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我的勘探


马行

  马行

  祁连山

  风在勘察,水在游走

  这祁连山啊,可是一只大鸟在栖息

  废弃的厂房内

  木板床一张挨一张

  勘探工人一个挨一个

  号响,熄灯。当月光失眠

  所有山峰,连同整个黑夜,整个西部

  也在失眠

  上帝还在远方

  我坐在木板床上,想一个上海女子

  想她胸前系着的小丝巾

  而夜空中

  划来的,是流星

  格桑拉姆

  格桑拉姆,格桑拉姆

  我从藏南一直来到藏北

  也没遇到神或佛陀,只有你赶着羊群

  出现在我身边

  你是谁的使者,又是谁

  让我们相遇

  当你说自己名叫格桑拉姆

  我抬头看了看

  天上那些又轻又美的云朵,依然没

  有停下来

  英吉沙刀

  英吉沙刀啊,杀掉了青春

  又杀孤独

  荒野已远,狼群已远,勘探队的空寂

  一如它

  锋刃,闪烁着幽蓝

  它小心翼翼

  返回刀鞘,这极像是我的勘探老队长

  告别众弟兄

  退休返乡

  羌塘高原

  风来了,风在经幡上

  遇到冰山

  野牦牛来了,野牦牛跟着小蒿草的脚步

  遇到扎加藏布河谷

  有一小片云,刚才还在

  一转眼,又不见了

  羌塘啊,你向我展开了

  三千里无人区

  然而一路上,一朵又一朵野花抬起头

  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伊金霍洛旗草原上的月亮

  野草望你,一池清水

  荡漾

  小熊望你,一坛蜂蜜

  黏稠

  一个伊金霍洛旗草原望你

  南西北方,四维上下

  一琴无声,一灯虚空

  勘探行

  天上弯月

  指南针

  短刀

  是我的三件宝

  有人去找黑石油了

  有人去找白银了

  而我,已走了太远

  比唐宋王朝、比欧亚大陆走得还远

  背影已越过地平线

  极有可能,我来到了

  大地外面

  此刻我抄近路往回返

  看到的,居然是丢失的童年

  在班戈县

  石头,石头

  海拔4700米的小河

  流进天空

  雪坡,雪坡

  那是小蒿的沉默,矮蒿在低头

  请再看啊——

  阳光来了

  来得很蓝

  只是那一朵朵白云

  如果再向前,可就越过班戈地界了

  在阿尔泰山望月亮

  登高一些,再登高

  再踮起脚

  我似乎听见月亮,仰着脸在喊我

  用哈巴河小县城一样的声音

  用阿尔泰山迷离的眼神

  再望,月亮上面,不仅有夜色

  还有忧伤

  我弯腰捡起一块石头,不敢打月亮

  我把石头往身后扔,打月亮的影子

  雅鲁藏布江


更多关于“我的勘探”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