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张信哲“或许我体内有个老灵魂”


段东涛


最近张信哲频频现身上海,这次在粉丝的簇拥下,头发染成灰绿色的阿哲笑说上海演唱会在尺度上会有所开放,记者紧跟不舍地追问,他只哈哈大笑说会有“电眼”啦。
每次来上海,有意在上海“安家”的阿哲把看房子也排上“通告”。就在前两天他还特地拿着数码相机去看房子。他说,“延庆路一带的老式洋房我真是很喜欢,最先我看的时候是四百多万,现在已经飙升到两千五百万了,太贵了,只好先拍点照片过瘾了。”他的要求与众不同,新开盘的不入眼,指定要整幢老房子,独门独户不要装修,交给他自己打理。不仅对老房子情有独钟,阿哲从小还有个能自己拥有一家博物馆的愿望呢。他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恋物情节,或许我体内有个老灵魂吧。”记得有一次台风过后,他一个人在老街上闲逛,路边都是一些因为受潮而被弃的杂物,一个“红棉床”被他发现,“红棉床的名字取自闽南语,是由两张单人床拼成一个双人床,由于有八个脚又叫‘八脚床’,多是嫁妆”。他想把它搬回来,结果被老爸臭骂。但他不死心,又跑回去硬生生地把上面的雕片、床栏杆等等零件统统拔下来“珍藏”至今。




Tags:张信哲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