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饶漱石人生浮沉录(下)


陈立旭

  

  全国财经会议和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高岗和饶漱石的问题已经暴露。1953年底,毛泽东在北京多次和党内高级干部打招呼,要他们注意高、饶的问题,要和高、饶划清界限。1953年12月2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点明:“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叫做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毛泽东建议中央政治局搞出一个增强党内团结的决议来。

  虽然中央已经发现高、饶问题的严重性,但仍从善良愿望出发,劝说高、饶改正。中央决定,由刘少奇等人出面,和他们分别谈话。谈话中,刘少奇以高姿态,作了自我批评。1954年1月25日和2月5日,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代表中央两次和高岗谈话,让他在七届四中全会上做自我批评。2月5日,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代表中央和饶漱石谈话,对他的错误进行帮助。但是,二人在谈话时,都避重就轻。

  在高、饶问题上,毛泽东和刘少奇看出饶漱石有野心。毛泽东在1953年12月26日晚去杭州路过上海作短暂停留时,曾对前来迎接的谭震林等高级干部说:“对党对人民忠诚老实,这是很好的。对阴谋家、野心家可不能老实呀!对阴谋家、野心家老实是要上当的。”刘少奇则当面对饶漱石说:你对你的错误要深挖,要从世界观没有得到很好改造,从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恶性膨胀,有个人野心,搞政治投机来认识检讨。但是,饶漱石根本不检讨自己的问题。高岗也是如此。中央决定,在七届四中全会上,公开揭露他们的问题。

  在七届四中全会召开之前,陈毅出于善意,主动到饶漱石家里,和他谈了七个多小时。在这次谈话中,饶漱石还是能够比较诚恳地揭露自己的。他对陈毅讲,他有两种投机:一种是投主席之机,因为他错误地认为少奇同志的威望降低了,少奇同志跟主席关系不好,他要向主席表示他不是刘少奇的干部,因此以种种行为和言论反对少奇同志;又一种是投高岗之机,他看到高岗的威望高、能力强。高反刘,因此就处处设法反刘,向高岗表示态度。他是把我们党看成派别林立,“五霸强,七雄出”了,因此在中间进行投机。陈毅问饶漱石:是不是的确如此,饶漱石说:是的。但是,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在七届四中全会上,饶漱石就不这样说了。

  1954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揭露了高、饶的问题。会上,饶漱石念了他自己写的《关于我的错误的自我检讨》。在这个材料中,饶漱石承认自己在党内团结问题上犯过错误,历史上和一些同志发生过争吵,有个人主义和感情用事问题,没有服从整体利益。饶漱石在检讨中说得最重的话只有一句:“在计较个人地位方面,尤其严重地暴露了我的个人主义,这种个人主义甚至发展到野心家的程度。”

  饶漱石的态度不老实

  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刘少奇作了报告,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44人在会上发了言,揭露和批判了高岗、饶漱石分裂党的活动。全会作出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中央为了挽救高岗、饶漱石,分别召开了关于高岗、饶漱石问题的座谈会,对高、饶进行帮助。

  1954年2月,中央开了七次关于饶漱石问题的座谈会。这七次座谈会,都是由邓小平、陈毅、谭震林共同主持的。参加会议的26人大多是原新四军、华东局的领导干部。第一、二、三、四次会议着重核对饶漱石错误的事实;第五、六次会议由参加会议的同志对饶漱石进行批评帮助;第七次会议是由饶漱石进行自我批评,最后由邓小平、陈毅发言,座谈会结束。在开第七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座谈会时,又请各大区及中央各部的负责同志来参加旁听,因此,到会有66人。参加会议的人中,原新四军、华东局的领导干部在发言中,揭露了饶漱石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对这些问题,饶漱石不是回避不谈,就是找借口为自己开脱,正如会后邓小平、陈毅、谭震林在写给中央的报告中所指出的:饶漱石的态度是不老实的。

  2月23日开的最后一次会议,让饶漱石作自我批评。饶漱石事先准备了一个题为《关于我的错误的进一步自我检讨》的稿子。饶漱石眼睛不好,他当时头也不抬,脸几乎贴在稿子上,一字一句地念完了这篇稿子,中间几乎没有停顿,也不做任何脱稿的解释,只是不时地用手帕擦去额头上的汗。饶在这篇“自我检讨”中,谈了“四个主要事件”。一个是“关于一九四三年我在淮南黄花塘处理和陈毅同志的关系问题上所犯的错误”;一个是“关于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人选问题”;一个是“关于我来北京休养的问题”;一个是“关于在组织部斗争安子文同志及在处理此事过程中对少奇同志不尊重的问题”。但是,饶漱石不谈个人野心和分裂党的问题。饶漱石还辩解说,他没有反刘少奇,只是对刘少奇同志不尊重。他说:“我同少奇同志在一个时期内有过个别不同的意见。”饶漱石对自己的问题总的结论是:“总起来说,我在政治上、组织上和思想作风上所犯错误都是极端严重的。这种错误的性质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在某些问题上甚至发展到野心家的程度;在另外的个别问题上,不惜采取政治性的投机行为,对党对同志采取不老实的态度,对个别同志怀有宗派主义成见,甚至由此发展到严重地自行其是,不服从领导,不受党的纪律约束,不按党的章程办事,损害党的团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饶漱石人生浮沉录(下)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