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关于赛典赤·赡思丁身世事迹的碑志谱牒


马 经

  摘要:赛典赤·赡思丁的身世事迹,在谱牒和史志记载中存在着一些差异甚至悖误,疑点主要集中在二十六世祖所非尔入华至赛典赤附元这一段。本文结合家谱、史传资料以及时人研究,分析了产生这些差异的原因,并寄希望于对赛典赤家谱更新的发现和考证,以利于研究的深入开展。
  关键词:赛典赤·赡思丁;谱牒;史传;所非尔入华;差异
  中图分类号:K828.7″21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0586(2007)02—0059—05
  
  《元史》载:“赛典赤·赡思丁,一名乌马儿,回回人,别庵伯尔之裔。其国言赛典赤,犹华言贵族也。太祖西征,赡思丁率千骑以文豹白鹘迎降,命入宿卫,从征伐,以赛典赤呼之而不名。”从这一段记载可知赛典赤·赡思丁的身世和入华情况。结合其他史志和谱牒的记载,就可以知道更详细地情况。但由于其他史志和谱牒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和悖误,引出了许多疑点和争议,因而人们对史志家谱中记载的许多事情的真实性也产生了怀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存在着包括正史在内的史志记载有来源于家谱族牒的成分,以致人们的怀疑从谱牒扩大到了正史。怎么看待谱牒中的悖误,关乎到了正史的真实性,不能不引起注意。
  
  一
  
  对于赛典赤生平事迹的基本情况,按迄今为止学界比较通行的介绍是:赛典赤·赡思丁(1211—1279),为穆罕默德的后裔,祖籍中亚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1219年元太祖成吉思汗西征时,赛典赤率领1000多人马,带着礼物去迎接,成吉思汗把他们编入自己身边的宿卫军中,随同蒙古军队一道征战。1224年西征结束后跟随成吉思汗返回蒙古,第二年从征西夏。1229年太宗窝阔台继位后,授赛典赤丰、靖、云内三州都达鲁花赤之职,为三州总管,并兼管三州民政。之后因累有政绩,才华卓著,在定宗贵由、宪宗蒙哥、世祖忽必烈三朝,先后任过许多军政要职。如:担任太原、平阳二路达鲁花赤,为二路总管;燕京路断事官,主管财政和刑狱;燕京路总管,全面负责燕京军民政务;采访使,负责调查地方官政绩优劣;中书省平章政事,参与执掌全国的军国重政,兼掌财政;陕西五路西蜀四川行中书省平章政事,总掌辖区军政事务;云南行省平章政事,总管全省军政大事。在任职云南行省平章政事时,功绩尤为卓著,死后备受朝野赞颂,历代祭祀,千秋缅怀。
  悖误和疑点主要出自谱牒或与谱牒同源的志传中关于二十六世祖所非尔人华至赛典赤附元这一段。
  对赛典赤生平及其生活在元代的子孙后裔事迹,除史籍文献的记载外,在赵子元《赛平章德政碑》、安南王《祭咸阳王忠惠公文》、王臣《咸阳王庙铭》、明太祖《御制祭咸阳王忠惠赛公文暨诗一首》、明成祖《敕赐元平章政事赛典赤·赡思丁祭文暨诗一首》、范承勋《新建报功祠碑记》、孙人龙《元咸阳王忠惠公抚滇绩序》、蒋伊《增建咸阳王陵前亭后堂记》、袁文揆《咸阳王墓志铭》、袁嘉谷《重修咸阳王陵记》、《马氏家乘》(巍山)、《咸阳家乘》(大理)、《赛氏总族牒》(赛氏自序牒谱,赛氏族谱序一,赛氏族谱序二,赛氏族谱说,赛氏谱牒。石屏)、《赛典赤家谱》(昆明)、《郑氏家谱首序》(南京)、《沙氏宗谱》(大理)、《郑和家谱》(玉溪)、李至刚《故马公墓志铭》(昆阳)、夏光南《郑和太公墓志铭跋》(昆阳)、《皇明敕封世袭锦衣卫纳永阶墓志铭》(河西,今通海,纳家营)、《合氏宗谱》(河西,今通海)、马注《赡思丁公茔碑总序》(昆明)、任士林《平章政事赛典赤荣禄公世美之碑》、《重修清净寺碑记》(西安)、《非幻庵香火圣象记》(南京)、李昭祥《龙江船厂志》(南京)、傅为宁《甸百亩合揆进士墓志》(峨山)、《甸百亩村代香书馆碑记》(峨山)、《大白邑清真寺功德碑》(峨山)、《下回村清真寺碑记》(通海)、马安礼《滇南回回总掌教马公墓志》等历代碑传谱牒文献中也有记载,可补史志之不足,具有十分珍贵的价值。
  赛典赤·赡思丁的功绩,从史籍及历代碑传文献记载可知其既显于生前,更著于死后。尤其是在云南的建树和声望,至今无出其右者。民国6年袁嘉谷撰书《重修咸阳王陵记》对赛典赤功绩的评价是:“历庄(足乔)开滇以后二千年迄于今日,滇之声名文物与中州同彪炳者,谁之功欤?曰:唯元咸阳王之功。”对其治滇经验的总结是:“心滇之心,事滇之事。”这是迄今为止对赛典赤治滇事迹最好的总结评价,其深长意味,恐非明白开滇2000年来之历史真谛者所能省悟,实可让后人品味无穷。这应是历代缅怀追思绵绵不绝、续续不断的情理所在。
  
  二
  
  关于赛典赤先世后裔的研究,是随着后人对赛典赤族系后裔在治国安民以及民族、宗教、航海、外交等方面的特殊作用和影响的不断发现和认识而受到重视的。虽然历史上早已有人不断关注,近代以来更不断引起国内外有识之士的关注,但皆因史籍文献缺乏记载,历代的研究几起几落,进展不大。1911年袁嘉谷发现昆阳《马哈只碑》,经详细考证,在所著《滇绎》和《卧雪堂文集》里著文发表,揭开了郑和家世之谜,人们由此方知郑和原姓马名和,云南昆阳人,回族,曾祖父拜颜,祖父和父亲都曾到伊斯兰教圣地麦加朝觐,称哈只,兄马文铭,另有姊妹四人。1936年,李鸿祥、袁嘉谷、李士厚发现郑和家谱,经李士厚潜心研究,写成了《郑和家谱考释》一书出版,使人们进一步知道郑和以其兄文铭之子立嫡为嗣,取名郑赐,其后子孙繁衍至十七代,在云南和南京等地都有支系,家谱里抄录的明成祖的两件敕书为史传里没有的珍贵史料。1983年,李士厚根据新收集到的《郑氏家谱首序》抄件和《马氏家乘》、《赛典赤家谱》、《赛氏总族牒》等几种谱牒材料,作了综合考证,撰写了《南京郑氏家藏北京民族文化宫新发现郑和家谱首序》、《三保太监郑和对我国的贡献以及他的家世渊源和后嗣近况》、《从新发现的赛典赤家谱中进一步探讨郑和的家世源流》、《郑氏家谱首序及赛典赤家谱新证》、《郑和的家世、宗教信仰及赐姓》、《郑和家世资料》、《郑和新传》等论著,将赛典赤与郑和联系起来,不但使人们知道了郑和为赛典赤六世孙,而且了解到赛典赤的籍贯及家世渊源。这些重要内容是史籍里面没有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