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评汪静玉的《天堂眼》


邱华栋

  一本书的书名就是进入这本书的钥匙,最近,湖北女作家汪静玉出版了她历时多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天堂眼》(敦煌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从书名上来看,作者似乎想以居高临下的仿佛从天堂深处伸出来的一双探询的、冷酷的眼睛,将我们带入到紧张的人伦关系和生活图景当中。在这部描绘当代人情感和心灵处境的小说中,她以尖锐的表达,撕开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现实的裂缝。而她的这部小说的结构能力、小说的语言、叙述的语感和关注的主题都很独特,都带给了我们一种意外的惊喜。那么,这部小说叙述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作为在方方、林白之后崛起的武汉大学毕业的女作家,她和她们的小说视野又有什么不同?这都是我关心的,我想也是读者关心的。从小说的故事层面上讲,汪静玉似乎很擅长将有限的几个人之间的关系纠缠、扭曲到令人难受的地步。
  一个乡村中学的美术女老师林夕阳是故事展开的核心人物。她在婚姻上受到了丈夫的冷落,感到自己被抛在了边缘,而寡居的婆婆和她的关系很不好,林夕阳的丈夫又多少有些恋母情结,这就使得三者的家庭关系很微妙和复杂。小说在人物的内心和非常琐碎的细节上着墨很多很细致,也很精彩。由于得不到家庭和婚姻的温暖,又不断地被中学校长所骚扰,林夕阳借助一个去省城进修学习的机会,离开了乡村,来到了省城的大学。在大学里,她邂逅了大学生北纬,两个人迸发了爱与性的激情。但是,大学生北纬只是一个性饥渴的人,他并不能够成为林夕阳的真正的感情寄托和依赖,他只是她的一次性情人,他也只满足于这种关系。于是,林夕阳就感到了左右为难和难以自拔。她通过了不断对自我进行拷问、体认与反省,最后艰难地建立了一种独立的精神生存,尽管这种独立的精神生存在这个一次性的消费时代里是那么的无助和薄弱。小说的大致情节结构就是这样的。我想,作家一定认为在她笔下备受煎熬的人,在欲望和现实的碰撞中挣扎,而他们的头顶,有着一双天堂深处的眼睛,将这人世间的纠葛都看在眼睛里。其实,这还是作者全知全能视角的一种体现,作家似乎要用这双来自天堂的眼睛,审视与审判她笔下的人物演绎的人生,从而使我们获得一种阅读上的惊心动魄,在这个意义上说,作者的目的显然达到了,阅读这部小说是相当令人愉快和紧张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总是想起来我读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地利女作家耶里内克作品时所获得的阅读感受。耶里内克的作品也是在男人和女人之间非常微妙和微小的纠缠开始,将男人和女人在今天的搏斗与妥协、互相利用与互相反抗、互相隔膜与互相需要的关系表达得淋漓尽致,还通过一种类似闪电般刺激的语言,推动整个小说的发展,最终获得了女性在今天的处境的真实探究。可以说,汪静玉在最近20多年的汉语小说的女性主义写作历史当中,通过这部小说,建立了一个新的标高。而20多年来,从张洁、张抗抗,到方方、林白、迟子建、陈染、海男,再到魏微、朱文颖,然后是卫彗、棉棉、张悦然,这其中潜伏着当代女性解放的潜流,到了汪静玉这里,更加内倾和内爆地显现了女性的生存困境,她显然应该被更多地注目和重视。这部内向之书、残酷之书,很能够使人产生阅读期待。汪静玉的胆量和勇气,使她进入到了人性非常复杂和极其微妙的地带,将当代人灵魂与肉体的煎熬和困顿描绘得异常逼真,很少有这样的小说能够带给我们对当代生活的重新的认识与发现。
  
  邱华栋,男,著名作家,现居北京。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