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神奇的女书


严 农



2002年12月,中国诞生了全球第一部“女书”文字和电子词典。
“女书”,是一种只有妇女懂得专供妇女使用的十分神秘的文字。它产生于中国湖南江永县。
女书从历史的尘埃里被发掘出来以后,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法国女学者芭芭拉说:“女书是女人的圣经,真想不到在地球上某个角落还有一种只供妇女使用的文字。”美国著名学者哈里·诺曼说:“这是世界最令人惊奇的发现之一。”美国一位女学者在中国湖南江永女书流行的农村住了半年多,专门学习女书文字。日本由女知识分子为主成立了女书学习小组,加拿大、美国、法国的一些博士生纷纷选择女书做博士论文。
女书,这种神奇的文字,到底是怎样一种文字呢?原来,在中国湖南江永一带,深受歧视和压迫的妇女,为了互通心迹,诉说衷肠,便产生了这种只有妇女才能读懂的女书。
一块用女书在手帕上绣着的歌谣,倾诉了女书产生的哀怨起因:“中华女子读女书,不为当官不为名,只为女人受尽苦,要凭女书诉苦情。”
女书文字的学习和传授,一般是在家庭和妇女之间代代相传,传女不传男。姑娘长到几岁,开始懂事了,对母亲和祖母绣在手帕上、写在纸扇上的女书开始发生兴趣,母亲和祖母便开始教她认女书文字。学了一些女书以后,姑娘便跟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起认,一起唱。为了结交更多的姐妹,就动手用女书写结交书和通信,这样,她们的女书的水平就逐渐提高了。而女书也由上辈传下辈,女人传女人,一代一代传下来,并丰富起来。
女书为什么产生在中国湖南江永一带呢?这是因为江永一带独特的社会环境。这里十分盛行出嫁姑娘不落夫家的习俗,男女却又不能自由交往。这样,一个姑娘婚前被严锁在闺房里,不让与男性交往。婚后,仍不能与丈夫真正组织家庭。于是,女性便只能在娘家与同性伙伴一起纺纱织布。所以,这里的妇女对娘家女性伙伴的感情,远远超过对丈夫的感情。江永一带广为流传这样一句话:“姐妹面前不讲假话,丈夫面前不讲真话。”最后,这里便形成了一个十分独特的与男性社会隔绝的女性社会,这就是女书产生的社会背景。
女书只在妇女范围内使用,对男人是一个秘密。女人用女书表达感情,诉说身世,一般都回避着男人。男人永远无法知道这些秘密。这种只传女不传男的女书“密码”,为妇女圈产生出了一个男人无法进入的神秘世界。

女书的使用与妇女的年龄没有关系。女孩子们常常聚在自己的闺房中书写女书,中年妇女一边纺纱织布,一边阅读纸上扇上的女书,年老的寡妇和没有结婚的姑娘,她们对女书有与一般妇女不同的特别深厚的感情。年老的寡妇,需要女书寄托对故去丈夫的苦思,未出嫁的姑娘,需要通过女书结拜更多的姐妹。
传递、记载女书的物品有四种:书、纸、扇、巾,称为女书、女纸、女扇和女巾。女扇是妇女们使用的美丽的扇子,扇子上一面工整地绣着女书,另一面画着优美的山水。女巾是妇女们使用的精巧的手巾,手巾上清晰地绣着女书。女巾有绸缎的,有布料的,五彩缤纷,十分秀丽。女纸是用来写女书文字的纸,纸的颜色有红、有白、有黄,形状有方块,有长条,一般为草纸、毛边纸。较大的女纸一般折叠起来收藏,阅读时再铺开。女书是用女书文字写成的书本,从几页到几十页。所有女书都是手抄本,没有标点符号,不分段落,不写书名,也没有作者、抄写者和年月日,没有封面和封底。
老年妇女临终前,要烧掉自己的女书。这是因为,结拜姐妹之间的通信,包含着许多个人隐情、隐私,不愿让人知道。

女书,这一女性文字的惟一“活化石”,对研究女性文化、民族文化、民俗学、古文字学、语言学、考古学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女书向人类有力地昭示了男人与女人构成了人类丰富的历史文化和不同的心理,说明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女人不仅是参与者,而且是极其富有创造力的参与者。研究女书,这是对妇女的尊重,是对人类尊重,是对人类文明的尊重。
时至今日,国际上围绕女书这一独特的文化现象,已发表论文150多篇,出版著作20种,女书字典一部。
2002年11月19日,女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湖南省江永县隆重举行。专家一致认为:中国女书不仅是一种极其奇特的女性符号体系,而且是一种活着的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的世界性最古老文种之一。
为了抢救世界上惟一女性文字———女书,江永县上江圩镇普美村“女书园”目前已正式动工兴建。抢救女书的“希望工程”已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整个女书抢救的“希望工程”,将耗资近一千万元。有关部门已正式通过文化部门向美国福特基金会提出申请,以保护和扶持这一濒临灭绝的文化珍宝。一批国内外著名女书专家将应邀参与这一工程建设。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