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王守仁为己与成己之说


张慧霞

  张慧霞

  (西藏民族大学,陕西 咸阳 712000)

  摘要:早年的王守仁就对哲学问题有浓厚的兴趣。十二岁时,就有志于“读书学圣贤”。后来随着思想的逐渐成熟,王守仁讲“务要立个必为圣人之心”,以成圣为价值目标走向成己,个人自我由对外的迎合转为内在的自我挺立。儒家的这种内圣之境更多地是一种内在潜能的展开过程,而非一种外在强加,也非形成于逐物进程中。王守仁的成己之说直指成就自我,但是成就自我的过程中,自我个体的存在总是与他人共在,与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儒家在个体修己成圣的同时,始终都将他人也纳入到自己的理想规划当中,以积极的入世心态修己为人。圣人的内圣之境不单单是一种崇高的境界,更是一种具有内在性的品格。成己,为己不仅仅是修己,而更多的与身处的社会现实有着关联。

  关键词:成己,为己

  宋明理学家对于原始儒家道统学统的继承极为看重。无论是朱熹还是王守仁,都有豪言称自己上承于孔孟二圣、继往圣绝学,以此扶正自己学术思想的正统地位。原始儒家也讲为己之学。在孔子那里,为己是自我的完善与实现,直指成就自我。《大学》也讲“壹是以修身为本”。王守仁对儒家的这些传统理论上认同,更进行了引伸。为己,在他这里主要也是指自我的充实与进一步的提高。以成就德性为目的的为己最终指向了成己。以为己之心克己,方能成己。成己在这里不是自我的否定,而是一个造就自我的过程。为己之心,就是在道德上达到一种至高的境界,而非耳目口鼻之欲。

  群己之辩 为己到成己具有一定的排外性,群己之辩则是他处理自我与群体关系的大前提。以成就自我为价值目标的成就,并不是要建立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为己之学的内在意蕴绝非猎取功名利禄的事功之学,而是人的自我完善,肯定了人作为主体的独立精神的确立。王守仁讲的成圣与成己,不是自我封闭的道德沉沦,而是在自我与他人共在的现实状态中不断的成己。仁者与天地万物为一体,人与万物共同存在于整个社会中。基于在这点认识之上,成圣就必然离不开世俗的生活圈,立足于世俗,又超越世俗化,达到圣贤之境。同样,儒家的内圣还隐藏着另一方面的含义,内圣必须要走向外王,独善其身,成就自我之余还要兼善天下。这一点原始儒家就有讲到,孔子讲“修己以安人”,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的同时也要兼顾社会群体价值,修己要达到安人目的。这种为己的内圣之学,就将为人与为己置于一种矛盾之中。成己以自我的成就为价值理想,在这过程中主体就会趋向于关注个体生存、沉浸于内向的精神追求。成己只有在认识与变革世界的过程中,才能获得具体而丰富的内容。群己之辩,对自己及其自己所处身的世界达到清除认知,抑制自身由成就自我转向以自我为中心,肯定个体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认同社会群体价值。基于此,王守仁还批评了释氏的外人伦、遗事物的处世价值观。以他成己的角度来说,立志成圣,超越沉沦,对盲目崇拜权威与自我思考作了区分。自我也不仅仅是一种人格境界,更是一种具体的生命存在。自身处于现实社会中,面对各种社会责任与义务时,不应当无视个体的生命价值,更不能否定个体的生命存在。

  为己,成己的内在依据 儒家的基本理论和思维方式之一就是,内圣外王之道,即只有内圣才能开出外王,一代又一代的儒家学者在这个问题都有着自己的论证。王守仁继承发展了原始儒家孟子的“人人皆可为尧舜”观点。每个人内在都有成圣的本源,为每一个普通人成圣的可能性给予了说明。这种可能性指向了致良知,即每个人对先天超验的内心良知的不断体认,终会将其导向圣人之境。在王守仁看来,良知是人之所以别与动物的根本,而这种良知是每一个体都具有的。良知的普遍性就使得成圣具有了可能性。将人们成圣的门槛进行了全新的阐释,普通人也在先天层面上获得了成圣的入场券。

  孔子讲,“性相近,习相远”,人与人相近的性为个体的为己成己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到孟子那里,又讲人性本善,继而以本善之性作为达到内圣之境的发端。王守仁提出了良知说,致每个人内在的良知,方能成圣。良知自家具足,各有自性,这就为每个人的成己提供了内在的根据。作为普遍存有的良知,需要个体的不断体知和感悟,内心才能达到对其的明觉。王守仁的知行合一之教将他的致良知学说展开来了讲。对内心先天良知的自觉意识是每一个体成圣的必然之径。知行合一,要求对知的不断体认应落实到行,以行来衡量与判断所知的是否为真知,主张在意识领域就应该将一切不善的念头去除掉,来保证行的正确性。对知与行二者界限的消除,以行为知,内在德性推行于外,以知为行,良知体认于内,拒一切恶念,修己成圣。王守仁对于知行关系的辨析,具有本体论和认识论意义的同时,重要之处更在于对个体的内在德性的培养和如何成圣的问题上。用行来诠释知强调了德性的外在展现,用知来诠释行,对不善之念的拒绝,强调了对人的内在人格的净化在成圣道路中的重要性。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方能成己。人要有为己之心,但是要杜绝个人中心主义。克己,即对自我的抑制。克己的终极目标讲的也还是成己,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个体存在是不能被蔑视的。成己要以立志为前提,以立志来超越世俗沉沦,继而根据个体材质的不同来进行引导培养,走向成圣。


更多关于“王守仁为己与成己之说”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