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九月


黄运生

  黄运生 1969年生,广东东莞人,在《作品》、《短小说》、《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发表小说、散文近百篇并入选多种选本。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东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一
  
  昨晚一场台风,街头许多树都被摧毁得断枝缺杈的,一辆吊车正用长臂将一棵横卧在马路上的大树吊起,周边站着满是瞧热闹的人群,有几个手执红扇的打扮花俏的老太婆。张宝山认得那是小区里每于晨早耍太极的一群退休老人。风后的那场雨一直在张宝山出门前才停了下来。小区清洁工许老头没好气地挥着大扫把,抱怨着那些树木真不硬朗,一点风雨都经不起,害得他又要有一番忙了。
  张宝山说许老头要是那些树木都像你这么硬朗,那你还不失业了。其实许老头看起来并不硬朗,许老头每次拉着垃圾车从门岗里走过时,张宝山都担心许老头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会一头栽倒在地。
  张宝山进入保安室时,值班班长赵元说家里来信了。张宝山瞧了一眼就将信扔在桌子上。赵元问怎么不打开,你不是老惦记着家中吗?
  张宝山说不用拆了,九月了,肯定是为儿子学费的事。张宝山的儿子考上县里的初中,这是一所较有名气的中学。张宝山平日并不大手大脚,每月按时往家里寄钱,按理儿子的学费是不成问题的。赵元用兄长的口吻说,都开学了,你还没给儿子学费啊?
  家里值钱的都给了医院了,就剩下个球不值钱的。张宝山没好气地说。赵元才想起张宝山的父亲上月病了,自己还借给张宝山五百元。赵元思量着张宝山这下可能真的是山穷水尽了,在城里给物业公司当保安,本来钱就不多,人家说城里除小姐之外什么都贵,哪能剩下多少钱。
  赵元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一辆枣红的宝马小车驶进小区。张宝山看见车里的那个漂亮小男孩与自己儿子张四海年龄相仿。小区里面住着的人都是非官即贵,小孩都像皇帝一样被宠着供着,大人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自己的孩子玩。城里的孩子暑假里不是外出旅游就是在家玩着电脑,或者忙着参加各种培训班。而这个时候张四海在田里顶着烈日干着不相称的农活,被烤得像烧猪般。张四海还差五个月才满十五周岁,这个时候在城里还是个不准招用的童工,但是张四海在家已是半个劳力了,种田下地的样样活儿都能打上帮手。想到张四海,张宝山心里说张四海你要怨就只能怨自己不争气,生在大山里,都只能像大山里的所有孩子那样在田地间滚爬着长大。虽这样想,但张宝山还是觉得自己欠了儿子,眼里都差不多掉泪珠儿了。
  
  二
  
  今天张宝山上的是早班,中午换班的时候,小区门口站着一个小男孩,年纪跟张四海差不多,小男孩衣着破旧,一双棉布鞋穿了个洞,大脚趾都露了出来。这个小男孩是新到这里的吧,可能是哪个刚从家里带出来的小孩。张宝山一看就知道是农村里来的小孩,小区门口经常都站着乡下来的外省人,有的还是张宝山的老乡,张宝山的老乡大都是收废品的,小区里的人每天都有好些在张宝山眼中还值钱的东西清理出来,这些他们不要的东西在张宝山看来是宝贝,扔掉多可惜呀。B座的那个姓陈的女人,知道张宝山有个儿子,去年将自家小孩不穿的衣服和几件女人的衣服装了一大袋,让张宝山在年前带了回去。儿子穿着倒是神气,就像是城里孩子一样光鲜得叫村中的其他小孩眼红,张宝山心里说真是三分人才七分打扮,儿子穿上城里人的衣服不比城里人差哪儿去。但张宝山的老婆却不肯穿,说穿着就像没穿衣服一样,不是透明的就是短得露胸露大腿。张宝山说你就是命犯贱,城里的女人是越露越多人穿,露得越多就越时尚,你懂吗?
  老婆说我不懂,难道城里的女人就不知羞。
  跟你说不上。
  说不上就不要说了,看谁要跟谁说。老婆给了张宝山一个后背。
  当然是张宝山先投降,一年来张宝山没有沾过女人了。城里干那行的女人多的是,张宝山不是不沾腥的猫,只是缺钱,没有钱那些女人眼尾也不会扫你一下的。你要是多瞧一眼,也会遭受一顿白眼,张宝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小区门口除了收破烂的,还有摆摊子擦鞋的、支起摊子卖油炸的、挑着担子卖生果的,这些都是进城农民找不着工作用于谋生的活计。相比他们,张宝山觉得自己并不差了,起码有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他知道自己一旦失去这份工作,也会像他们一样。虽然小区的管理规定门前不准摆摊子,但张宝山他们却开只眼闭只眼,生活艰难呀,张宝山不忍落井下石。但张宝山他们不管,有城监在管,只要城监一出现,这些人就呼地散去,迟一步的所有活架子都给缴去了。以前小区门前也有外省人驾着摩托车搞营运的,但是后来这个城市禁摩,就不见了。
  张宝山是下午五点半钟过来接晚班的,张宝山留意到那个男孩还在,上午是站着的,现在蹲了下来,一只手捂着肚子,但男孩的眼睛一直盯着小区进出的人们。一有车辆进出,男孩的脖子好像伸长了许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