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上海书评》:如何成就一个城市的“海派”阅读气质


朱洁树

  不少文化人都赞同:有什么样的报纸副刊,就有什么样的社会文化,而书评恰是报纸副刊凸显文化品质的重要部分。2008年7月6日,《东方早报》在创刊5周年之际推出了《上海书评》,这并不算是这个每周日随报发行16个专版的副刊出现的最好时机。在当前的出版业。相对于各类畅销书的风生水起,较为严谨的书评则不那么受到重视,甚至于沦为图书营销的手段之一。而全球经济不景气也影响了媒体的经营。停止“不赚钱”的书评板块常常成为媒体减少亏损的手段之一。就在《上海书评》创刊的当月,美国西海岸第一大报《洛杉矶时报》取消了周日专刊中独立的书评板块,而出版人的重要指南英国《出版新闻》也在7月底停刊。较之于国际各大书评刊物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国内也好不到哪里去。
  台北《中国时报》发表了《(上海书评)创刊掷地有声不畏寒》的新闻报道,白海峡的另一岸声援《上海书评》,并称其“给了文化界颇大刺激”。《上海书评》的创刊虽然是报人又一次理想的达成,然而要生机盎然地在三五年后依然挺立不倒。甚而长期“刺激”到文化界的神经,离不开对已有的成功范例的借鉴。及在具体环境条件下的不断摸索和创新。
  
  一、《上海书评》的自我定位
  
  从《纽约书评》到《上海书评》。在豆瓣的《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小组有这样一句话:纽约有《纽约书评》,伦敦有《伦敦书评》,上海怎能没有《上海书评》。这句上海书评的编辑们自己拟出来的广告词。正反映了《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对自己的定位和野心。
  《纽约书评》杂志诞生于1963年,当时纽约的文化界人士对《纽约时报书评》的商业化心存不满,认为其书评质量不高。乘着出版界罢工、各大报纸停刊的时机,一群高级知识分子出版了他们心目中的书评刊物《纽约书评》,杂志首刊文章的作者包括汉娜·阿伦特、苏珊·桑塔格、索尔·贝娄等。当时“在美国知识分子中引起的几乎是人们奔走相告的狂热反应”。如今,《纽约书评》和《纽约时报书评》被认为是当今书评报刊的两大范例。和《纽约时报书评》坚持“书也是新闻”的办刊方针不同,《纽约书评》认为“对重要书籍的讨论本身就是不可或缺的文学活动”,因此,在介绍评论书籍之余,常常还会阐发自己的思想。其撰稿人常常是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文化人,每期评论文章的数量虽不多,但每篇都是大部头。
  目前,和《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相类似的都市报书评专刊,在北京有《新京报·书评周刊》,广州有《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书评周刊》和《阅读周刊》相对而言更像是《纽约时报书评》。书评文章相对短小,作者通常是记者或者专栏作家。每期推荐的图书比较多,易读性强。而《上海书评》每期16版。有5-8篇书评,每篇3500字左右。而且除头版的彩色漫画之外。图片和照片较少,14个版都是黑白印刷。从外观上看,俨然一副《纽约书评》的派头。
  有深度的都市报专刊。《上海书评》的作者大多是大学教授、学者或作家。书评人站在专业的角度对涉及自己专业的大众化书籍进行品评,并发表自己的意见。比如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教授葛剑雄《对“全球变暖”说的质疑》,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梁小民就《美元大崩溃》的评论《预言家为什么失败》等。由这些专业人士对书籍作出深入浅出而又专业权威的评价。并阐述自己的意见和想法。相信对于一般读者的阅读有指导和借鉴的意义。除了这些术业有专攻的学者。更多的评书人是中文系、外文系教授或作家和文化人——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文字打交道,因此也可以在一个更广阔的范围内介绍书籍,阐发思想。比如复旦大学英文系的陆谷孙教授常常喜欢和大家分享他读书的发现和感想,对于《菲伯丛书——纵论抽烟》的书评《怯怯地问一声:“禁烟派人士一读,如何?”》便是此类分享阅读趣味的典范。译文出版社的编辑小白喜欢收集与性有关的书籍,就《牛津艺术史·色情艺术》的评论《色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是一例。由这些例证可见,《上海书评》不再仅仅是图书介绍的版面,同时也是阐发思考、分享兴趣的园地。它关注的不仅仅是将读者和架上的图书互相介绍认识,更重要的是沉淀思想。
  比杂志更具时效性。《上海书评》的顾问陆灏先生曾编过《文汇读书周报》和《万象》杂志,以其人脉和能约到的稿源来看,其内容与深度并不逊于一般的书评类杂志。然而和一般的书评类月刊或者双月刊相比,《上海书评》充分发挥了报纸副刊的优点,周期短、时效性强,而且它非常关注正在发生的各种社会事件。比如2008年8月24日的《上海书评》发表了两篇和经济危机相关的图书评论。而10月12日又发表了两篇关于“食品安全”的书评。除了常规性的书评之外,编辑还会就当时的热点问题专门向有关专家约稿。比如8月3日的特稿是《欧洲杯:借来的破壶》,8月31日是《奥巴马的“继续革命”》,9月14日是《双年展主题以及思想资源的匮乏》。11月16日是《慈禧逝世百年祭》。由以上罗列可见,编辑的视野不仅注重当下的热门事件,也追溯久远的历史故事,且涵盖文学、历史、政治、体育、艺术等各领域。编辑宽广的视野不仅反映了专刊的水平,也更容易为读者所接受。
更多关于“《上海书评》:如何成就一个城市的“海派”阅读气质”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