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房价越高,抑郁病人越多 吃抗抑郁药最多的五个城市


金 雯

  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成都是抗抑郁药消耗最多的五个城市,而抗抑郁药卖得最好的三个城市,也是中国房价最高的三个城市。
  “忧郁症是现代西方世界中产阶级才有的痛苦。”美国的忧郁症患者安德鲁·所罗门曾在他的《忧郁》一书中这样写道。就像肺结核是用来陪衬贵族气质的,忧郁症亦是发达社会的标志,是城市“中产阶级病”——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成都,这些抗抑郁药吃得最多的城市,正成为精神崩溃的城市居民的排演场。
  
  城市安全感,房价与忧郁症
  
  7月杨佳案,8月鼓楼事件,10月弑师案……大城市是个高风险的生存环境,愤怒和忧郁在其中慢慢发酵。“在一般犯罪案中,忧郁症犯罪占到16.8%~23%”(《第十届司法精神病学术年会论文集》)。另外,国际自杀预防协会负责人赫伯特·汉丁说,有自杀倾向的人可能渴望比较轰动的死法,以博得在世时一直没有获得的关注。
  用更多药,还是增加更多的监控摄像头?经济危机肃杀的冬天还未来袭,《大裁员第一波》的企业名单在北京、上海等地的白领中流传。“金融危机综合征”开始蔓延。中产都不那么牢靠。北京市卫生局在今年发布的健康播报中公布,全市目前约有抑郁症患者60万人,患病率为6.87%。病着的人或许还会更多。
  有心理咨询热线在11月间多了许多来自35~40岁的公司白领男性的电话,他们担心自己的饭碗,同时也担心自己的社会地位,没有了工作,无法承担房子的按揭和孩子的教育费用,作为一个丈夫、父亲就失去了尊严。
  董先生在上海的一家外企工作,每月开支大概在5000元左右,他说,这是没车没房没老婆的三无单身汉的生活费,如果要谈恋爱或成家要供房的,没有8000以上别想扛下来。在一份名为《2008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排名》中,北京、上海、广州榜上有名,如果将纽约的生活成本指数定为100的话,国内三个城市的生活成本指数分别是101.9、98.3、83.9。也就是北京、上海目前的生活成本基本可以应付在纽约的生活。
  生活成本让经济成为城市的主要压力源,特别是城市中产阶层要应付的房贷和教育。百优解消耗量前三的城市:北京、上海、杭州,也是中国房价最高的三个城市。换而言之,这三个城市忧郁症人群的数量相对更多。
  在杭州要住10000元/平方米以下的房子,上班基本都要坐1个小时左右的车;在北京,花上3个小时去上班并不是什么传奇;在上海的公车上抢到位子睡个回笼觉是很多上班族一天最美好的开始。起早贪黑的日子让许多房奴筋疲力尽,为了收入上扬,不断给自己增加工作量,而且永远敢怒不敢言,因为怕得罪同事,触怒领导。在过劳死之前,终于有不少人抑郁上了口坊间传言,2600万位每月需要交按揭贷款的房奴都患上了轻度忧郁症。
  没赶上降价**的业主举着“还我血汗钱”条幅冲击售楼处,带着小民永远是被套牢的悲怆,把积攒了多年的辛酸一股脑儿化为草莽起义,长期抑郁被快速激发成了狂躁。20Q8年金融风暴来袭,房奴们又面临着失业断供的威胁,为了不让银行把房子收走,为了自己十几万的首付和几年来每月付出的血汗钱不至于付诸东流,一些房奴在经济独立七八年之后,又不得不重新做回了“啃老族”,需要动用老父老母的养老金来交房贷。城市中又出现了时髦的“次贷忧郁症”。虽然没有身在美国,但是因为全球化与美国人得了相同病因的忧郁症。
  
  伯恩斯忧郁症清单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David D·Burns博士设计出一套忧郁症的自我诊断表“伯恩斯忧郁症清单(BDO)”,这个自我诊断表可帮助你快速诊断出你是否存在着抑郁症。(没有0分 轻度1分 中度2分 严重3分)
  1、悲伤:你是否一直感到伤心或悲哀?
  2、泄气:你是否感到前景渺茫?
  3、缺乏自尊:你是否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或自以为是一个失败者?
  4、自卑:你是否觉得力不从心或自叹比不上别人?
  5、内疚:你是否对任何事都自责?
  6、犹豫:你是否在作决定时犹豫不决?
  7、焦躁不安:这段时间你是否一直处于愤怒和不满状态?
  8、对生活丧失兴趣:你对事业、家庭、爱好、或朋友是否丧失了兴趣?
  9、丧失动机:你是否感到一蹶不振,做事情毫无动力?
  10、自我印象可怜:你是否以为自己已衰老或失去魅力?
  11、食欲变化:你是否感到食欲不振?或情不自禁的暴饮暴食?
  12,睡眠变化:你是否患有失眠症?或整天感到体力不支,昏昏欲睡?
  13。丧失性欲:你是否丧失了对性的兴趣?
  14,臆想症:你是否经常担心自己的健康?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