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有好都能累此生


薛元明

吴瀛(1891-1959 年), 故宫博物院创始人之一,民国书法大家庄蕴宽外甥,当代著名戏剧家吴祖光之父。吴瀛毕生酷爱金石书画,收藏甚丰,后无偿捐赠国家,为世人敬仰。他一生爱护国宝,却因故宫盗宝案而蒙冤,后得以昭雪。今择其部分篆刻和藏印予以介绍,以飨读者。

  吴瀛所作“景州”(见图一)白文印,印面1 厘米见方,用刀细腻含蓄,雅逸高致,行刀方向变化巧妙。“州”字为对称字形,收刀处显得错落有致;“景”字巧妙地将两“日”之间的横画缩为一点,留出红面,下部处理成各不相同的三点,很见趣味。其“景洲”(见图二)朱文印的篆法颇值得玩味:“景”字面貌似篆似隶;“洲”字以隶为之,适度夸张,尤其是上半部分,笔画相互粘连,有意识地不刻尽,形成浓郁的“墨韵”,且“州”部的笔画舒展而有变化。吴瀛之“吴(押)”(见图三),四面边栏和印文线条极为整饬,毫无残破损伤,但是古意盎然,极有情调,可见其取法很广泛,不囿于一家。“吴祖光”(见图四)乃吴瀛为长子吴祖光所作,为正宗汉印格调,运刀熟练自然,深见功底。“延陵”(见图五)闲印堪称吴氏代表作。此印自然朴茂,形式感很强。作者巧妙地利用笔势顺延的特点把握行刀走向,留刀自然,最明显处如“延”字上方与边栏的粘连,以及“陵”字“ ”部相同部分的不同变化。

  吴瀛除了自己刻印之外,还藏有一些古印以及近现代名家所赠印章,皆印谱未见收录者。

  “倾(倾)群言之液沥(沥)漱六艺(艺)□芳润(润)”(见图六)为林皋所刻,印面约两厘米见方,共镌刻12 字之多,实乃罕见。“隐林”(见图七)为“西泠八家”之一赵之琛所刻,印面为椭圆形,下方残破,“林”字粘连边栏,使得内外气息贯通。印石为平顶,上刻有“次闲作”三字穷款。“友谊书(书)屋珍藏”(见图八)仍为浙派风格作品,印面2 厘米见方,运刀极为自然,只可惜无边款,可能是“西泠八家”之一的陈鸿寿或者民国时期的浙派某名手所作。“陶庐(庐)”(见图九)为吴瀛斋号印,此印无款,以隶书入印,十分生动。作者巧妙地将印面左右两侧留空,“庐(庐)”字左右两侧延伸的笔画自然粘连印边,印文虽为隶书,但线条浑厚古朴,有篆书底质。此印作者为民国篆刻大家乔大壮,是吴瀛挚友。

  “吹万(万)室”(见图十)为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长马衡所作。马衡毕生很少搞篆刻创作,此印整体为汉印格调,篆法平常,然气息甚为浑厚古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吴瀛一生所作篆刻作品并不是很多,总数在50 方上下,印蜕粘贴在两块尺幅为二尺长半尺宽的印屏上,上有民国元老吴敬恒的题签。吴瀛晚年尤以书画自娱,一生爱恨悲喜皆与此相关,正所谓“有好都能累此生”。

  


更多关于“有好都能累此生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