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橙色女孩


  你在哪里?

  乔斯坦·贾德

  橙色女孩的故事始于一个下午,那时我刚刚开始医学系大学生的生活不久。

  我登上了一辆有轨电车,它开往终点站弗龙讷,里面坐得满满当当的。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有趣的女孩,她站在过道上,抱着一个大纸袋,里面尽是滚圆饱满的甜橙。她穿一件橙黄色的旅行滑雪衫。她身上具有某种十分独特的东西,某种莫可名状的、神奇而迷人的特质。

  她也正在看我。她的月光表明,她似乎终于“找到”了我,我们好像已经结成了某种“秘密同盟”。当时我颤抖得很厉害,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女孩,她正对我大胆而狡黠地微笑。

  我不敢冉看她的眼睛一于是我只盯着那只挤满橙子的大纸袋,眼看它马上就要掉了。我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我就是必须挽救那只装满橙子的大纸袋使之免遭“不幸”的人。

  就在那一刹那,我奋力挺身上前。我迅猛地伸出双臂,一手托住了纸袋,另一手紧紧地搂住了那位年轻女子的腰肢。你猜,结果怎么着?那个穿着橙色旅行滑雪衫的女孩,她居然松手让那个装满橙子的大纸袋掉了下去。或者说,也许正是我,是我把她的袋子撞出她的怀抱,“哗”地一下就飞了出去。结局自然很可悲:满车都是橙子。这一次的难堪,真的不能不说是“登峰造极”了。

  这时候,那女孩已转过脸来,她不再微笑,她已开始愤怒地抬头盯着我,她已认定,我应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负责。

  我惶恐不安地四肢着地,在脏兮兮的横七竖八的靴子和皮鞋之间钻来钻去,为了尽可能捡回一些散落的橙子。

  最后,我怀里抱满橙子——还有两个我已塞进裤兜,再次走到那个身着橙色滑雪衫的女孩面前,她看着我的眼睛,不无挖苦地说:“你这个圣诞老人!”

  她在责备我,这是显然的,可她的情绪似乎也由此又变得好起来了。于是,她用一半是和解,一半是嘲讽的口气问我:“我可以要一个橙子吗?”

  “请原谅,”我喃喃地说,“请原谅。”

  此时,电车停下来,车门打开,那个橙色女孩敏捷地伸手从我怀里拿了一个橙子,随即魔术般地消失在大街上,就像童话里的仙女

  有轨电车又动了起来,继续沿着弗龙讷大街行进。

  “可以给我一个橙子吗?”可那些橙子本来就是她的啊。我突然间变成了这样一个家伙:他抱着一大堆橙子站在那里,可它们都不是他自己的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可耻的橙子小偷。我在下一站也下了车,就在弗龙讷广场。

  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得设法尽快摆脱这些橙子 很快,我发现了一位推着童车的女士。我把所有的橙子都一股脑儿地放在那辆小车的粉红遮阳篷上。或许你该看看那女人的表情!我请求她,接受我送给她的宝贝儿的这份小礼物;因为在这深秋时节,应当为所有的孩子提供充足的维生素C。这很重要,我对这一点非常清楚,我补充说,因为我本人毕竟就是学医的。

  说完,我撒开两腿,一阵狂奔,我必须要找到那个橙色女孩,我要跟她重归于好。

  我很快就来到那个神秘女孩下车的那个地方。我站在那里茫然失措:这里有数不胜数的街门,我不知道该走哪一个。橙色女孩早已消失得杳无踪影。

  (尹成荣摘自《新读写·中学版》)


更多关于“橙色女孩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