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奶奶家:老朽而淡然的气质


  

  《东方文化周刊》 东方全媒体记者

  回想曾经的生活,好像我的日子里和佗寂之美所追求的质朴、安静、老朽、自然、沉浸、素雅等等元素一直交汇在一起,从未中断过。

  小时候,奶奶家两米多高的雕花门窗经历百年的风吹雨打早就没了漆色,现出古朴的原木色。为了抵御冬天的严寒,把花窗贴上了一层透明薄膜,开门关门都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那些花门窗比现在瞻园里的那些山寨货考究多了,细致的雕花彰显当时工匠的手艺之好,就连最细微的花瓣上也会有雕刻的痕迹,远胜今日的街头装修游击队。每当日头刚好,阳光就会透过薄膜照进屋子里,我躺在靠门的竹床上研究光线里上下浮动的灰尘最后到底落向何处。奶奶家还有大摆钟,就是电视剧里会出现的那种,黄色的长摆锤在玻璃门后面恒久而寂寞地来回摆动,到了整点便尽职尽责地敲出清脆的声音,“当当当……”有时候我会想办法找到钟的铜钥匙,爬上奶奶的樟木箱子,去拨钟。听到声音奶奶便端着盆或者锅进进出出,忙着做饭。我小,只能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奶奶聊天。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天伦,一种自然质朴的生活。

  穿过奶奶家的堂屋会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木制楼梯,那楼梯又窄又陡,楼上邻居是我不认识的,听说是后来租房的房客。奶奶害怕我从上面摔下来,从不让我爬楼梯。直到长大才知道那是曾经的小姐闺楼,而这样的闺楼,我们家前前后后一共六进,住满了我们高氏一门的老老少少。每进之间还有宽大的天井,里面有高耸的不知道年龄的老树,还有同样不知道岁数却甘洌清甜的老井,有时我们会在树根下挖出铜钱。而现在,奶奶的老屋从城市发展的进程中消失了,而隔壁的旧时马棚却被改造成了“秦状元府”,成为城南的一处景点。

  再后来,我长大,第一次去体验创作假,深入到皖南的山区中,那会儿南屏、西递、宏村那些都还没有完全开发。古旧的老宅子让我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同样的石砖地面,雕满神话和花样的木雕楼,还有坐在门口聊天的老人,甚至挂在墙上的护院刀……古老、幽暗、安静,却又充满了信任、谨慎,甚至是寂寞的气息。这和我记忆中,奶奶家的生活几乎重叠在了一起。我想,无论城市怎么变幻,在奶奶的老屋和弟弟争着铲地的画面早已深深镌刻在了我们的脑海里,而老屋那种老朽而淡然的气质我是毕生也不会忘记了。


更多关于“奶奶家:老朽而淡然的气质”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