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心花瓣瓣(诗歌小辑)


周健,赵富,王新民,李惠艳等

  井上的春天

  (外一首)

  周健

  春天,一口井

  又一口井

  在一道道管线之间上下跳跃

  连接起一串油田生产的音符

  南来的燕子

  又回到昔日的抽油机上筑巢

  每天巡护油井的人

  那些似曾相识的采油工们

  有时会在劳作之余

  喂它们一些米粒

  让它们放心地享用

  也让它们继续站在抽油机上

  唱出一支支赞美春天的歌谣

  一片又一片的绿色

  蒲公英、荠菜和野菊花

  在鸟鸣和春风里

  跳起春天的舞蹈

  春天的井场

  再次在鸟声里鼎沸起来

  春天,一个井站

  到另一个井站

  穿梭着巡井的皮卡车和电动车

  采油工在旷野中放牧

  转动的油井是他们最心爱的羊群

  他们在井口取样的样子

  像是在给羊群挤奶

  让黑色的乳汁不断滋养这片热土

  清晨的鸟鸣

  清晨

  公园遛弯的老人们

  手提鸟笼

  像提着一盏盏灯笼

  鸟声

  叽叽喳喳

  像是吹奏集结号

  让打太极、跳舞、遛早的人们

  纷纷集中

  让广场很快苏醒

  老井

  (外一首)

  赵富

  村头的老井

  镶面深深的镜子

  涂层暗黑色的水银

  反照天光上的星星月亮

  和土坯平房组成的村庄

  及爸爸妈妈爬满沟壑的脸膛

  双肩扛起辘辘

  顺着井绳下去

  又上来

  柳灌斗子打捞出岁月的

  沉重答案

  和命运沉浮的弛张

  辘辘把摇着彩号

  井口吞吐着希望

  木挠手拉着手

  揣起井沿的冰

  冻了化热了凉

  凝固了痛伤

  井口半睁的眼睛

  瞅着时光老人的无情

  血管流淌着沧桑的泪水

  记忆把闯关东的身影拉长

  祖太爷肩上的担子

  把筐里的太爷爷

  挑起来珍藏

  老井年轻时

  是屯子的美人痣

  井沿弯起条条扁担

  挑起姑娘小伙的爱情

  甜水流向火炕

  淹没了新房

  老井老了

  风餐露宿

  老脸贴上老年斑

  泥土已经填到脖子

  一种不舍

  是退休还是下岗

  勾勒出满面的迷茫

  马儿

  嘶呜的叹息

  驮着老井走了

  埋下的灵魂

  生长出

  玉米的彩色胡须

  把美丽移到田野上的

  机井泵房旁

  消失的村庄

  土坯平房

  只剩下几块残墙的想象

  留守的影子

  还在向远方张望

  我调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心花瓣瓣(诗歌小辑)”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