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政治变动与旗汉交往 ——清末“化除满汉畛域”改革期间的成都旗人社会


何凯

  

  

  摘 要:1907年9月27日“清廷”发布上谕,实行“化除满汉畛域”改革。改革虽然未能裁撤成都的八旗驻防,但成都旗人仍能顺应改革潮流,主动与当地汉人往来,促使成都地区旗人、汉人之间的交往逐渐增多。这一时期,许多普通旗人的谋生方式和生活样态正悄然发生着极其重要的变化,成都旗人平民化的趋势、成都旗人职业多样化的发展和成都旗汉关系的变化皆由此显现。

  关键词:化除满汉畛域;成都旗人;八旗驻防;旗汉交往

  中图分类号:K2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3240(2016)08-0146-04

  

    清朝建立统治最初的八十年间,试图通过设置京师八旗和驻防八旗来维持其统治。各地驻防八旗所在的满城和北京一样实行旗民分治的隔离政策。尽管旗民分治的隔离政策及其所造成旗人、汉人之间的隔离状况已是众所周知的问题,但从驻防八旗所在地发生在旗人、汉人之间的交往来分析地方上旗人社会的变化及其对地方政治的影响却还很少被人关注。有关清代成都旗人和成都八旗驻防的研究成果亦呈现出同样的研究倾向。迄今学者们对清代成都旗人的研究多是长时段的概述,关注的问题主要有满城的建置、八旗兵制、旗汉分治、旗人的教育、旗人的经济状况、旗人的礼仪风俗等,涉及清末成都旗汉关系的成果寥寥无几。①“化除满汉畛域”改革与成都旗人反应这一互动过程,长期以来一直被学术界所忽视,至今没有专门的研究成果。

    庚子年(1900年)之后,内忧外患加剧,“清廷”统治岌岌可危,立宪改革和革命排满的呼声日益高涨,“化除满汉畛域”势在必行。“清廷”于1907年9月27日发布上谕,推行“化除满汉畛域”改革。此举使清末成都旗人社会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变化对辛亥年和平解决成都旗人问题有何影响?本文试作探讨。

  

    一、满汉畛域:成都旗汉界线的历史存在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七月蒙古准噶尔部策妄阿喇布坦令其臣策零敦多卜领兵万人征取西藏,“清廷”此时为维护其对西藏地区的统治,于是年八月派荆州满洲兵二千名前往成都。同年十月,策零敦多卜率军攻陷拉萨,杀死拉藏汉,俘虏其妻子,搜各庙重器送伊犁,废达赖伊西坚错,扰乱西藏地区。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军分南北两路入藏,平定西藏之乱。“清廷”于次年从驻扎成都的荆州驻防旗人中留下“满洲蒙古官兵一千六百名,共计男妇大小五千余名口”。[1]此举标志着成都八旗驻防的正式设置。

    清朝统治者把八旗视为维护其统治的主要工具。为了保持八旗武力,不仅推行“国语骑射”的“祖宗旧制”,而且限制旗人所从事的职业,规定旗人只能挑补当兵或从政做官,同时,不允许驻防旗人经营农工商业。在居住地及活动地域上,旗汉的地域界限也十分严格。八旗兵在驻守城市中修筑有界墙的驻防空间,作为驻防各地的八旗官兵及其家属的居住地,这些居住地被称作“满城”。由此,导致了旗人、汉人之间关系疏远陌生。

    成都满城的兴建始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满城坐落在成都府城西边,“城内尽属旗籍”[2],并禁止汉族人入内。清代成都满城的五个城门都设有“盘查官厅”[3],以此专门管理出入满城的盘查事项。满城周围的城墙将成都地区的旗人与当地汉人隔离开来,在旗人、汉人之间形成了一道有形的界线。清朝统治者利用这一界线推行旗汉分治的隔离政策,将驻防旗兵及其家属禁锢在狭小的生活空间之中。因此,成都旗人“一般与汉族不通往来”,“只是为了生活物资的需要,准许个别男丁到少城(即满城——笔者注)以外购买商品”,[4]与满城外的汉人往来非常有限。

    与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成都“大城”相比,成都满城内景物清幽,鸠声树影,空气清洁,街道通旷。在这种连生活环境都与当地迥异的满城中,成都地区的旗人保留着许多传统的风俗习惯。直到同治年间,他们“冠婚丧祭”的风俗习惯都“各遵祖法”。[3]显而易见,清朝统治者实行的旗汉分治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目的,使清代成都地区的旗人、汉人在文化上形成了深层的分离状态。直到清朝末年,这种隔离状况才有了明显的改观。

  

    二、化除畛域:“清廷”推进改革与旗人的激烈反应

  

    庚子年之后,革命排满的呼声日益高涨,“清廷”统治面临严重危机。一些清朝大臣惊呼,革命党人“大逆不道,谋为不轨”,鼓动“排满”[5],“昌言革命,悖逆狂谬”。其所以能“蛊惑人心”,“则在藉辞满汉”之别。因此,他们向清朝当权者提出“令满汉大同,消泯名称,浑融畛域”的应对之策,[5]试图使革命党人“无词可藉,弭无形之隐患,正不定之人心”。且认为这是关系“大局安危”的重大措施。[5]因此,“清廷”为筹办立宪而制定的“九年筹备事宜”中就包括了变通旗制事宜。其时,在革命派、立宪派各自的诉求中,不平等的满汉畛域都是众矢之的。“化除满汉畛域”的改革势在必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政治变动与旗汉交往 ——清末“化除满汉畛域”改革期间的成都旗人社会”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