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树先生”给王宝强上课


  文/陈惊雷等

  导演韩杰走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领奖台,接过最佳导演奖金爵奖杯,嘀咕了一句:“这事儿靠谱吗?”

  其实,心里惊讶的何止他一个?

  电影的监制是贾樟柯,这也是贾樟柯“添翼计划”的首部电影。

  导演韩杰老家在山西吕梁,贾樟柯老家在汾阳,“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老乡间的亲近感,让贾樟柯毫不避讳地选择了他。

  韩杰的经历被贾樟柯一说,立刻五光十色:“他的第一枪是给我看他的一个10分钟短片,看得我热泪盈眶,他把年轻人的较劲焦灼拍得那么感人,他后来一直跟我当副导演;他的第二枪是《赖小子》,获得鹿特丹奖,在欧洲卖得很好;今天是他的第三枪,希望这一枪让更多国内观众看到他的才华,也希望这一枪留下真正拍案惊奇的作品。”

  看来,韩杰真的跟对人了。

  两年前,韩杰带着自己的剧本《树》来到上海电影节创投单元,为电影“找钱”,后来这个剧本发展成了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竞赛片《Hello!树先生》。

  其实,这部电影本来计划送到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但因为后期制作的问题,都中途放弃。最后在3月份,韩杰把电影送到了上海。

  “这部电影是从上海电影节出来的,现在回到这里也算得上是‘报恩’。”韩杰说。

  得奖后,韩杰有很多新鲜的说法。“奖项等于猪肉出厂时盖的那个戳,仅此而已。”“有一个奖项,多一顶高帽。”“拿了金爵奖,我们就拿金爵装酒喝吧。我对电影有信心,对于奖项未必有信心。”

  拨开表面的华丽,还不是要苦兮兮地去拍电影?

  韩杰带着剧组曾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农村苦战了几个月。为了找到一位合适的群众演员,韩杰带着礼物去村民家里,见面就给人鞠躬。韩杰还说服了村长帮忙斡旋,告诉那家人拍戏的是文明剧组,拍的是“许三多”演的戏。是的,在这个剧组里,王宝强是最大牌的明星。

  王宝强的第一部电影《盲井》里有位发廊妹小红,而扮演者恰巧是韩杰的妻子安静。韩杰就这样通过妻子认识了王宝强。

  选择王宝强当男一号,韩杰观察了很长时间。“王宝强最大的特点就是保留了中国农民最常见的柔韧性,我觉得这是别的导演忽略掉的东西。”

  接下来,韩杰带着王宝强去乡村体验生活。王宝强是农村出生,本该有切身体验,“但他从事这个行业久了,可能离那个生活有点远了。我们必须回到生活的原点”。

  “树”生活在一个寒冷的村庄,由于开采煤矿,地面下沉,村民迁往别处。“树”去了省城学校打工,孩子们的天真让他回想起童年时光。他决定再回故乡,回来后,他发现自己能捕捉灵光一闪,他成了“预言家”,被村民尊称为“树先生”……

  树先生是一个典型的失败者,即使在一个小村里也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他和城里的物质生活格格不入,而在老家也是一个被街边孩子嘲讽的对象—从一开始就是一棵被遗忘的“树”。

  于是《韩杰给“树先生”王宝强的功课就是:站到街上,抽根烟,呼朋唤友喝个酒,像任何一个小村的闲散人员那样。“我们需要粗糙的生活让他感觉当下普通人怎么生活。看到非常鲜活的形象,深刻的感受,都会让表演产生化学反应。”

  之前,王宝强的角色大都是简单、质朴、憨直,电视剧演多了也形成一种习惯,“这个习惯必须改,我甚至对他说:要放弃!我们要打破它,重新树立,从生活里面找到灵感”。

  “不论走多远,最根本的东西不能丢!那是你生活中最原本的快乐!不论这里面包含的是爱,是恨,或是批判——都不能丢弃。”走得再远,韩杰都希望记着自己的根。

  “我还经常回到老家,联络发小,大家见面吃肉喝酒。”这一切,和电影《Hello!树先生》呈现的生活状态那么相似。树先生的困境就是韩杰的困境,树先生的焦灼也是韩杰的焦灼。


Tags:王宝强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