。在扬州广播电视台举行了“《广播歌选》扬州音乐文化采风座谈会”。应邀的专家和学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就扬州音乐文化的现状进行了学术探讨和交流,使《广播歌选》一行对扬州的音乐文化有了初步的了解,以下是座谈会上专家、学者的发言摘要,以飨读者。

  夏峰(扬州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兼扬州音乐家协会主席)

  扬州有着“月亮城”的美誉,历史悠久,文化璀璨。时至今日,扬州已经建城2500周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歌选》杂志在此之际到我们扬州采录扬州民歌、扬剧、曲艺等,我们将最有扬州特点的作品在中央媒体上与全国人民分享,尤其是本地原创音乐作品。同时还将扬州的音乐、饮食、环境、建筑等文化展示出来。

  朱智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歌选》杂志主编)

  《广播歌选》杂志是1980年开始创刊的,并具有响应国家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的原生态文化的定位。这一期我们做扬州的专刊,除了扬州的民歌,我们把戏曲和曲艺也都包括进来了,做音乐就一定要全面。戏曲实际上是我们国家音乐向前发展的一个大宝库,不懂戏曲很难解读中国文化;不懂中国的曲艺,也很难把中国文化说清楚。我们现在很多歌曲,写得没根没土的那种感觉,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戏曲音乐和曲艺了解得太少了,所以它的韵昧就特别差,听着就像清汤寡水。我觉得很多好的歌曲创作,它底蕴深厚的原因就是因为作者对自己的传统文化了解得比较深,所以他写出来的东西会有很强的感染力。同时,中国的音乐文化不仅要重视传承,更要抓好创新。

  杨旭娟(高邮文化副馆长)

  高邮民歌属于扬州民歌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分子,我们高邮人对自己的民歌有一种说法叫“不像北方那么侉,也不想南方那么嗲”。高邮是一个水乡,高邮湖,占高邮板块的三分之一。所以我们这个地方的歌曲拿出来,都是水灵灵的,比较甜美。也正因为水的原因,我们靠种田捕鱼为生。有了劳动肯定有民歌,而且号子就会比较多。比方说种田号子、渔号子等等。高邮民歌分作三大类:原生态的高邮民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民歌和八九十年代的新民歌。新民歌也比较多,比如现在的高邮市歌《高邮之歌》等。

  夏涛(高邮民歌采集者)

  我是农村人,业余从事小说写作,在我写作的过程中,接触了一些民歌。我写乡村题材的小说,也会写一些家乡的民歌。我今年50岁了,但是在我们童年的时候,经常听到农民劳动的歌声。因为我不懂音乐,所以只把唱词记了下来,出了一本小册子叫《寻找远去的歌声》。我热爱我的家乡,也爱我家乡的民歌,所以我为家乡原生态民歌的传承和保护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在我的老家搞了一个高邮民歌艺术馆,把我搜集到20世纪的30年代到80年代的手抄本整理成三套《民间文艺集成民歌卷》,还包括一些报纸,也都放进高邮民歌艺术馆里。第二就是关于传承问题,我把民歌内容加到乡村旅游中去一一让游客听原生态民歌,把民间歌者组织起来,唱高邮民歌给游客们听,反响很好。民歌是劳动中的歌声,这些高强度的劳动不存在了,这些民歌也将濒临消亡,所以传承是很难的。这次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高邮民歌进行推广,对高邮民歌的发展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李崇德(宝应县汜水镇文化站站长)

  宝应和高邮应该说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在民歌方面有着很多的交集。以前在知识青年下乡的时候,民歌的传唱还是很旺盛的。近十几年,宝应民歌基本处于断层的状态,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但在宝应民歌里面确实有很多宝贵的东西,比如抽水号子、秧号子、打夯号子等等。我们的栽秧号子是非常优美的。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当我们去搜集民歌的时候,很多的老歌手都已经找不到了。我一直在想,如何把宝应民歌传承发扬起来?民歌是人民群众的,我觉得在资料上不能吝啬,比如说可以把宝应的民歌送一批到高邮去,高邮的民歌送一批到宝应来,这样就可以促进民歌的融合和发展。

  张天宇(仪征文化局副局长)

  仪征民歌没有扬州和江都、高邮民歌名气那么大,它起步很晚。从2005年我到仪征文化局工作后,开始搜集地方的民歌。我跑遍了仪征所有的乡镇,尽力去联系了还能记忆起来、能唱的老同志,搜集了一些本地的民歌。举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一首是全是“嗯”“啊”的没有词的号子,这首号子原本是五首调不一样的歌,分别用于拾水、挑草、插秧、打夯和种忙等五种劳动。我把它们整合成了一首“种忙号子”,在我们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比赛中,拿了一个优秀作品奖,影响不错。另外一首曲调很悠扬,词也很美,是一个从田间刚刚过来的老同志唱的。他80多岁了,卷着一个裤脚管,边拍边唱,歌词曲调都好美好美的:“一阵阵风来一阵阵凉,一阵阵吹落雨花落。一阵阵踩郎抽的那个水啊,一阵阵红粮栽个秧。”仪征像这样优秀的民歌还有很多,如果再不采取搜集行动那就可惜了!

  周玲(扬州市邗江区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文化科副科长)

  邗江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它的民歌和扬州有很多相似处。我们有一些像《撒趟子撩在外》和《拔根芦柴花》的歌曲调子基本上和江都差不多,但词就会有些不一样,可能是流传过来的词也经过了一些改编。这两年我们邗江举办了“春江花月夜”全球华人征歌大赛,征集了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大部分是围绕邗江和瓜州的,比如说《春江花月夜》《春天的码头》《又唱春江花月夜》《一江春水向东流》《又到瓜州圃度口》《月照邗江》《古渡情韵》等等。另外我们把《荡花船》改变为江北水乡风格浓郁的的合唱曲。

  缪苏嘉(江都音乐家协会主席)

  在我们江都,民歌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邵伯。邵伯因为秧田最多,所以栽秧号子最多。江都经典民歌分成三大块,除了以栽秧号子居多的号子,还有小调和歌舞小调。歌舞小调属于农闲、节庆的时候用于娱乐和讨饭要钱的一种表演形式。我们江都有个花卉节,因为江都民歌里面有很多像“玫瑰花”“芙蓉花”“芦柴花”等等跟花有关系的歌。至今为止,已经办了9届“中国江都花卉节”。


Tags:天下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