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六军首任军长张仁初


叶青松

  
  人民解放军的将军中,有许多人被誉为“疯子”将军。这里的“疯子”早已没有了贬低的意思,反而赋予了许多褒奖的成分。比如,人们称王近山“王疯子”,称张仁初为“张疯子”。解放军第二十六军首任军长张仁初,打仗确实“疯”。但张仁初也有心细如针的时候,如在抗战时期陆房战斗中掩护一一五师师部突围时,张仁初就“疯”中有细,机智地完成了掩护和突围的双重任务。
  
  腊子口上红旗飘
  
  张仁初,1909年12月9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桃花区张家湾。1927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被编在红一军第一师一团一营一连当战士。
  在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围剿”期间,张仁初作战英勇顽强,猛打猛冲,两度负伤。当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时,张仁初伤愈,被提升为红四军第十师二十八团三营九连排长。自此,张仁初凭借勇猛杀敌,一路被提升,到1935年6月,张仁初已担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十八师二九四团团长。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懋功地区胜利会师。7月中旬,中革军委决定,为充实红一方面军的战斗实力,红四方面军抽调3个团和1个师直属队给红一方面军。其中,张仁初指挥的红四方面军第九十八师二九四团,调入红一方面军,编入红一方面军红二师第四团,使用红四团第二营番号。简单地说,就是红二九四团缩编为红四团的二营。张仁初毫无怨言,担任二营营长。红四团团长是王开湘,政委是杨成武。
  张仁初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简单的组织沿革调整和人事变动,却让他与许多历史事件联系在了一起。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腊子口战斗。
  1935年9月中旬,红四团接到攻打腊子口的任务。命令中很明确地说:“三天内夺取腊子口,扫除前进途中的抗阻之敌。”腊子口是红一方面军长征途中最后一道险要关口。团里把任务交给了张仁初的二营。
  9月17日拂晓,张仁初率二营走出一片阴暗潮湿的树林,翻过一个山隘口,突然发现一群国民党军在右侧构筑工事。张仁初立即下令,发起了攻击。不到半个小时,国民党军除部分逃脱外,大部分被二营打死或活捉。从俘虏口中获悉,他们属国民党军鲁大昌部,有一个营的兵力在修筑工事。
  战斗结束后,张仁初和红一军团侦察科科长刘忠立即审讯俘虏,侧重了解腊子口的敌情。俘虏说:“你们还是绕道走吧,腊子口是天险,上面有鲁司令两个团,还有层层碉堡,就是插上翅膀也难以飞过去!”
  另一个俘虏说:“鲁司令知道你们要从草地过来,才派我们到这里来警戒和修工事的,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我们工事还没修好,就被打散了。”
  张仁初和刘忠又详细问了一些情况后,红军战士才把俘虏押走。俘虏离开的时候,嘴里还直嘀咕:“唉!我们要是在腊子口上不下来,多好!”
  张仁初和刘忠会意一笑,心想:明天他们与你们一样当俘虏!
  打了胜仗,又了解到了敌情,指战员们士气很高。下午2点多钟,二营部队赶到了腊子口前沿。腊子口确实是个天险,远远望去,崇山峻岭,连绵起伏;走近一看,两侧是悬崖峭壁,中间是湍急的河流。河边一条小路直通甘南岷州。国民党军就守在两边,死死卡住这条小道。部队要想通过,必须端掉两边的国民党军。
  在观察地形时,二营副营长魏德全指着腊子口说:“情况明摆着,要迂回过去很困难,必须打下这个隘口。”
  魏德全的话音刚落,子*便从腊子口上面的碉堡里射出来,同时还传出狂妄的叫喊声:“你们快回去,你们就是打到明年也别想从我们鲁司令防守的腊子口通过!”
  张仁初对魏德全和刘忠等人说:“我们大渡河、金沙江都过来了,雪山、草地也没拦住我们,鲁大昌的兵,能挡住我们红军前进?真是不自量力。”
  刘忠说:“我们赶紧向上级报告侦察的情况,作好攻打准备。”
  王开湘和杨成武接到报告后,立即把配属给红四团的四门迫击炮,以及一营的两挺重机*,调拨给二营张仁初指挥。
  在攻打腊子口前,张仁初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去检查动员,把上级调拨的武器等好消息告诉指战员。指战员对强攻腊子口,信心更足了。
  到了黄昏,随着张仁初的一声令下,战斗打响了。
  几经血战,最后,在一营的配合下,腊子口终于被二营占领了。
  事后,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评价腊子口战役时说:“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确实如此,红一方面军很快通过被二营打通的腊子口,抵达哈达铺休整。休整期间,军委纵队和红一方面军主力整编为陕甘支队,红四团被编为第一纵队四大队,张仁初任副大队长。四大队大队长是王开湘,政委是杨成武。1935年11月,陕甘支队与红十五军团会合,又恢复了红一方面军番号,第一纵队四大队改称二师四团,张仁初任副团长。1936年6月,张仁初调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1月,张仁初被派往红二师五团任团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