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专访陈慎芝:把江湖留在《毒。诫》


顾小喜

  

  “我们从前这帮人是带刀的,现在都带拐杖。我说,什么武器最厉害呢?就是光阴。”在接受访问的有限时间里,陈慎芝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不止一次感慨起来。

  《毒。诫》之前,提到这个名字,谁都会问,陈慎芝是谁?但如果你看过95 版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会对陈华这个角色念念不忘。六十年代的香港,黄赌毒盛行,混迹黑社会要凭功夫说话,谁打架最厉害谁就是老大。能打能拼又重义气的陈华,就是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这位陈华确有其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茅趸华,真名陈慎芝。熟悉陈慎芝的人都叫他华哥,华哥的一生充满戏剧性。年轻时,吸毒贩毒、组织帮派、打架斗殴嚣张一时,后来成功戒毒,转型成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平日里除了给不少黑帮电影做顾问,更多的时间是奔波在世界各地的戒毒工作。

  5月12日,以陈慎芝为原型的《毒。诫》即将上映,这一次,他是监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监制,能请来原型人物,很特别。但是对于陈慎芝来说,他从不认为自己不适合,对于那段复杂斑驳的岁月,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

  左手最深的那道疤,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2016 年6 月,即将步入古稀的陈慎芝出现在警长叶沙展的生日寿宴上。陈慎芝当年和陈振辉(《毒。诫》中猫仔的原型,陈慎芝最好的兄弟之一)一起打断了他的鼻梁骨。叶警长在寿宴上对所有人说:“他就是十三太保茅趸华,我当年就被他把鼻子打烂”。在所有人略显诧异的目光中,陈慎芝走上台,为当年的行为再次向叶警长道歉。等他下台主动和大家敬酒时才发现,有几个人全程反应冷淡,他们都是当年叶警长的同事。

  不怪几位警察的冷淡,当年如日中天的“慈云山十三太保”,跟警察结下了不少梁子。这个名号最开始也并不是美称。

  当时江湖的人瞧不起这几个不谙世事还强装厉害的少年,“你们是不是扮十三太保啊”,言语间颇有奚落之意。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被陈慎芝牢牢记住了,“十三太保这个名字很好听,从那以后我们一打架就说自己是十三太保,没多久就红起来了。”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尤其是对于初涉江湖的人,走路是不能抬着头的。《毒。诫》中有一场戏,刘青云本来抬着头走过来,陈慎芝赶紧叫住他,坚持让他低头走路。“抬头就出事了,有时候对个眼都会打起来。所以,要低着头才安全。”

  然而野心终究还是有的,他们开始折腾买卖,鱼龙混杂的九龙寨城,做小毒品档兜售白粉。没成想,生意还挺好,附近熟识的毒友们都会来光顾。小团体的崛起让不少中大型毒品档的经营者开始想尽办法破坏陈慎芝的生意。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陈慎芝想出了个报复的办法,在《毒。诫》中,被完整还原:

  毒品档附近刚好有辆车,车里有油,陈慎芝带着几个兄弟快速将油取出放进提前做好的纸船里点燃。纸船顺着水流飘进了公共厕所,正在里面的人没有一丝防备就被齐齐燎到下身,瞬间听到一片惨叫。除了“火烧公厕”,报仇的方法还有很多,对于陈慎芝和他的兄弟们来说,年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没有触及底线,底线是什么?“我不会去杀人,如果我杀了人那历史就要改变了”,陈慎芝严肃地补充。

  刚开始混黑道,很容易逃脱警察的追捕,因为他身上没有疤。警察找他总会问,“你是不是十三太保茅趸华”,每次看到陈慎芝干净的手臂,警察只能放走他。

  但是从某一天开始,陈慎芝身上落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尤其是左手。左手最深的那道疤,是陈慎芝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那天他带着小弟在茶餐厅,从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人,举着把牛肉刀就对他狠狠砍下来,陈慎芝的手臂和脚都被严重砍伤,鲜血四溅。“还好我逃得快,如果不快,我大概就死了。”

  抽烟、打架、砍人,肆意放纵的茅趸华做过很多事,但是有三件事他是不会做的:杀人、强奸、制毒。如果说杀人是底线,那强奸就是陈慎芝最为鄙夷的,而制毒被抓,刑罚比吸毒严重得多,甚至会被判死刑。

  “没有谁不怕死,我也不例外,只是在人前故意表现自己的无所畏惧罢了。”谈论起这些年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时刻,陈慎芝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毕竟对于这位曾经叱咤江湖的大佬来说,大部分人一定以为,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害怕。

  戒毒后的第二年,他拍下成人后第一张照片。

  当年李兆基(《毒。诫》中喇叭的原型,陈慎芝最好的兄弟之一)吸毒的时候,陈慎芝还没有沾染毒品,他痛打过李兆基。面对陈慎芝的质问,李兆基只说了一句话:“华哥,我们没有明天”。一句话,让陈慎芝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绝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专访陈慎芝:把江湖留在《毒。诫》”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