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我的温度


  

  卜宗晖

  只有在低落的时候给自己加温、又在膨胀的时候给自己冷却,真正的沸腾才会慢慢到来。

  回宿舍的路上,有人在背后拍了拍我肩膀,我回头一看,一时半会竟没反应过来是谁。 “嗨!你不会是忘了我吧?大一时咱俩一起待的x社团啊!”

  我们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聊了一会儿,我才突然想起面前这个人的名字,可是与他有关的种种:却不曾在我记忆里停留太久。待在x社团的一个学期里,我们都曾蜷缩在那个圈子的边缘,这让我们立刻找到了共同语言。

  确实郁闷,也怀疑过自己。 因为别人常说“你多优秀啊”,可是在我看来, 自己并没有多么多么的好。心里一直有种难忍的失落久久地缠着我,让我想要挣脱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到听了一堂讲座。那次课上,有道难题把我们困住:假如现在给你一杯水,让你加热到沸腾,需要多长时间?聪明的同学立刻觉得这个问题不对,水现在是多少度?又是在哪个环境下加温的?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有人说要揣在怀里看看与体温相差多少,也有的说要放在手心估测温度。我一时找不到问题的方向。想到人在发脾气的时候,只要一瞬间便能被激动的情绪点燃,最终爆发——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否与那个问题有相似之处?

  果然,老师给出的解答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点。一杯受到别人控温的水,倘若被人敷着冰,又被人烤着火,会怎么样?是很快就会迷失自己的温度的,沸腾也就没有了意义; 只有想着怎么在低落的时候给自己加温,又怎么在膨胀的时候给自己冷却,真正的沸腾才会慢慢到来。

  我听得饶有兴趣,又于突然间联想到自己。我难道就是那杯找不到自己温度的水吗?没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长处,在合适的地方待着,发挥自己的作用; 甚至大学这两年,没有好好和志同道合、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拼搏进步,只为了那些轻飘的虚名,与不合群的人假装打成一片,却并不快乐。同时想通了, 当初自己执意要在x社团留下来,却为什么没有成功。在被录用以后, 总幻想能有用武之地,并顶着光环出现在人前人后,却忽略了最最重要的一点——彼时在那个争相自我表现、浮躁的集体里,我没有被踏实共事、诚恳情谊温暖,反倒自我安慰地甘愿蜷缩在他们边缘, 于是日渐远离热辐射的中心点, 内心也不知不觉把自己否定冷化。

  是不是总要失败过什么,才知道自我在哪里?否则永远以为自己是高涨的姿态,状态临近沸腾,片刻即能到达沸点。

  所谓温度,原来不仅昭示身体的冷暖,也知晓心灵的远近,可以丈量成长的姿态,也能生产额外的能量。陷入成长的低温,预示着我们要经过更多的艰辛努力,才能将成熟“熬”出来; 而且不同的环境下, 生活鼓舞人的兴奋点有高有低, 只有试着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与同道的人一起,才能保持对不断突破沸点的饥渴感。

  毕业找工作,大家似乎满怀畅想,却又显得没有主见。 “我妈说,家里那边好安排……” “我父母希望我回去早点立业成家。”我常听到的这些话,让我有种欲以说辞又无力辩驳的无奈感。他们未必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的大胆尝试,然而既定的路或许才能让他们安心——唯平凡,哪怕低温生存也甘愿被碌碌无为的热流吞噬。

  但我坚定着的是,找到我的温度, 以及和我进行热传递的一切——内心的激情、外部的能量,慢慢加热升温,相信我会沸腾甚至燃烧起来。


Tags:找到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