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人生那一撇


赵宏杰

  汉字这东西,真是奇妙。譬如,这“找”字头上加上短短的一小撇,就组成了一个“我”字。闲来无事,揣摩其中蕴涵的深意,便引出许多联想来。不禁感叹:人这一辈子来世上一遭,实属不易。从生到死的过程中,何尝不是一次对自我的漫长寻找。但终其一生,能真正把“我”字头上那短短一撇找到的人又有几何?
  关于事业。经商者要找的是源源不断的财富和良好的信誉;做学问者要找的是卓有建树、造福社会;为官者要找的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实际情形中,商家如果一味发黑心财,长此以往只会砸了自家生意;学者如果把学问用在旁门左道上,便会败坏学术风气,偏离造福于民、报效于国的初衷;而为官不正者,远的有奸臣秦桧、和珅,近的有贪官成克杰、胡长清之流,他们都曾身居高位,红极一时,权力不可谓不大矣,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在对金钱、名利的追逐中丢失了自己的那一撇,既赔上了身家性命,又使自己臭名远扬。
  关于亲情。“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当年出征时,故乡树木茂盛,风景如画;今日归来,大雪纷飞,天昏地暗,倍感凄凉。《诗经·采薇》里那个少小离家的老兵,在连年的征战之后回到他日思夜想的家园,但家园早已荒芜,亲人均已不在,他找不到自己故乡和亲情的那一撇了。那是时代给他造成的悲剧,确实令人同情。而在现代社会,人们频频从报纸杂志上看到报道,一些学士、硕士,一旦学有所成、安家立业后,便沉湎在城市的舒适生活中,有意无意地淡忘了乡下含辛茹苦供养自己长大的父母双亲,甚至对他们不闻不问。他们在亲情与良知的拷问中丢失了自己最应珍视的那一撇,只能令人扼腕哀痛:哀其不义,痛其不孝。
  关于友情。高山流水,千年知音,伯牙就是子期一生寻找的那一撇;桃园结义,肝胆相照,关羽、张飞就是刘备须臾难离的那一撇;魏晋风骨,傲视朝野,嵇康、向秀就是阮籍志趣相投的那一撇。七十多年前的一天,鲁迅先生在与瞿秋白的惺惺相惜中也发出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感叹。曾几何时,在这个日益商业化和网络化的社会,诚信愈来愈成为一种稀有品。面对冰冷的显示器,我们可以敞开心扉,无话不谈,而在现实生活中,心的门扉却像防盗门、密码箱一样越关越紧,朝夕相处的人,却好似“熟悉的陌生人”。找到一位能真心倾听和倾诉的朋友,竟成了一桩极其困难的事情。友谊的那一撇,正在不知不觉中离我们远去。
  关于爱情。小时,背李白的《长干行》,似懂非懂;年长时,回头再看,青梅竹马的女子早已嫁作他人妇,唯有长嘘而已。“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香港女作家亦舒的这句话,说中了多少人深藏于内心的隐痛!黛玉香魂已去,宝玉纵是娶了宝钗,却始终是“意难平”,无奈只好遁迹空门。这应该是没有找到爱情的那一撇,或是虽已找到,却由于某种原因无缘长相厮守的典型代表了。“你是一直跟我在一起的,不论我爱你,恨你,或者仿佛无所谓的时候。你是一切的光明,甜蜜和苦涩,你震撼了我,你给了我你自己和我自己。你使我活着。”德国作家雷马克的小说《凯旋门》中的这段经典对白,可谓是找到爱情那一撇的最好写照了。
  旅途漫漫,我们无时不在寻找。聪明的你可否告诉我,在这“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种种人生际遇中,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撇了吗?
  
Tags:找到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