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从大国关系看中国外交战略


 

从大国关系看中国外交战略

●方华

2004年10月,大国首脑接踵访华:10月8日~10月12日,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有50位法国企业家随行;10月14日~10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寻求解决贸易发展难题。另外,10月9日,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访华。这一系列重要访问,使世界舆论聚焦中国,一时中国在大国外交中成为亮点。

今年以来,中国外交以更加主动、积极和自信的姿态呈现在世界面前,并赢得国际上更多的理解、信任和支持。维护国家的根本利益,为经济发展创造更有利的国际环境是中国外交的根本宗旨。在继续推动大国外交、周边“睦邻、富邻、安邻”外交、多边外交等全方位外交的同时,中国力争奉行灵活、现实的新思路外交。

大国关系重新调整给中国带来机遇

伊拉克战争结束以来,大国关系进入新的调整期,其特点是:

(一)美国与各大国关系进入修复期,多极化加速发展。

首先,美国加紧调整与各大国间的关系。今年初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撰文,强调“先发制人”只是美国威慑的辅助手段,大国的伙伴关系才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同时,美国实际外交政策也在回调,注重与大国的合作关系。其次,美国与各大国战术层面关系修补,深层次矛盾并未消融。美欧、美俄、美中关系改善尚属表面:欧盟东扩引发美国与“老欧洲”的不和谐关系;北约东扩加深美俄深层矛盾;中美因台湾、香港问题矛盾增多。第三,大国转变对外政策优先次序,美国不是惟一的外交重点。反恐仍是大国合作的基础,大国与美国关系尚能维持基本稳定。近来普京总统把俄外交的次序排为独联体、欧洲、美国、亚洲;中国虽重视中美关系,但加强了对欧关系;日本除强调美日同盟关系外,加强与俄、印的关系;印度、巴西在大国外交中异常活跃,加快走向地区大国的步伐。

(二)新一轮大国综合国力竞争更趋激烈,各大国争相谋求新的战略制高点。

第一,大国加速提高综合实力。伊拉克战争后,德国和日本向“政治大国”迈出实质性步伐,德国在欧盟“发动机”英法德组合中占有了一席之地;日本自卫队冲出战后束缚,确立了“有事法案”体制,并向伊拉克派兵维和;欧盟完成东扩;俄确保政治稳定,力保其经济在2008年前增长率为7%。同时,大国竞争内容趋向于激烈争夺世界可持续发展资源和新兴市场。美国带头在中东、非洲、中亚抢占能源市场,保证其能源多元化战略的实施。其他能源进口大国如中、日、韩、印等也纷纷跟进,争取能源份额。第二,大国竞争的特点是合作竞争,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增多。如中美有诸多共同利益,但美国仍在战略、人权、香港、台湾问题上向我施压。第三,大国竞争的重点转向亚太。美国在中亚、东北亚的军事布局逐步展开;日中在东海油气田的争夺日趋激烈;日印俄美对中国的防范加深;美俄对印度的扶持加大,使亚太地区大国的明争暗斗尤为激烈。

(三)中国在大国关系重组格局中地位微妙,挑战与机遇并存。

首先,中国崛起势头加快,使其他大国对中国防范、猜忌加深。一方面,俄日在能源合作上、日印在地缘竞争上、美俄在中亚争夺上,以及美印、俄印、美国与东盟国家在军事合作上均有防范中国的一面。另一方面,各大国均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中获益,矛盾心理加深,防范中也有调整政策的迹象,对华政策不确定因素增多。第二,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亚太,增加了中国的战略压力。美国利用反恐大力调整亚太地区的同盟体系、军事部署,实际上强化了其军事存在和战略威慑,这将增加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难度。第三,中国日益紧迫的安全课题更加突出。台湾问题因美国对台军售级别提升、美台军事合作领域拓宽刺激台独迈小步,加深中美矛盾。另外,中国经济发展引起与日本、东盟国家有关资源开发的矛盾。第四,中国在大国博弈中仍有回旋余地。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各大国因利益驱动对中国需求增多,中国若善于利用矛盾,仍可在大国关系中处于有利地位。
 

中国在大国关系中的地位上升

在大国关系重新调整的过程中,中国外交也适度地调整了外交战略,其主动积极的一面既为大国关系增添了新的活力,又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威望。......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