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谁说年少情深许白头


  下雨时,青歌正在街角的音像店逛。门口那张有大片浮云和金色麦田的海报,被呼呼的风吹得刮起来。她站在那里看着,仿佛一个无关的过客。

  青歌真的没有想到会再次遇到邱声。人群嘈杂,超市里堆放着的罐装可乐忽然倒塌,发出巨大的响声。人们纷纷侧目,邱声的脸就那么毫无预兆地映入眼帘。已经不再是年少时的那张脸,但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仿佛是一个标记,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邱声的场景。那时的她,对待事物从来都是漫不经心。只是邱声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很多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在旧实验楼的那个楼梯拐角,半趴在栏杆上,身体成四十五度的姿势。右耳上的耳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发亮。

  她坐在图书馆二楼靠窗的位置,只要稍稍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有时候会点燃一支烟,拿在手上却并不吸。晚间时候,会看到星点的火光一直亮,直到归于寂灭。

  她知道他叫邱声,身边的女孩子们总在议论他。他早恋、打架、旷课、抽烟,十足的坏学生。但是他的成绩又实在是好,好到整个学校的老师都情愿对他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谁都羡慕关敏捷。

  关敏捷是他的女朋友,青歌也见过。那是个乖巧的女孩子,大多时候都是沉默地跟在邱声后面。邱声的光芒太过耀眼,每个人都不得不对他注目。可是,青歌知道他是很寂寞的人。他趴在栏杆上的那个身影,后来就变成了她心中的一道风景,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在她的青春年少里渐渐变成了一场无人拯救的情伤。

  青歌怔怔地看着他,有一瞬间完全没办法思考。然后他也看到她,于是笑了起来,绕过倒塌在地乱七八糟的易拉罐走到她面前。

  “你也在这里啊,青歌。”她喃喃,“邱声?”仿佛是梦一般地自语。

  邱声笑:“没想到你都没怎么变。”

  她仰脸去看他,她不知道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话。距离最近时也只是她去收他的英语作业本。有时候他在,就会随手扔给她,有时候不在,有人便会说,在他抽屉里自己找吧。青歌记得他的抽屉从来都是干净整洁的,书本摆放整齐,而他的英语作业本永远放在右边一沓书的第三个。很奇怪像邱声这样一个身上处处被标记了坏孩子的人,作业却都是按时完成的。这大概也是老师们愿意容忍他行为的原因之一吧!

  邱声仿佛很高兴:“你还记得我?”他笑起来时眼角微微上翘,额头舒展开来,像一个小孩子。

  青歌想起那一次在走廊上遇到他和关敏捷。他也是这样笑着,猝然转头来看她,还未来得及收敛笑意,关敏捷在后面追着他。青歌站在冬日暖阳下,听着他的笑声渐渐远去。走廊的尽头有人在大声地读英语,她在薄薄的晨光中,听见自己心一点一点失守的声音。

  青歌笑:“当然记得你了。”

  身后超市里的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混乱的现场,涌过来的人群又渐渐散去。她站在那里,声音里仿佛有点湿意,鼻子酸酸软软几乎要掉出眼泪来。于是仓促地转头:“你变太多了。”

  他真的是变太多了,高中时那枚亮闪闪的耳钉已经不见了,头发也剪得很短,简单的T恤加上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可他还是这么的单薄,瘦瘦的却显出阳光气息。她从前一直迷恋的男孩子已经渐渐成长,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还过来和她打招呼,尽管她一直怀疑他是否还记得她,可他确确实实地叫出了她的名字。他叫她青歌。

  五月的城市里,空气里有一种潮湿缥缈的香。高大香樟下落了一地细小的花瓣,脚踩上去,总有一种前尘往事扑面而来的错觉,不下雨时,它们会沙沙作响。青歌一个人沿着马路回家,没有打伞,雨水被风吹得四下散开,脖子里一阵透心的凉。她一个人住在校外,依旧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人群中寂寂无声的女孩子。

  青歌不知道原来邱声也在这个城市,就在离她不远的大学,可是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他。他成绩那么好,毕业时,她甚至没有勇气偷偷看他的志愿,她怕他会离她很远,她怕自己再也没机会看到他。毕竟他的成绩完全可以去他梦想中的任何一所大学。那是她永远也不可能追赶上的距离,所以不如不知道。只是青歌真的没想到,原来他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或许很多时刻,他们甚至可能就在茫茫的人海中擦肩而过,在同一个站台上,一个上车一个下车,短短的几步之遥,却无法相见,而今幸好又再遇上了。青歌仰脸去看天,远处的楼层沉浸在一片茫茫的雾气中,有雨水打在脸上。可是遇上了又有什么用呢?以前有关敏捷,现在就算没有关敏捷还会有其他的女孩子,他那么优秀,一直在她仰望的视线里繁花似锦。

  青歌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又会再见面。青歌上完课去图书馆借书,路过篮球场时,听见有人叫她,回头看有人在球场的那头对她挥手。

  青歌停了脚步,邱声绕过大半个球场过来。他的额角还兀自滴着汗,头发湿漉漉的,有一缕耷拉下来贴在额头上,看起来有点怪异。青歌想笑,却还是礼貌地和他打招呼,“邱声。”他还在喘气,胸口上下起伏,可是一身白衣,帅得那么惊心动魄。她低头看着抱在怀里要去还的书,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谁说年少情深许白头”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