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磨功


  文 杨镇江

  在乡下长大的我们,最懂得“磨”的含义。

  先在水缸里打一盆清水抬到磨石边,把磨石洗净,然后躬下身子,双手紧握镰刀。握镰,常常是一只手握着镰刀把,一只手压着镰刀尖。开始磨了,握着镰刀把的手负责用力往前往后推拉,压着镰刀把的手除了要压着镰刀尖的刃磨外,还要负责在水盆里打清水来冲洗刀与磨石在深度摩擦后产生的黏液,以保证磨石对刀刃有足够的摩擦力。

  “磨”的含义体现在动作的持久与反复上,能“磨”出一个人的耐性来。先要臁刀缺口的地方放在磨石粗的一面把缺口磨平,再把已经全部变钝口的刀刃放在磨石细的一面,慢慢地反复磨。这个过程常常需要半个时辰,一点都不能急。磨到最后,用大拇指试试刀刃,若是有一种麻醉酥的感觉,就算磨好了。或者,从头上拔下几根头发放在刀刃上,用嘴吹,头发整整齐齐断落,也算磨好了。“磨刀不误砍柴工”,费时慢慢磨好的镰刀最能给人成就感。看到刀锋所过之处,鲜嫩的青草非常情愿地委身于人,一眨眼的工夫就能装满背篓,真有一种诗意人生的感觉。

  十岁那年夏天,由于没有磨好镰刀就去割草,结果没割上几刀草,镰刀在坚韧顽强的山草面前缴械投降,迅疾滑向左手食指,连指甲带肉割去了半边。直待食指长全之后的第二年,方知磨刀不仅.仅是为了“砍柴工”。于是,老老实实地接受“磨”,直至能把刀刃变得锋利,能把刀面变成一片铮亮,射出令草木胆颤的寒光。


更多关于“磨功”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