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一些风从尘世吹过


舟自横

  舟自横

  乳名

  黄昏的光线刻到我们额头

  小酒桌对面的人

  是这座城市里,第一个喊我

  乳名的人

  恍惚走在雾气里

  我散去的面孔,渐渐复原

  霓虹灯光芒万丈

  亮不过那豆灯光

  昨夜之前是黄昏

  黄昏之前是正午

  正午之前是晨光里的红领巾

  骑看小红马逆光飞奔

  一些风从小城吹过

  唯我停了下来

  变成了石头

  酒后,透过散淡的树叶

  我看见我的乳名

  像星辰,滴下故乡的

  嫩叶和乳汁

  秋日

  秋光浮动,群山飞了起来

  一朵野花委顿

  蝴蝶也不知飞去了哪里

  小草渐渐黄了,身子里的

  乳汁,又流回地下

  那里有它们的孩子

  多年前,她指着

  所有草木对我说

  它们向上的道路

  要比我们曲折

  如今,我拐过隧道往山上爬

  她的影子就消失了

  我的忧伤像纷落的松针

  轻,尖锐。铁轨深陷于山谷

  呼啸的列车

  震碎了我身子里的

  一块玻璃

  我是个怀旧的人

  身上长满了铁锈

  飘落的树叶

  脱掉天空一层层光鲜的

  衣服。大雁向上

  才飞到失恋的腰部

  在秋天,你只要行走

  就是一首沉静的小诗

  我看见一个樵夫

  倚在树旁,仿佛等待着

  第一个枯枝

  被蹲伏在暗影里的寒风

  吹下来

  大雨初歇

  突然间,雨就停了

  街头上奔跑的人

  今生也只有此刻

  成为一次雕塑

  想一想柴米油盐

  又活了过来

  一把把雨伞

  有的移开,有的收扰

  雨水顺着伞面

  滴了下来

  就像饱满的爱情

  存在一段时间

  便干枯了

  我看见只有一个人

  仰着头,天上的铅块

  在他的脸上

  陷落

  街边的花花草草

  喝醉了。一座小楼的窗口

  飘出长长的黑发

  室内仿佛有着

  更大的暴风雨

  暮色

  身披暮色的人

  有逼仄,有苍茫

  人工湖边,时光只有一瞬

  山上的寺庙

  收回光,收回

  卡车的轰鸣

  静静的经卷

  在这一时刻走神

  小鸟从城市里,飞回

  山上的巢穴

  飞翔的想法归隐

  我不知道,是翅膀的道路

  还是道路的翅膀

  在人间消失或呈现

  树枝沉了,暮色摇晃

  再低俗的尘世

  也有神

  凌晨

  东山上的露珠醒来

  酿新酒,花醅茶

  一草一木的道骨

  遥看着人间新鲜的炊烟

  东方的清晨含苞未放

  浓雾像我的母亲

  清洗着石头

  俗世的锅碗瓢盆

  探向巢外的小鸟

  干干净净

  喝杯新茶,净手净面

  准备好第一缕阳光

  去看望我深爱的人


更多关于“一些风从尘世吹过”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