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科技 > 文章正文

五十知天命


海 若
五十知天命
作者:海 若


  这几年刘晋升的手机一直调在振动上,他认为调在振动上的最大好处是来电话时自己知道别人并不注意。他不想让同事们对他接父亲的电话就去楼道的做法产生好奇和联想。
  刘晋升在区文化局工作。区文化局是个科级单位,十来个人。刘晋升是副主任科员,工资虽然和副局长差不多,但却没职务。这些年来,刘晋升始终勤恳谨慎,大家对他评价不错。只是单位庙小,只有一正一副两个局长位置。不过副局长今年五十八了,过两年刘晋升就有机会顶这个位置。
  刘晋升今年就满五十了。一般人到五十岁就认命了,不想再努力什么,只要保持现状,维护既得利益就满足了,可刘晋升还是很不甘心,总想弄个实职。他很在意“局长”的名分。他觉得工作了一辈子,最后一定要对自己和亲朋好友有个交待。当上了局长,别人就会人前人后地称呼你,哪怕将来退休了,别人也会称呼你“局长”,既有面子又有尊严。这些是和工资的多少没有关系的。刘晋升明白,这个社会想当局长的人多了,竞争非常激烈,因此他这两年非常谨慎小心,不想有一点点闪失。他不贪不占不搞女人,如果说有让别人非议的话题的话,可能就是父亲家这点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了。
  这天下午刚上班,刘晋升的手机就振动了。他一看是父亲家的电话号码,就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楼道里。父亲在电话中口齿不清地大喊大叫,说冬冬的腿摔断了要去医院,他没人管了,吃不上饭,让刘晋升赶紧回去一趟。刘晋升不敢怠慢,马上找了个借口骑上车子往家里奔。他知道父亲的脾气,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听解释,不能等,不然就会给你一直不停地打电话,能接连打十几个。
  刘晋升的父亲家临马路,是座七十年代的楼房,只有五层高,灰蒙蒙的,与周围的新楼相比,显得破败而又委琐。刘晋升父亲的家很好辨认,站在马路对面向那座灰楼望去,整个楼的阳台都是封闭的,只有一家没封,光秃秃的阳台上乱七八糟地堆着杂物,那就是刘晋升父亲的家。刘晋升劝过父亲把阳台封起来,这样屋子干净又可保暖,可弟弟冬冬说什么也不同意,认为那是白花钱,没必要,还说敞着空气新鲜,人住在房子里就是要透气。刘晋升不便对这件事进行争执,弟弟是继母带过来的,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平时打交道又少,多年来一直显得比较陌生。
  刘晋升放下自行车,又在院子里的小超市买了些水果和零食就上楼了。他从父亲口齿不清的含混叙述中知道冬冬摔断腿的原委:中午冬冬在他住的小房间里正跟两个朋友吸食毒品,正好碰上社区民警回访劳教释放人员。冬冬从猫眼中一看是穿制服的警察,慌忙撇开他的两个朋友冲到阳台上,把绳子往栏杆上一绑就往楼下溜。或许是绳子日晒雨淋腐朽了,刚吃上劲就绷断了,这样人就从三楼摔了下去。父亲还说,前些日子冬冬用这个办法逃跑过两回。
  刘晋升听到这些,心顿时抽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冬冬劳教释放才一年就又复吸了。刘晋升推开阳台的门,发现那半截绷断的绳子还绑在栏杆上,随风微微颤动着。三楼本来不算高,但刘晋升从阳台看下去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他这时忽然明白了冬冬反对封阳台的真正原因。
  父亲又开始口齿不清地咒骂冬冬,骂着骂着声泪俱下。自从几年前冬冬吸毒后,常有不三不四的人聚在他住的小房间里,弄得家里乌烟瘴气。刘晋升的生活节奏也完全被打乱,动不动父亲就打电话叫他回去,一次次老泪纵横地向他哭诉。他对冬冬的行径十分憎恨却又无可奈何。他多次苦口婆心地规劝过,但冬冬从头至尾一言不发,完后依然我行我素。后来冬冬的妻子与他离了婚,孩子也带走了。按父亲的说法,他现在已经家不像家,人不像人了。有段时间父亲想将冬冬赶出去,但态度一直不坚决。刘晋升知道父亲的难处,他不是不想将冬冬赶走,而是继母哭着说若是把她儿子赶出去她也跟着走。刘晋升曾有个想法,让父亲和继母各出一点钱,他也出一点,在外面租个房子让冬冬搬出去住,但继母坚决不同意,说让冬冬搬出去就没人管了,等于让他快点死。刘晋升不是个硬心肠的人,他只是觉得如果任冬冬这样折腾下去大家就都完了。几次犹豫之后,他便在街上用公用电话向派出所匿名举报了冬冬的吸毒行为。他的本意是想让警察将冬冬抓去教育几天,改了就行了,谁知冬冬因聚众吸毒,被判劳教三年。这个结果是刘晋升没有想到的,为此他一直很内疚,甚至常常不由自主有种负罪感。他并不感到冬冬有什么冤枉的,被劳教是罪有应得,活该,只是觉得不应当由他去举报而被抓被判。
  刘晋升从楼下的小饭馆里炒了两个菜端上来,看着父亲吃饱,便去医院察看冬冬的伤势。若按他的意愿绝对是不想去的,但因举报而久存于心中的内疚使他违背了自己的意愿。
  病房里,冬冬的一只腿被高高地吊着。继母守护在旁边,另一边有个警察拿个本子边询问边记录。刘晋升推开门见此情景很犹豫,一时不知是进还是不进。这时候警察疑惑的目光扫过来,刘晋升便赶紧上前,掏出身份证递过去并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警察一脸不解,挥挥手表示不看身份证。刘晋升如释重负,长出了口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