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他把自己的纠结拍进了这部短片


  

  出生于武汉,在美国电影学院(AFI)攻读导演专业,胡诗云的毕业作品《旬》却是一个发生在洛杉矶的日本故事:主人公的父亲经营一家寿司店,希望儿子能够子承父业,但儿子却每天晚上偷偷调制食谱,想做自己喜欢的美食,在父亲的期待与自己的信念间挣扎徘徊。

  对于这样一种陌生语境,胡诗云提前做了大量走访工作,采访寿司师傅,跑鱼市场和摊主聊天,她必须谙熟每种食材的不同时令,片名“旬”讲的就是时间,片中有句台词:“每条鱼都有自己的时间”,就是她为短片定的一个基调,也正契合了片中父子之间的情感关系,传统老去,新一代该如何面对。整部影片情节舒缓,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大都是靠父子之间的内心情感推动叙事,表现出弄弄的乡愁,结尾处,只留下父亲孤独的背影,像极了小津安二郎电影中的父亲。

  《旬》就是时间,里面有四季更迭也有父子情感交替

  《电影》:一个中国人在美国读书怎么拍了这样一个题材?

  胡诗云:是因为当时正好在看一本书,讲关于“旬”这个字的含义,“旬”就是时间。我一直想讲一个关于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这种状态,受这个字的启发,写了这样一个故事,里面表现出的四季变化,父子情感,还有乡愁,这些都与时令有关。

  《电影》:怎么表现这种时令?

  胡诗云:很多是通过食物来表现的,我当时专门列了一个四季分别吃什么食材的表,这些食材都是对应到电影里。比如,有一种鱼叫“鱼”,是只有春天才可以吃到的时令鱼。

  《电影》:之前对日本文化了解吗?

  胡诗云:其实不算了解。

  《电影》 :那通过什么方式了解寿司文化?

  胡诗云:拍之前我走访了半年,去采访洛杉矶各种不同的寿司大师,看他们是怎么做寿司的,但他们每个厨房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所以我只能以顾客的身份去吃,跟他们聊天,但是吃那个好贵。其实,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怎么建立这个冲突,我改的最多的也是父子之间的人物关系。

  《电影》 :父子之间的冲突是怎么表现的?

  胡诗云:电影开场,儿子走进厨房就说特别冷,要做一个温暖的汤,他其实想用料理去感染这些食客,而父亲是有点冷冰冰的人,寿司也是很冰冷的食物,所以,一开始整个电影的基调都是蓝色,低饱和度,只有到了夜晚,儿子开启深夜食堂,才有暖光。然后,整个后面慢慢的偏向于暖系,因为儿子接手了餐厅。还有父亲有一条围裙,是主厨的象征,给围裙和脱围裙也是一个交接的过程。

  《电影》:深夜食堂中话剧演员的那条线其实也是对儿子有触动的。

  胡诗云:对,里面有句话是说“每条鱼都有自己的时间”,这是整个电影的一个基调。父亲这一代的时间过去了,我怎么样来做自己。这其实也是我当时在思考的问题,因为我本科是学电影理论的,对法国电影新浪潮,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比较感兴趣,我内心深处是偏这一派的,但到洛杉矶后全部都是很叙事,很生动,很传统的东西,我其实自己一直也在斗争。我前面的片子基本都是在讲怎么跟这个框框斗争的过程。

  《电影》:拍戏时有没有和演员意见分歧的地方?

  胡诗云:最后那场儿子跟父亲摊牌的戏,饰演儿子的演员觉得这场戏应该有一个冲突,情绪要爆发出来,他第一次演的时候拍案而起,我当时都惊呆了,对他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情绪,应该更含蓄一些”,他不同意,我就跟所有人说:我们停半个小时,大家都去吃东西,喝咖啡。我把那个男演员拉到旁边,跟他讲我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和这段关系的,我说不然这样吧,你先按你的演一遍,然后再按我的想法演一遍,他同意了,演了两个版本,最后还是接受了我的那个版本。

  《电影》:按他的方式表演有什么不好?

  胡诗云:这个演员拍话剧比较多,觉得这场戏需要张力,需要冲突,但是我反而觉得这个时候你得压下来,你面对的是父亲,相当于你要遗弃这个老人了,因为这个电影一开始的时候,冲突是不存在的,但是到最后我要让它存在,让人感觉到情绪层次的不同,我认为这个是最难的。

  《电影》:我觉得最后父亲的那个背影拍得特别好。

  胡诗云:其实那个是我们学校反对的,我们学校还是比较注重好莱坞戏剧张力的叙事,觉得结尾没有形成冲突,要补一个大特写,我坚持没有用。我还是比较喜欢那种被动的主人公,所有的叙事冲突不是外部环境强加,而是主人公的内心冲突。

  在“饥饿游戏”一样的机制下厮杀出的短片


更多关于“他把自己的纠结拍进了这部短片”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