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一封统战密信的传奇故事


李伶

  

  密件源出:密约密语传密令

  1933年春,红军进入巴山。蒋介石责令四川各派军阀“停止内讧,共同剿匪”,并委川军第29军军长田颂尧为“川陕边区剿匪督办”,拨给军费二十万元、子*一百万发……巴山南麓的“剿共”阵势轻而易举地形成了。

  巴山北麓,本属杨虎城的十七路军防区。蒋介石以为跳出鄂豫皖的红四方面军,会经关中而西进甘肃天水,早已将杨部(亦称陕军)第38军主力调往甘肃,而将陕南防区交给了他的嫡系胡宗南的第1师(迅即扩编为第1军)。按理说,夹击巴山红军应由1军承担。然而,惯于借“剿共”排除异己的蒋介石却舍近求远地责令38军重返陕南,与胡宗南调防。

  杨虎城左右为难:若违抗军令,就会军法处治,或被取消番号;倘若服帖顺从,恰好中了蒋介石借刀杀人之计,陕军实力亦不堪设想。就在杨虎城进退两难之际,中共地下党员、38军少校作战参谋武志平,通过陕军高级谋士杜斌丞向杨虎城建言:“联络红军,互不侵犯。”杨虎城采纳了这一建议。

  1933年5月13日,武志平身揣38军军长孙蔚如代表杨虎城写给红四方面军将领的绢书和西北军使用的密电码,以及川、陕、甘三省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等,雇请巴山地区的理发员杨才为向导,天不亮就离开了汉中。两天后,他俩翻越了巴山顶部的天池寺,来到巴山南麓的西河口小镇,遇到了土匪民团徐耀明部的纠缠。胆小的杨才就此驻足而返回汉中。武志平背着沉重的军用地图等,只身一人在川陕边界诸股土匪中艰难穿行十多天,于5月下旬来到通江县两河口,在一座民房里见到了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傅钟。

  傅钟读罢孙蔚如军长的绢书,赞扬说:“来书从国家和民族利益着想,很可贵!”接着,他让武志平谈谈“怎么想起这步棋的”?

  武志平说:“共产党中央的一月宣言上说,愿在三个条件下与国民党任何部队订立共同抗日协定,这在陕军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他们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但限于本身力量,还不能公然揭竿而起,只能秘密地和红军建立友好关系。”武志平边说边从油布包中取出军用地图、密电码等绝密要件,并说这是杨虎城为表诚意而献上的礼物。实际上,这些无价之宝本是武志平利用作战参谋之便,冒着生命危险从陕军总部偷出来的,此刻他隐瞒了实情,恰到好处地为促成两军和谈提供了一枚砝码。中共西北军委主席张国焘、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总政委陈昌浩等深表赞同,当即委派中共川陕军委参谋主任徐以新(解放后曾任外交部副部长)随武志平进汉中秘密会谈。

  1933年6月1日上午,红军和陕军代表在38军军部参议王宗山家中达成四项协议:一、巴山为界,互不侵犯,共同反蒋抗日。二、陕军阵地前沿设两军联络站,由武志平常驻,代表陕军处理边界事务。三、红军可以以隐蔽方式来汉中采购部分日用品。四、陕军馈赠部分药品和部分军用地图,以表诚意。

  陕军方面即刻兑现了诺言:赠以药品、松发油(可代擦枪油)、油墨等共17担物资和好几份巴山地区的军用地图。这就是我军第一个统战协定。时称“汉中密约”,又称“巴山协定”、“御侮协定”。

  根据这个协议,陕军在巴山南麓的一个只有7户山民的凉水井建立了两军秘密联络站。武志平便是这个联络站的负责人。他履职一个多月后,向坐镇汉中的孙军长写了封信,请示两军联络工作中有关事项的处理原则。本文开头部分公示的那封“知名不具”的密信,就是对武志平请示函的回复。

  故事讲到这里,“密信”中的几个谜点便迎刃而解了:“志平”即陕军密使、陕军前沿两军联络站负责人、中共地下党员武志平;“某方”,即红四方面军。“东屏”,即杨虎城、孙蔚如等陕军将领。因为这封信是我军第一个统战协定的产物,故称其为“统战密信”。

  阋墙御侮:文化基因现魅力

  经上述解读,仍存谜点:“知名不具”出自何人之手?他与杨虎城、孙蔚如等陕军将领什么关系?他的复函为何使武志平心领神会?故事得从“阋墙御侮”这一炎黄文化的传统基因谈起。

  “阋墙御侮”,这是九字成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缩称。“阋”,读xi(系),打斗、争吵;“墙”,屋子里、内部;“御”,抵抗;“侮”,即外侮,外者欺侮。意思是说,兄弟在家里打斗,遇到外患欺侮就停止打斗,共同抵御外侮。这句九字成语源于《诗经·小雅·常棣》,行成于《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因其文化内涵体现了华夏一统、和睦共处的卫国意志,故历代朝野皆视其为炎黄精神的核心思想而广为传承。1916年5月9日,孙中山在《第二次讨袁(世凯)宣言》中说:“殊不知阋墙御侮,浅人审其重轻。”由于孙中山的号召,“阋墙御侮”成了那个时代抗御外敌的动员令和组合国力的黏合剂,第一次国共合作便是这一文化基因的产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一封统战密信的传奇故事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