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华林道的记忆残片



  一个陌生的女人,一双熟悉的眼睛,一个奇怪的电话,把他卷进了一个可怕的阴谋……
  
  [舞会]
  陈景第二次见到叶清霜,是在那一场旖旎的舞会上。当时,叶清霜穿着一身纯白的唐装,高贵优雅。他以为从没见过她,却感觉某种别样的熟悉。他几乎以为自己对这个女人一见钟情了。
  不过,他很快看到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个人他认识,辛承凯,凯地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身家千万的成功人士。
  关于他,陈景也听过些传闻。据说他可称得上绝世模范丈夫,对太太绝对专一。只是太太虽丽质天生,却体弱多病,所以不常于社交场合出现。那他今天这位女伴又是谁呢?旁边有人和陈景一样惊奇地自语道,奇怪,辛承凯今天竟然把他太太叶清霜带出来了。
  原来,她就是久闻其名的叶清霜。
  辛承凯一直坐在她身边,寸步不离。辛承凯的表情很温柔。但叶清霜似乎很冷漠。
  直到散场,陈景才想起自己的确曾经见过叶清霜。辛承凯帮她围围巾的时候,她突然地抬起了眼。她的眼神里充满惊恐,目光颤抖着,就停在了空气中。
  这双眼睛!陈景感觉到一束白色的光芒扑进了他的胸口,如同锋利的刀刃。
  这双眼睛,他多么熟悉。
  
  [奇怪的电话]
  叶清霜的眼睛一直在陈景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曾经多次梦到这双眼睛。在夜色里,混杂着雨水和血腥的味道。这双眼睛里包含着绝望、仇恨、苦涩、不甘、解脱……它们凝聚成可怖的质感,他不堪重负,夜半惊醒。
  原来,这双眼睛的主人,叫叶清霜。
  她本是艺术学院的舞蹈教师,但嫁了辛承凯后便安心在家做起了太太。据说这几年身体不好,去年还出了车祸,传闻说失去了记忆……不过谁也不知是真是假。回想着从朋友那里探听来的情报,陈景只觉莫名焦躁。
  中午11点,手机响。
  一个女声说,你好,是花卉市场技术部吗?我是叶清霜。上周买的鹤望兰出了问题,请下午派人来一下。我住在华林道幽曲苑凝梦园。
  陈景愣了一下,下意识道,小姐,你打错电话了吧?没错。先生,拜托你请务必来一下。她的语气那么急切。陈景犹豫了几分钟,终于开车离开公司。
  陈景行驶在华林道上时心烦意乱。
  半年前,他也是在这条路上遭遇了一场噩梦。那晚下着雨,路面打滑。突然,路边的树丛里冲出来一个女人。待他反应过来踩下刹车,她已被撞倒在地。她的身下沁出鲜血,被雨水冲刷成粉红色,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天空。
  他的心完全地慌了。他下车,摇晃她的身体,极力地呼喊着。可是她没有反应,眼睛里只有绝望、仇恨、苦涩、不甘、解脱……他想她是不是死了。这念头让他颤抖起来……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跳上车,逃也似地飞驰而去。半年来他一直不敢再上华林道。
  可是万幸,她竟然还活着。不过,她失去了记忆?她又为什么用一个奇怪的电话来约他?她认出他来了么?
  开门的是个接近五十岁的阿姨。她满脸狐疑地不让陈景进门。陈景想起叶清霜说的话,便道,我是花卉市场技术部的,来检查鹤望兰患病的情况。
  然后陈景在二楼凉台见到了叶清霜。她站在一株华美的鹤望兰前面。你看,它坏了。她伸出手,他看见她露出的半截手臂上有不止一处的青紫伤痕。他上前一步,突然听见她在耳边呼吸一样的低语,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否则为什么只见一眼就不能忘记你呢?
  他还未开口,她便站直身体。他注意到那个阿姨一直在警惕地看着他们,听他们的谈话。之后,叶清霜一直在谈花。直到他离开,她才飞快地把一封信塞进他手里。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叶清霜是个绝望的女人。
  久远的事情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某天她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全是陌生的。有一个男人自称是她的丈夫,可她完全不认识他。他告诉她,她出了车祸,所以丢失了记忆。
  他对她温柔体贴,无微不至。于是,她想努力去爱他。可是,她却发现他是个心理变态的男人,他不允许她有朋友,不允许她参加社交活动,不允许她出门。她跟任何男人说话超过三句他都要发狂。他发狂起来就殴打她。当然都是在没有人看到的夜里。不管她怎么哀求他都不会停手。可是他疲倦后却会抱着奄奄一息的她说爱她。他说自己是太爱她了,太怕失去,才会这样不停地伤害她。
  他向她要求绝对的顺从和坦白。他说将永远只爱她一个。这让她不寒而栗。
  她逃不掉,也无处可逃。他雇了一个阿姨监视她。他对阿姨说她有精神病,每天都不让她出门。
  那天的那场舞会,要不是阿姨临时请假,他不愿意让她一人在家,她还没有机会走出那栋房子。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