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电影《泰坦尼克号》的女权主义解读


曾 锋

  [摘要]电影《泰坦尼克号》以男性中心的视角塑造了作为“第二性”的女性形象,这些正面女性形象暴露了影片强大的男权偏见。罗丝,作为影片的英雄主角之一,却更强有力地体现了男权文化的潜在制约:她只是男性英雄的一个影子,她的全部价值产生于对于男性的追随与模仿。在这里,女性是弱者、被引导者、被拯救者,男性则是女性的“解放”和“启蒙”者。影片体现了美国社会主流价值的变迁,其潜台词是:女性离不开男性的扶助,呵护和指引,是一类如儿童一样软弱无能的生物。
  [关键词]《泰坦尼克号》;男权;女权主义
  
  电影《泰坦尼克号》是一个男权中心文本,影片以男权价值为标准构造英雄,处处渗透着男性优于女性的偏见,它是美国20世纪80、90年代女权主义衰落,保守主义回潮的一个表征。
  影片以男性中心的视角,刻意展示了女性的“恶德”。特别是罗丝的母亲鲁思,几乎是女性恶德和资本主义父权制下产生的女性奴隶性的集大成。她视女性为男性买卖的货物,女人“上大学的目的是为了钓金龟婿”。为了家族的虚名引自己的享乐,鲁思残忍地牺牲女儿的尊严和幸福。她缺乏母性爱和对生命的关爱,最后尽管救生艇上还有空座,也不管女儿死活独自逃生。影片中这样的女性,以至于基本上只能视为一种进化上比较低等的类別,女性的嫉妒心和对男性的依附在一个小女孩那里就已出现。舞会上杰克与罗丝跳舞时,他先前的舞伴一个小女孩充满了嫉妒和失落,他只好安慰她:自己还是最爱她,父权制上女性的依附性,被动性,自幼年时期起在家庭中就开始内化形成了。在罗丝决定压抑自我顺从“购买者”卡尔而拒绝杰克时,从一旁的餐桌上,她发现了一个幼年的“罗丝”或“鲁思”:一个叫岁的小女孩正在母亲的指导下乖巧地演练贵族礼仪,就像一只笼中鸟被人训练它的鸣啼,日后等待“金龟婿”来下钓。
  影片中还有几个“健康”的女性,然而她们的“健康正常”却源于其男性化,因此,这些正面女性形象反更暴露了影片强大的男权偏见。其中的一个玛格丽·布朗是显在地男性化,包括身体、行为和思想。她不像一个女人,也不能变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所以被船上几乎全体女性所排斥,她侠义、善良,热心帮助杰克对付有产阶级贵族的羞辱,力主救援那些在冰水中衷嚎求生的人。但这些全以男性化的形式出现,女性道德的完善以男性化为前提。
  另一个“健康正常”的女性是罗丝,她是影片的英雄主角之一,但在她那里却更强有力地体现了男权文化的潜在制约她只是男性英雄的一个影子,她的全部价值产生于对于男性的追随与模仿。
  在这里,女性是弱者、被引导者、被拯救者,对罗丝而言,泰坦尼克号是“奴隶船”,她是被押送的“奴隶”。在未与杰克相识之前,她“感觉就像站在悬崖边”,又像是“沉到底了”,是杰克拯救了她:首先劝说她不再投海轻生,然后又给她注入勇气和自由精神去追求真爱,最后给地从海难中活下來的信仰。表面上罗丝富有自由精神,敢于蔑视和抵抗男性的权威,拒绝做一个被男性买卖的对象。但本质上她还没有摆脱对于男性的依附,在杰克的引导、教化下她才赢得了自由。女性是幻想者,而男性则是行动者,罗丝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只限于想想而已,“说我们会去那码头,哪怕只是说说”,杰克则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我们一定会去。”在他们的爱情中,罗丝是被动的,正如刚认识时,杰克救她时所说的:“我抓住你了,我不会放手的。”是杰克缔造、坚守了他们的爱情。
  影片处处表现男性对于女性的“解放”和“启蒙”。女性的肉体是被束缚的,穿胸衣时,罗丝丰满的肉体被她母亲用带子狠很地捆缚起来。而在杰克那儿,她的身体得到解放,她可以穿和服,可以赤裸着被杰克画像,也可以穿上男人的服装到处跑。罗丝说:“那是我一生最性感的时刻”,这意味着女性的身体只是在男性的目光注视下才焕发美和性感。在性的关系里,罗丝看似落落大方采取主动,但实际上主导还是杰克,是他“循循善诱”、洞察人情激发了她的自由欲望。而到了关键时刻,她仍然回归了传统的女性角色,期待男性的主导和支配。女性是附着在土地上,沉重下坠的生物,而男性是轻灵的、自由翔的精灵,杰克在泰坦尼克号开始全速航行时,站在船头张开双臂似乎在展翅飞翔。而罗丝第一次站在栏杆上是想投海,后来在杰克的引导下再度站上去时。才体验到飞翔的感觉,她是紧闭双眼在杰克扶持下站上去的。女性自由飞翔的体验,只有在男性的指引下才获得,正如杰克所哼唱的:“约瑟芬,上到我的飞行器,我们一起飞上云霄……”这与卡尔在餐桌上理所当然地代表罗丝说,“我们俩要羊排”,同样都是男性的霸权、女性的依附。再如三等舱聚会上,罗丝挑战角力男子,以双脚拇趾竖立起来支撑全身,但最后还是倒在杰克怀中。
  影片中还有两处找钥匙的场景,一次是罗丝寻找打开杰克手铐的钥匙,一次是杰克和罗丝被困在海水灌涌的船舱中,我打开铁出的钥匙,前一次是罗丝在杰克的指引下寻找,后一次是杰克泅进水中摸索钥匙,根据精神分析学的理论,钥匙是男性的象征,而锁则是女性的象征。这象征了在罗丝和杰克的关系中,男性居于强有力的卞动和主导地位,而女性则是崇拜跟从男性的被动者。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