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碧山村,朴素人家的侘寂美


  

  碧山最迷人的是清晨和黄昏,那天清晨,我就去树外绕一圈:不远处的田野里有一匹温柔的马,甩着尾巴在自由自在地吃草。一位村民蹲在路边看着水塘里自家的鸭子,路边的野花毫无顾忌地开放着。有时不经意之间,一只大鸟会从你眼前扑棱棱地飞过,一切都是你喜欢的场景。不知为什么,碧山的天空总是给我人在西藏的错觉,就像我走到云门塔附近时,天空的阳光从云彩中透过来,发出如同神性般的光芒,这些与沉睡千年的云门塔匹配,让人觉得非常震撼。

  我算是一个怀旧主义者,在碧山两天,我先后去拜访了村里长者丁校长、乡土摄影家姚老师和碧山书局的汪寿昌老师的家。

  如今已经退休的丁校长,平时在家就是读书看报,练练书法,种种菜园。他家的菜园里有一片青绿竹林,瓜果蔬菜一片生机盎然。说起他种的菜蔬,丁校长是如数家珍,脸上更是喜气盈盈,后来我们轮流与丁校长合影,有句话我们没有点破——这种生活就是我们非常向往的“陶渊明式生活”。

  后来,我还去了姚老师的家,这个乡土摄影家,堂屋里放满他的摄影作品,我还看了他家种满花草的院子,虽是徽州老建筑,墙上是一片斑驳,但满院子里花草都是种在坛坛罐罐里面,生机勃勃,有种岁月沧桑的美。

  那天下午,碧山书局的汪寿昌老师带我们在碧山深度游之后,他还主动请我和诗人刘畅去他家小坐。说实在的,在传统文化里,请人去家里作客是一种最高的礼仪。

  汪老师是乡村宗祠文化研究者、画家。尽管他在路上一再打招呼说家里比较乱,但我真正走进那个典型徽派老宅之后,那个场景令我特别亲切,让我想到高邮老家旧宅的岁月。汪老师堂屋的板壁上挂满他自己画的人物、风景画,桌子上放着他自己做的根雕、石刻,就像走进一家乡村收藏馆,尤其我看到他做的那座“碧山书局石刻”,寄托着他对先锋书店、对碧山书局很深的感情。

  我最喜欢他天井右手的那个厢房的布置,书法、根雕、盆景、斗笠,传递出一种朴素书卷之美,让人产生“简素、幽暗、冷瘦、野趣”的审美意象。记得那天离开汪老师的家时,他的老伴还一直站在家门口目送我们走远。

  后来,我们还去了在村外的碧山小学旧址,站在那座废弃的学校面前,我的眼睛有点潮湿,那些教室、那个操场以及墙边那些无名野花,正是我梦中经常浮现的童年场景。


更多关于“碧山村,朴素人家的侘寂美”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