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杜丽娘慕色还魂记》色的多重意蕴


黄 超

黄超

  内容摘要:在宋代话本小说《杜丽娘慕色还魂记》中, “色”字是极为关键的字眼,对其理解与阐释关乎小说的主题。小说中的“色”字具有丰富的意蕴,包括欲爱完满结合之情,女性自我独立之意识,女性追求异性之权利等。

  关键词: 《杜丽娘慕色还魂记》 色 多重意蕴

  “色”在《汉语大字典》中的释义为: “会意。甲骨文中像一个人驮另一个人,仰承其脸色。本义:脸色。”即在古代的时候,“色”开始运用的意义为脸色,后来随着社会需求的不断变化以及人们表达的需要,其意义与词性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如颜色、姿色、色欲、美色等。而在《杜丽娘慕色还魂记》中,“色”字并不拘泥于这些表层意思,它有着丰富、深刻的意蕴。

  意蕴之一:欲、爱完满结合之情

  欲,本是一种最基本的生理需要,这是人之常情;情,也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具有实质内涵的。马克思说: “人与人之间的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关系。”恩格斯也指出:“人与人之间的、特别是两性间的感情关系,是自从有人类以来就存在的。”但杜丽娘从小出生在官宦之家,受的是“足不出户”的闺中教育,整天做的是一些打发时间的女红,是古代女子“在家从父”的典型。由于长期养在深闺,受到生活范围的局限和传统礼教的约束,所以对于男女之事羞于启齿。在中国封建社会“无性文化”传统中, “女性爱欲有如潜藏于海底的沉默冰山,阴云遮蔽的黑暗大陆,被压抑、被禁忌、被异化,始终无法以主体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存在于文本”,而这也恰恰导致了杜丽娘后来的触景伤情而怀春,最后甚至不惜以死“寻情”。《礼记》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孟子》亦云:“食色,性也。”杜丽娘,一个对两性世界从未接触的女子,用一颗蠢蠢欲动而又好奇的心观察周围的世界,也顺应人的基本生理需要,对男女之事特别敏感、好奇。而正在这怀春季节又突然间梦见自己与一男子亲密接触,这便大大激起了她内心对情欲的好奇和向往。“心内思梦中之事,(未)尝放怀。行坐不宁,自觉如有所失。饮食少思,泪眼汪汪,至晚不食而睡”,以及饭后她仍对梦中与那男子的鱼水之欢恋恋不忘,可见她对男女之事的欲望是多么强烈。如果这不足以证明杜丽娘的那种对欲的强烈追求,那么在后文中的她不请自入、自荐枕席,与柳生相会就足以说明她对这种欲望的渴求。在她的心中,情欲已然萌发,而却不知如何宣泄,难遣的情欲在体内堆积,等待着一次爆发,一次冲击。可是当时的环境还没成熟,情欲想要而不可得,于是便有了“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耶!”的感叹,最终“饮食少思,泪眼汪汪”郁郁寡欢而死。

  当然,杜丽娘的这种情欲并不足以支撑她对柳梦梅的思恋甚至以死相寻,而只有当她的这种欲上升为爱,在她对柳生动了欲爱之真情的时候,她才会做出这样为寻真爱而死的举动。“欲”的确是一种最基本的生理需要,但若仅仅只是为了欲,那么她大可以只寻求肉体上的一种满足,又何必“朝思慕之,执迷成性”,要求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呢?小说中处处见到的是杜丽娘对柳生的无限期待与追求,在杜丽娘身上真正体现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世间真情!她已经由肉体的满足上升为精神的追求,在她的心中存有的不仅仅是“欲”,更是“情”。自在梦中相遇之后,她“思梦中相遇书生,曾折柳一支,莫非所适之夫姓柳乎?”从此她心中便认定了柳姓的这个人,而姓柳的这个人并不是其他人都能替代的,因为他梦中与丽娘相会,是年轻貌美的杜丽娘在情欲世界里第一个相伴的人,虽说是梦中虚境,但这个人促使她接触情欲,大胆的表现对男女之情的渴求。

  皇天也终不负有情人,三年之后,柳梦梅在后房的草茅杂纸之中获得了杜丽娘临死之前的自画像,且“早晚看之不已,懒观经史,明烛和衣而卧,思何时得与丽娘会合”。而丽娘也是阴灵不散,当看到柳梦梅晚间在家时,便来与其枕席之欢,云收雨散时便是“妾千金之躯,一旦付与郎矣,勿负奴心,每夜共枕席,平生之愿足矣”的倾心相诉,此后也冒着被遗弃的危险告诉柳梦梅事实的真相,还原自己的真身。而在当时男性普遍漠视女性爱的权力、爱的地位的封建社会,在默许“始乱终弃”情爱哲学的世俗民风里,她难道就不怕柳梦梅知道自己与鬼魂长期相处,且同床共寝而后怕,弃自己于不顾吗?而她也完全可以不告诉柳梦梅真相,一直与柳梦梅进行人鬼的结合,这样不仅完成了自己一直能与柳梦梅相伴的愿望,同时也可以使自己免遭抛弃。但是杜丽娘是至情之人,她深爱着柳梦梅,不仅仅是一种欲望的驱使,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爱,她要的不是阴阳两世的情欲之欢,而是阳间真情的相依相伴,白头偕老。这就说明杜丽娘已然欲爱完满结合,已至至情之境,在她的心中,柳梦梅就是她托付一生的对象,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她对柳梦梅的深深爱意。

  意蕴之二:女性自我独立之意识

  自先秦以来,中国女性开始沦为“第二性”,男性成为社会的主导,而女性只能成为男性世界的“附属物”,无独立人格,也无独立意识。一切政治、历史、社会都由男性主宰,女性作为占人类总数一半左右的性别存在,却形同虚设。“中国男权社会中的女性地位远非是仅次于男性的“第二性”的低下和不平等,而是一种丧失了自我主体性的被物化了的东西,女性既不会开申诉自己的意愿——没有自己的话语和话语权,更不会反抗外界的压迫”。由此可见在封建社会中妇女是毫无社会地位而言的,她们只是婉转于封建礼教的礼仪之下,生儿育女、缝衣煮饭,过着卑屈的生活。而在杜杜丽娘却看不见这样的身影,她大胆而执著的追求着属于自己的爱情,属于自己的幸福,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Tags:杜丽娘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