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西京故事(大型秦腔现代戏)


陈彦

人物:

罗天福,男,50多岁,曾当过山村小学民办教师及村长。

淑 惠,女,50多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罗的妻子。

罗甲秀,女,20多岁,罗天福的女儿,大学生。

罗甲成,男,19至23岁,罗天福的儿子,大学生。

西门锁,男,40多岁,西京城顺城巷的房东。

阳 乔,女,40岁左右,西门锁的妻子。

金 锁,男,16至20岁,西门锁的儿子。

童薇薇,女,20多岁,罗甲成的大学同学。

贺春梅,女,50多岁,街道办副主任。

东方雨,男,80多岁,一位始终守护着一棵千年老槐树的老人。

农民工房客、大学生若干。

第一场

[西京,一个既古老而又现代的大都市。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文庙巷的大杂院内。整个院子是由一个废弃的厂房改建而成,高高低低、上上下下住了数十位农民工和各色人等,总体空间十分拥挤,生活忙乱躁动。

[一棵老唐槐,饱经沧桑地挺立在院中,庞大的树冠都用各种支架撑持着,、葳蕤苍劲,如诗如画。

[唐槐背后的古建筑群和摩天大楼依稀可见。

[慷慨激昂的秦腔黑头演唱声传来:

我大,我爷,我老爷,我老老爷就是这

一唱,

慷慨激昂,还有点苍凉

不管日子过得顺当还是恓惶,

这一股气力从来就没塌过腔

[黄昏时分,房客们正陆续归来,也有女孩儿在收拾打扮准备出去的。

[东方雨老人在一个小三角梯上给唐槐挂吊瓶,爬上爬下,忙个不停。整个故事演进中,老人可自由来去,若即若离。

[突然,胡乱散架在天空中的蛛网电线吐起了火舌。

房客甲 着火了,电线着火了!房东,房东,快拉闸!快拉闸!

[众急忙从房内提着桶、盆等救火器皿跑出。

[一片混乱中,房东西门锁手里还抓着一个麻将二饼,趿拉着一只鞋跑出。只见西门锁

一脚踹开一个房门,冲进去拉了电闸。

[火舌很快消失。众议论纷纷。

房客甲 (对西门锁)该换电线了。

房客乙 老化了。

房客丙 着几回火了。

房客丁 迟早会把咱火化了。

西门锁 知道知道。哎,大家都在这儿,月底了,该交房租了。

房客甲 租金又涨了。

房客戊 一个破厂子改造的房么。

房客己 墙缝裂得能盘进蛇来。

房客庚 房顶漏得能掉下鳖来。

房客辛 房价贵得能……(悄声地嘟囔)逼死爹来。

西门锁 住了住,不住了走人,尻子后头寻房的还跟一串串哩。你没听电视里讲,西京城光流动人口几百万哩,我还愁瓜女子找不下傻娃。

[众房客无奈地下。

[阳乔上。

阳 乔 (向内挥手)端过来。

[四位姑娘端着饭菜上。

西门锁 咋又不做饭了?

阳 乔 你咋不做呢?

西门锁 (无奈地)好好好,端过去端过去。哎,拿点钱

出来,这电线真的得换了,刚又着火了。阳 乔再撑一段时间,有单位拆迁,旧电线我都说

好了,全给咱,一分不要。哎,听说咱这一块

地皮又翻倍地涨了,你个死鬼爹,还真给口自

把福分留下了。

西门锁 你爹才是死鬼呢。

阳 乔 我爹还活着咋死鬼了。人家都骂你爹是死鬼,当了几年村干部,把城中村的村办企业,三倒腾两倒腾,全都倒腾到自家名下了,这下两腿一蹬,就好过了你这个碎色鬼。(领着几个端盘子姑娘进房)

西门锁 悄着悄着,真是个烂嘴婆娘。(看看手中的麻将)白摸了个**。(进房)

[罗甲秀领着父亲、母亲和弟弟罗甲成上,边走边介绍环境。罗天福与罗甲成抬着一个土炉子,还有面板等杂物。

罗甲秀(唱)南城堡子状元巷,小院紧挨古城墙城中村落连菜场,背靠文庙闻书香。

罗天福 好地方,这个地方选得好。

淑 惠 就是房价贵了点。

罗甲秀 娘,城里就没有太便宜的房子。

罗天福 状元巷、古城墙、文庙,好着哩,我娃选的地方好着哩。就凭这一棵大树,爹就爱上这地方了。这棵树恐怕比咱家那两棵老紫薇树年龄还大吧!

罗甲秀 爹,咱家那两棵老紫薇才六七百年,人家这棵唐槐一千三百多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西京故事(大型秦腔现代戏)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