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王朔:我是流氓我怕谁



  评白岩松:痛、病——快乐着
  一天早晨,王朔随手打开电视看新闻,换了几个台,大约是湖南卫视,看到白岩松在接受访问,谈他的新书《痛并快乐着》和他自己。对白岩松的感觉,王朔语出惊人。
  王朔调侃:我第一感觉是这个人很得意,虽然眼镜遮住了他的眼神,使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暧昧,仍能直观到他的情绪的饱满,若是小说中的人物,便可形容为顾盼自雄。他的眼镜始终是冲画面右上方闪烁的,尽管画外有一个提问者,应该彼时彼刻跟他同在,他的视线却给人旁若无人的印象,甚至也不看镜头——观众,假若那不是在电视上,我们完全可以把这当作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白岩松称自己是理想主义者,业余足球健将,幸福的父亲,“坐在第一排的人”,简言之,一个对自己很满意的人。这满意流露在他的用词上,频繁使用“一定”、“总是”、“应该”这些不容置疑的句式前辍,我已经不能复述他的原话了,但对他种种突如其来的断语和始终如一的自信过目难忘,他像是一个早已洞悉了生活真相并具有超常理解力的能者,几乎对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并能迅速给出当然的解释,这在他谈到自己的职业时尤甚,那个时候他甚至像一个政府发言人。
  
  评金庸:能卖的“金馒头”
  起初,王朔只知道金庸是一个住在香港写武侠的浙江人。按王朔过去傻傲傻傲的观念,港台作家写的东西都是不入流的。只是金庸的书读的人越来越多,评论也越来越多,于是,王朔接触了金庸的书。
  王朔调侃:我看人是有个尺子的。谁读琼瑶金庸谁就叫没品位,一概看不起。第一次读金庸的书。只留下一个印象,情节重复,行文啰嗦,永远是见面就打架,一句话能说清楚的偏不说清楚,而且谁也干不掉谁,一到要出人命的时候,就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挡横儿的,全部人物都有一些胡乱的深仇大恨,整个故事情节就靠这个推动着。这有什么新鲜的?中国那些旧小说说到底就是个因果报应。什么速度感,就是无一句不是现成的套话,三言两语就开打,用密集的动作性场面使你忽略文字,或者说文字通通作废,只起一个临摹画面的作用……
  我尽最大善意理解这件事也只能想到:金庸能卖,全在于大伙活得太累,很多人活得还有些窝囊,所以愿意暂时停停脑子,做一把文字头部按摩。再一条。中国小说的通俗确实太不发达,除了老金的武侠。其他悬疑、科幻、恐怖、言情都不值一提。通俗小说还应该说是小说家族的主食,馒头米饭那一类,顿顿得吃。金庸可算是“金馒头”了,一蒸一屉,十四屉,饭量再大也,能混个饷。
  
  评鲁迅:战士的一生
  王朔第一次听说鲁迅的名字是一谜语:山东消息——打一人名。自从接触了鲁迅的作品后,王朔对鲁迅其人与作品有了更深刻的独特评述。
  王朔调侃:鲁迅的小说写得确实不错,但不是都好,没有一个作家的全部作品都好,那是扯淡。而且,说鲁迅的小说代表中国小说的最高水平,那也不是事实。我觉得鲁迅写得最另类的三篇小说是《一件小事》《狂人日记》和《伤逝》。《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和《社戏》是很好的散文,有每个人回忆童年往事的那份亲切和感伤,比《荷塘月色》《白杨礼赞》什么的强很多。《祝福》《孔乙己》《在酒楼上》和《药》是鲁迅小说中最好的,和他同时代的郁达夫、沈从文有一拼,在当时就算是力透纸背的。
  鲁迅这个人,在太多人和事上看不开,自他去了上海,心无宁日。天天气得半死,写文章也常跟小人过不去。愤怒出诗人,你愤怒的对象是多大格局,你的作品也就呈现出多大格局。说到鲁迅精神,就是以笔为旗,以笔为投枪或匕首,吃的是草,挤的是奶,痛打落水狗,毫不妥协地向一切黑暗势力挑战。与之相联的形象便是孤愤、激昂、单枪匹马,永远翻着白眼,前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明枪,身后是飞蝗一般放不完的冷箭,简言之。战士的一生。
Tags:王朔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