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山林喝茶,活在特别顺眼的世界里


  

  生括中我算是一个资深茶客,倒不是我对茶有多少研究,而是我前些年为了稻粱谋曾写过南京数十家茶馆的文字。其实我在喝茶上并不讲究,家里有什么茶叶就喝什么茶,来者不拒——在这个问题上倒真像是一个杯水主义者。但在茶壶使用上,却是特别专一,一点也不花心,一直使用那把紫砂茶壶。上次杭州青藤茶馆沈总,送我一只仿宋代铁壶,非常漂亮,自己也非常欢喜,后来为了保持“贞节”,还是把它作为礼物送给老师了。

  谈到喝茶,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常熟兴福寺喝茶。常熟是著名的古琴之乡,明朝的古琴爱好者提到虞山琴派,就相当于现在说起“:北大、清华”,是“清微淡远”古琴境界的正宗琴派。据说现在常熟学古琴的人很多,哪怕你是下岗工人,也有想让孩子学古琴的愿望。就像我这次参加的古琴雅集,其实展示的就是江南文人的生活,比如操琴、吹箫、喝茶、闻香、书画等。

  记得那年春天,常熟古琴家王力刚老师带我去兴福寺喝茶吃面,那个早晨一直给我做梦的感觉。在开满玉兰花的树下,几十张茶桌依次排着,我们向围着围裙的大妈招招手,她就笑眯眯地走过来,先收钱,后给你桌子上放瓶热水。记得我们先吃碗虞山野蕈油面,然后就喝着绿茶听隔壁江南古刹兴福寺的钟声,那种感觉真是好。更有意思的是在桌边走动的人,比如手提篮子卖水果的、掏耳朵的、推拿的、擦皮鞋的,更为难得的是,这些全凭个人自愿,没人会纠缠强求你,那个场景似乎让你有穿越宋朝的感觉。

  据王老师介绍,常熟人选择的喝茶地方一定是在山脚下、竹林间、泉水边、山顶上、园林里,似乎只有在这样的氛围里喝茶吃面才是正道。

  说实话,当时听王老师这样说,在心里还有点打鼓:真的假的?后来喝完茶后,我们去了兴福寺,里面真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寺庙里不但有人喝茶,还有昆曲爱好者练唱昆曲。后来我们去虞山公园、昭明读书台,喝茶的人真是漫山遍野,那些老人就是坐在半山腰上喝茶,真是那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

  人的生活往往是需要有参照坐标的,也许喝茶吃面对常熟人来说,是习以为常的生活。但对我这个曾有过“飘一代”的经历的人来说,却是特别有杀伤力,对常熟这种特别放松的闲适生活格外珍惜。那次安徽作家老末来南京,他戏称自己“人到中年才住上青年旅馆”,同样,我也人到中年,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人生不是一味追求所谓成功,而是要寻求自己生命的安顿——其实人只有在特别宁静的时候,才真正会品尝生活。

  也就在前些天,我又重去了常熟。到常熟的第二天清晨,依旧是王老师请我去喝茶吃面,这位在海关上班的古琴家,真是有心,开车先带我穿过虞山的松树林,然后又穿过大片竹林,绕来绕去,终于在三峰清凉寺附近的一户农家茶馆去吃面喝茶。

  在那家打着旗帜招牌的农家茶馆里,我们几个朋友就在竹林边的一片晒台上喝茶,初冬的阳光晒在身上,一碗味道鲜美的野菇面下肚,马上温暖如春。这个场景让我想到南京博物院里的那个著名砖雕《竹林七贤》,当时那些魏晋文人是内心忧愤,人生不得志,或不与统治者合作,才采取这种借酒浇愁、放浪形骸的姿态,就像文人嵇康40岁就糊里糊涂地被杀掉,只留下那首绝响《广陵散》,让人很是唏嘘。而我们现在能真真切切地坐在竹林里喝茶,人生虽然有不如意,不平衡,但要学会参透些东西——上天造人就是和大自然万物一样,让你来享受阳光和雨露,管那么多干吗?

  相比之下,我们更欣赏明代画家沈周,传说元代画家黄公望的那张《富春山居图》,最初是沈周收藏的,后来竟被无良裱画店的人起黑心卖掉,谎说被贼人偷走——结果沈周这个老实人认为是天意,就没有声张,沈周最后能活到82岁,跟他的平常心有很大关系。还有像明代画家文徵明一生不如意,却能活到将近90岁的高寿,可见养心比养生更重要。传说文徵明去世的时候也是“好死”——为别人书墓志铭,未待写完,“便置笔端坐而逝”。

  那天喝茶,我们除了看风景,感受山林的气息,还有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就是这家茶馆的几位大嫂,可能都是姑嫂之类的自家人,在这里没有那种特别商业的“欢迎光临”,或“下次再来”的招呼声,只是笑意盈盈,待客特别真诚,我发现几位妇女个个都眉清目秀,可见年轻时肯定都是美人坯子——不好意思,喝茶居然走神了呵呵!

  有书读,有茶喝,有风景,有朋友,一句话,就是——活在特别顺眼的世界里。


更多关于“山林喝茶,活在特别顺眼的世界里”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