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索命“雷神”


[美]爱德华·郝奇/著 张 莉/编译

“如果你不想跟雷克斯·桑普森一样,就准备好十万美元,要小额钞票,装在垃圾袋里,放在你的车上,然后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不是跟你开玩笑!雷神。”

又死了一名男子,利奥波德不得不怀疑是谋杀了。
玛茜娅·瓦格纳成了寡妇,她丈夫曾经是一个小型电子公司的总裁,一年前死于高速路上一场车祸。举行完她丈夫的葬礼两天后,她坐在利奥波德的办公室,说:“我觉得我丈夫是被人谋杀的。”
利奥波德已经习惯应付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成员,因为死因不明,他们常常往最坏处想。“他超速驾驶,于是车失控撞到了桥墩上,已经调查清楚了,瓦格纳夫人。”
“还不够。”
利奥波德不喜欢她说话的口气。她四十多岁,显然以前是政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利奥波德决定直言不讳:“瓦格纳夫人,像那样的车祸通常都是自杀性的,选择这种方式的人是因为可以得到保险理赔或者不想让家人痛苦。”
“菲利普不会自杀,他是被谋杀的,看这个。”
她从手袋里拿出一封封好的信递给对面的利奥波德。信里面附了一张剪报,文字很短,可目的明确:如果你不想跟雷克斯.桑普森一样,就准备好十万美金,要小额钞票,装在垃圾袋里,放在你的车上,然后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不是跟你开玩笑!雷神。这是在打字机上或者电脑上打出来的。利奥波德打开附在信里的剪报,是两周前的旧报纸,讲的是一名叫雷克斯.桑普森的男子死于一场车祸。
“这很难证明。”利奥波德一边把剪报放到桌上一边说道,“不过这倒是能展开调查。你在哪儿发现的?”
“抽屉里,他的支票簿下面,他从没对我讲过。”
“他从银行提过钱吗?”
“没有。我觉得他没太在意或者他报过警了。”
“可他留着那封信,但是没有告诉你。”利奥波德盯着信封看,地址写的是电子公司的,邮戳是菲利普.瓦格纳死前三天。“我们会拿去做指纹鉴定。”他肯定地告诉玛茜娅·瓦格纳,“不过不知道会不会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这可能只是想象而已,你丈夫的死仅仅是意外。”
“我不相信那样的意外。”玛茜娅.瓦格纳说道。
利奥波德也不相信。

可是,菲利普.瓦格纳车祸案几乎没什么线索。他的车已经完全毁了,被拖到了废旧汽车零件中心,该废旧汽车场和政府有拖车协议。瓦格纳已经下葬两天了,她妻子没说要掘出尸体,她说:“让他安静地休息吧,尸体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他可能是被逼出车道的。”
值得怀疑的是,事故发生在大白天,怎么会没有目击者呢?可利奥波德没有再追查这个问题。他开始打电话到废旧汽车场,和那儿的管理员丹尼·安德鲁斯谈了起来。结果正如他所料:“保险公司说所有都归我们,队长。我们拆下了还可以用的轮胎和车门,我的同事埃德拿走了收音机、电话还有录放音座,剩下的我们早上就处理掉了。”
“还是很感谢。”利奥波德说完便挂了电话。
两天过后,警官弗来彻发现案情有了进展。“我接到一起勒索案,可能就是写信给瓦格纳的人。”
利奥波德很快便兴奋起来。
弗来彻拣了自己最喜欢的椅子坐在利奥波德对面说道:“上午一名叫弗兰克·高弗瑞的男子来报案,声称他认识基弗·科菲。他是昨天得到这封信的,信里附了两张剪报。”
利奥波德拿过信开始看。措辞几乎和头一封一样:如果你不想像雷克斯.桑普森和菲利普.瓦格纳一样,就准备好十万美金,要小额钞票,装在垃圾袋里,放在车上,然后我会告诉你怎么做。不是跟你开玩笑!雷神。剪报上是有关桑普森和瓦格纳车祸案的报道。
“看起来像是同一个人写的。”利奥波德说,“讲讲高弗瑞的情况。”
“四十六岁,银行存贷负责人,已经离婚,目前一个人生活。”
“他的车呢?”
“一辆豪华奔驰。”
“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他,特别是他在开车时。”
“很严重吗,队长?”
“我想我们不能再拿第三个人的生命去冒险了。”
可是第三个人第二天就死了。在南部高速行驶时,康妮·特伦特警官一直跟在弗兰克.高弗瑞的奔驰后面,一点儿都没有注意,他的奔驰往左急转,撞在了中间的栏杆上,车飞到了另一侧。康妮开到他车旁时,高弗瑞已经死了。

利奥波德看着报道,简直不敢相信。“事发当时你在他后面,你没看出什么异常,康妮?”
“什么也没有,队长。我事先去他家和他谈过,他似乎挺好的,甚至还开玩笑说有个女人给他当保镖。”
“会不会有人超过他然后从窗户开枪呢?”
“不可能,当时没有车靠近他,而且他的窗户是关闭的,我想他开着空调。”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雷神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