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香港监制许月珍30年行业经验:戏不好,做什么都难!


  

  许月珍,是周冬雨在金马影后激动感谢的“JO JO”(许月珍的英文名),更是陈可辛的黄金搭档。近30 年来,两人从香港拍到内地,从《甜蜜蜜》拍到《喜欢你》,许月珍绝对是比吴君如陪伴陈可辛更久的女人。

  监制过最困难的一部戏,是《十月围城》。那时候她与陈导刚来内地拍戏没几年,各种不熟悉和不适应,现在回头看,“如果你觉得很痛苦,有很多东西解决不了,我觉得不应该是那些东西的问题,而肯定是戏的问题!”她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为剧本问题。所以,在和陈可辛的分工中,她负责磨剧本。

  经历过《十月围城》的磨练,许月珍与内地电影更紧密了,他们联手制作的《中国合伙人》、《亲爱的》、《七月与安生》等叫好又叫座。如今的许月珍,作为一名金牌监制,无论在香港影坛,还是内地电影圈,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碰到两个前途无量的演员。

  《电影》:你曾说“做一部电影首先看它是否有趣”,《七月与安生》、《喜欢你》符合这个标准吗?

  许月珍:其实陈导喜欢拍情感关系片,不是恋爱片,我也是更喜欢挖比较深的东西。如果要比的话,当然《七月与安生》可以挖到人更深的情感,而《喜欢你》虽然没有让你觉得好深刻,但它让你很舒服,好像重温初恋。我和编剧聊剧本的时候就觉得很“酥”,拍出来的时候,起码女性观众会觉得很开心,虽然它的结构有一点套路,你能猜到霸道总裁会喜欢上周冬雨,也能猜到她们两个不可能分手,就看中间会发生什么。我听到观众在看片子的时候笑得很开心,我自己也很开心。

  《电影》:陈导说《七月与安生》是你一个人主导的。

  许月珍:我跟陈导以前的习惯是几乎每部戏都一起去聊剧本,《七月与安生》他就比较少参与聊剧本了,他说“你们找两个女生的戏,我也很难完全投入进去,反正我也不懂,你们先聊吧。”所以从找编剧,到换编剧,到改结构,都变成我来做,觉得剧本差不多定稿了,还是会让他看。

  《电影》:《喜欢你》呢?

  许月珍:跟《七月与安生》换过来,陈导参与比我多。因为我们请了金城武,又用新导演拍,所以陈导每天都在现场,开机以后我就比较少去了。

  《电影》:《七月与安生》和《喜欢你》都是与周冬雨合作,你觉得她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许月珍:我是看了《心花怒放》,觉得这个女生跟国内的女演员很不一样,她没有那种标准的美,但第一你会觉得那个女生很灵,猜不出她要去哪里、她今天的情绪怎么样;第二,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不是每个女演员都有那种脆弱,但她有。这种很脆弱的东西,可以让演员感动到观众,赵薇有,周迅也有。

  《电影》:据说她拍戏不按剧本,都是“自由发挥”?

  许月珍:她确实是凭感觉演戏,这个很宝贵。但其实她很难把控,拍每一条都不一样,剪片时发现有些戏完全接不上。她演戏没有方法,她感觉怎么演就怎么演,有很重要的戏,她会提前一天读剧本,没那么重要的戏,我猜她是故意到现场才看剧本,当然她(之前)看过整个剧本,但她还是尽量留住直觉的东西。

  《电影》:跟她搭戏的人就比较痛苦了。

  许月珍:所以大家都很感谢马思纯,我们鼓励周冬雨乱演的时候,马思纯就用比较有剧本的方法去演,而且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她打乱过。所以拍《七月与安生》很开心,因为碰到两个你觉得前途无量的演员。

  《电影》:《喜欢你》是谁提出来周冬雨来演的?

  许月珍:那时候陈可辛导演提周冬雨(来演)很多人反对,有点想象不到拍出来会怎么样。但是我很开心,我很喜欢她,因为之前聊过另一个演员,大家更反对。我就说我们要改,为周冬雨把剧本改一遍,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我们是一边拍一边改。

  《烈日灼心》探讨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电影》:你曾说自己喜欢重口味的影片?

  许月珍:我喜欢重口、喜欢怪人,喜欢那种给压迫到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人,我觉得这是有它的内在逻辑的,每个人变成今天这样肯定有他的原因,我觉得抓住这个东西很可贵。我曾经拍电影途中有想过去研究儿童心理学,如果我不拍电影,也应该就去读儿童心理学了。

  《电影》:这种有“内在逻辑”的电影,比较喜欢的有哪些?

  许月珍:曹保平的《烈日灼心》,《白日焰火》我也很喜欢。某种程度《烈日灼心》的气氛拍得像好莱坞片一样,他探讨了一个很好的东西:就算你当初犯过错,要不要给你机会(改过)?就是什么是法律?什么是人情?当然结尾有一点超现实,但我猜可能是为了审批。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香港监制许月珍30年行业经验:戏不好,做什么都难!”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