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她为何总担心孩子受伤害


文/马志国

  晓宇是一位30岁的年轻妈妈,在一家机关上班,女儿5岁了。眼看女儿一天天长大,本该幸福的妈妈,这么多年来,却被一种难言的痛苦所煎熬——总是毫无缘由地担心孩子被别人伤害。

  在单位里,晓宇如果和谁闹了点不愉快,哪怕是自己一句话说得不好,过后就总是担心人家会厌烦自己,会对自己不好,进而担心人家会对自己的孩子不好,会伤害自己的孩子。所以,如果哪一天把孩子带到单位,从不敢让孩子离开自己半步。在家里,晓宇每天都要反复地关门,因为对防盗门门锁不放心,关上门之后,她还要在里面用绳子把门缠绕好几道,把窗子用胶条粘上。晚上等一家人睡觉后,她还把鞋子之类的东西放在进门的地方,第二天查看,如果没有动静就说明没人来过,这才放心。

  就这样,晓宇总是没完没了地担心孩子被别人伤害,特别是晚上,更是担心害怕,忧心忡忡,久久不能入睡,对于她,睡觉简直成了一种煎熬。

  面对晓宇的这种担心,丈夫总是反复地解释说:“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是没有根据的,自从孩子出生,你就担心孩子受到伤害,现在孩子不是好好的吗?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这不是说明你是毫无根据地猜想吗?”晓宇却说:“如果别人给孩子的伤害是隐性的呢?”有时候,丈夫的解释暂时缓解了晓宇的担心,但是过后稍微有一点事情,她还是担心孩子会受到伤害……

  心底的隐痛:童年的性骚扰

  晓宇如此担心孩子被伤害,究竟是为什么?

  根据心理规律,晓宇这样的问题可能与早期的生活经历有关。于是,我请晓宇谈谈小时候的生活经历,谈谈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件。

  这时候,晓宇沉默了,低下了头,泪水流了下来:小时候的事情与这件事有关系吗?小时候,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孩,我爸爸妈妈光顾自己忙,没有时间照顾我,我,我……

  原来,晓宇在8岁的时候,曾遭到一个比他大几岁的男孩的性骚扰。这件童年的性伤害事件,给晓宇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后来,在大学里交了男友,也就是现在的丈夫。晓宇当时的心态是,只要对方不挑剔自己就行。直到婚后,晓宇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是处女,才知道当年没有实质的性关系。为此,晓宇非常后悔,感到委屈了自己,婚姻生活也曾经有过不愉快。不久,晓宇怀孕当了妈妈,就开始担心孩子,就有了这个毛病。

  至此可以诊断,晓宇的症状是童年的性伤害事件留下的心灵后遗症。童年性伤害留下的阴影,成了她难以磨灭的心灵隐痛,让她为自己不再是一个好女人而备受煎熬,因长久找不到心灵的安全感,因而形成对周围环境过度的自我防卫心理。当了妈妈之后,晓宇把过度自我防卫心理投射到女儿身上:孩子也是一个女孩,而且随着一天天长大,眼看就要到了自己当年受伤害的年龄,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一定要避免自己当年的伤害在女儿身上重演……于是,在晓宇的内心深处,从防止性伤害开始,泛化到所有的方面,对孩子的方方面面都非常担心,由于她深受隐痛之苦,所以更担心女儿受到“隐性”伤害。但是另一方面,晓宇又认为自己的这种担心不对头,为此而痛苦,想消除这种担心。于是,形成了一种强迫症状。

  解决晓宇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奏效的,需要一个较长的心理调适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好以下几方面的调适。首先要认知重组。重新认识童年的问题,认识到这丝毫不妨碍自己当一个好女人。其次要忽略症状。也就是接受自己目前的心态,不要和自己的担心、防卫心态作对。再有要重建自信。要想建立自信,就需要从内心接纳自己,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待自己的一切,这样才能逐渐找到心灵的安全感。就此,通过咨询会话帮助晓宇进行了初步的心理调适。晓宇表示回去后还要继续自我调适。

  心灵修复,丈夫的支持最“给力”

  晓宇问题的解决还需要晓宇丈夫的合作与支持。于是,约定晓宇的丈夫陪同她第二次来访。

  与晓宇丈夫的交流,让我对晓宇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他说:“我妻子就是这样,总是担心别人对自己不好,担心别人伤害孩子。当初,我们恋爱的过程中分分合合,婚后也有过波折。她的心理就是这样,当年就是因为自己小时候的那件事儿,觉得自己不好了,才接受我,后来又感到委屈。生下孩子后又出现这个毛病,我每天还要没完没了地解释。说心里话,真有点烦了。我们的性生活也不好,她很勉强,我也就没有积极性了……可这么多年了,孩子也这么大了,就这样过吧。但是,说心里话,我总是对她有点防备,对婚姻没有完全投入,我有时候想,这样的婚姻还值得去努力经营吗?”

  从晓宇丈夫这方面说,他的心态是可以理解的。可换个角度说,正是他们这种缺少积极互动的婚姻关系,使晓宇受伤的心灵没有得到修复的机会,甚至还强化了晓宇心灵的不安全感。就是说,晓宇的心理调适还需要丈夫的积极合作,需要婚姻关系积极调适。就此,我们进行了详尽的沟通。晓宇丈夫不愧是一个好男人,当他看到希望之后,表示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并表示要扔掉防备心理,全身心地投入婚姻,增进夫妻关系,改善夫妻性生活;同时学会欣赏妻子,帮助妻子重建自信。

  事情的发展是令人欣慰的。大约两个月后的反馈信息是,随着他们夫妻关系的积极调适,晓宇的症状正在缓解,尤其是睡眠状况好转。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只要他们不断努力合作,晓宇会更好地从童年的阴影中走出来。


更多关于“她为何总担心孩子受伤害”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