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戒网瘾训练营:拯救还是毁灭


  前不久,广西一名年仅15岁半的网瘾少年在被送入南宁一家戒网瘾训练营10多个小时后突然死亡。据警方初步调查,涉嫌致死网瘾少年的竟是帮其戒除网瘾的几名教官。
  这家名为“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的培训机构是如何“拯救”学员的?它的生存模式带给我们哪些警示?
  铁丝网林立的“训练营”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位于南宁市江南区吴圩镇上的广西电子技工学校内,位置相对偏僻。
  记者前不久来到这里,已是人去楼空。训练营占地不大,周围全部由铁丝网围起,一幢三层楼房就坐落其中。除了旁边几间简易房,这幢楼房是训练营里惟一的建筑,也全部被铁丝网围着。从一楼的楼梯口开始,钢筋焊铸的“门”把守着下楼的通道。在二楼、三楼的走廊上,铁丝网又将楼层之间的空隙连接起来,将其网罗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南宁网瘾少年致死案就发生在这里。今年8月2日3时许,年仅15岁半的网瘾少年邓某在进入这个训练营10多个小时后身亡。据了解,死者系广西桂林资源县人,于8月1日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戒除网瘾。死者的父亲邓飞心痛地发现,儿子尸身上有多处伤痕,整个面部呈酱紫色,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均有大量的污血。
  随后,“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的4名教官由于涉嫌殴打邓某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南宁市江南区政府副区长张树辉介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没有在当地有关部门进行登记,属非法经营,8月7日下午,相关部门已依法对其进行取缔,这个培训机构的13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目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122名学员已全部被家长接回。
  两个学员的“课程”体验
  那么,这所训练营到底采取什么方法“拯救”这些“网瘾少年”呢?效果又如何?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负责人夏正表示,按照规定,新来的学员首先要把训练营的规章制度背下来,之后才能参加团队训练。团队训练有一个环节就是体能训练,即在训练营教官的带领下,完成50圈每圈100米的跑步。“除了军事体能训练,训练营还安排了心理辅导、国学教育、简单的法律知识讲授等课程,还包括一些户外生存与拓展训练。”
  然而,半月谈记者经过多方走访后发现,事实上,训练营的课程安排与夏正的介绍并不相符。简单的体能训练甚至体罚成了这家训练营的主要教育手段,营中的绝大多数孩子都受过教官的殴打,身上带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14岁的小黄和15岁的小吴向记者讲述了他们在训练营中的经历。

  家住贵港的小黄是7月15日来到训练营接受戒除网瘾训练的。“训练营的人把我接到这里已经晚上12点了。一到就把我关到二楼的‘禁闭室’里罚站。”小黄说,禁闭室的墙上贴着两张纸,其中一张写着几个大字:你为什么来这里?另一张则是训练营的14条规章制度,“他们说罚站的时候要把这些规章背下来”。
  凌晨3点,“禁闭室”又进来一个新学员。“教官问他话,他一下没回答上来就挨了打。”由于多看了几眼,小黄也挨了教官三鞭子,这是他进训练营第一次挨打。随后,教官让小黄找自己身上的毛病,由于教官不满意,小黄又受到了第二次鞭打:“他们在我手上打了100鞭子,我手当时就肿了,后来起了很多水泡。”
  经过一个罚站的不眠夜,小黄背会了训练营的规章制度,但此时的他已经饿得站不住了,被派来“监视”他的两个学员打了小报告——小黄遭到了第三次殴打。7月16日晚上7点多,教官命令小黄去操场上做体能训练。“教官说要一次性跑100圈、做200个俯卧撑、200个上下蹲。”由于一整天没吃饭体力不支,才跑了10圈小黄就倒下了。“教官马上跑过来用鞭子抽我屁股,我疼得受不了就起来又撑着跑,结果还是倒下去。最后3个老学员拖着我跑完了100圈。直到睡觉,还是没让我吃饭。”
  到了7月17日,“一切就都正常了”,小黄说,在训练营里,早上有时6点起床,有时6点半,一切“要听吹哨”。起床后叠完被子就下楼集合,教官讲几句话,再回宿舍整理内务。之后就是吃早餐,洗完餐具集体练习走队列,整个上午就在走队列中度过,“队列走不好也是要挨打的”。中午吃完饭是午休时间,“但有时教官不让休息,我们就在那站着”。下午3点半起床之后又是重复上午的内容:整理内务、练队列。晚饭后集体观看《新闻联播》,之后就是洗澡睡觉。“睡觉前还有一个集合,教官总结一天所做的事情。我们宿舍睡着两个教官,晚上谁也不敢说话。”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