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杂文月刊(选刊版)》 > 2008年第07期
《杂文月刊(选刊版)》
杂文月刊(选刊版)2008年第07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月刊(选刊版)》2008年第07期

[直面现实]
我们都是幸存者(周国平) 我来编辑
有多少官员没有学习过马列主义(雪 花) 我来编辑
中国博士数世界第一!一半公务员(熊丙奇) 我来编辑
真正伤害大学的是官场而非市场(熊培云) 我来编辑
不下转语(陈四益) 我来编辑
责令引咎辞职,更像是政治笑话(老 道) 我来编辑
送钱的技术(柯云路) 我来编辑
贪官的感觉何以良好?(蒋元明)
为何会有这么多官员蹊跷自杀?(刘洪波) 我来编辑
[激浊扬清]
单位里的造神运动(张 鸣) 我来编辑
大学校长的底线(傅国涌) 我来编辑
体验与视察(柳 萌) 我来编辑
监狱比较学(王晓渔) 我来编辑
石狮子联想(王乾荣)
网管的逻辑(姚育明)
童工事件是谁的耻辱(刘许川)
[负暄琐话]
农民的尴尬(流 沙) 我来编辑
“拆”字如刀(贺 贝) 我来编辑
海盗船上的政治秩序(贝小戎) 我来编辑
莫斯科的“假牙”(蒋子龙) 我来编辑
该怎样看待伟人?(梅桑榆) 我来编辑
新世说二则(金生叹) 我来编辑
你所给予的,都会回到你身上(爱谁谁) 我来编辑
百姓屁股莫乱打(姜惟雄) 我来编辑
“老局长”和“前局长”(郝铭鉴) 我来编辑
酱缸国医生和病人(柏 杨) 我来编辑
十五句话让你活得更好(天 天) 我来编辑
“摩的司机”的自白(陈 洪) 我来编辑
儿子,我为你讲述农民户口(李 碧) 我来编辑
真实的魅力(冯远理) 我来编辑
[世象杂记]
对机关的十大误解(孟宪利) 我来编辑
漂泊在都市里的“知识民工”(李武岐) 我来编辑
鸡毛信(黄建如) 我来编辑
用非所用的一组事物(陈鲁民) 我来编辑
抵消(莫小米) 我来编辑
职务犯罪六大警示(李宏民) 我来编辑
[名家小辑]
斯世仍需张果老(屈超耘) 我来编辑
110年前的“戊戌维新”(屈超耘) 我来编辑
治世也能出好作品(屈超耘) 我来编辑
[短笛无腔]
过目不忘(三 宝) 我来编辑
普京语录(普 京) 我来编辑
春天定律卡(冯景元)
[灯下翻书]
无题,或,伪想(子 炎)
莫让陶谷之辈得逞(木 人)
[半真半幻]
某君一生的不同语录(吕翔峰) 我来编辑
特色标语的诞生(郭震海) 我来编辑
“最”之变(张剑鑫) 我来编辑
报道艺术(冷月潇潇) 我来编辑
机关里有几把“手”(林 默) 我来编辑
人间笔记(王 雨) 我来编辑
工作中的定律(杨建新) 我来编辑
你是新股民吧(吴 茗) 我来编辑
[警世档案]
天佑吾民(南 都) 我来编辑
[笑骂由我]
看贪官曾锦春评论贪官李大伦(金陵客) 我来编辑
谁爱嚼舌头((俄)伊利亚·布特曼)
人物打油三则(陈 章)
越来越多与越来越少(江文胜)
集体荣誉感(胡 爽)
“三分之一”机关病(剑 锋)
如果你不会(王志广)
[讽世韵语]
另有目的(安 城)
机关干部十大怪(过 客)
人在大学(高春童)
[杂七杂八]
好好的……给废了(郝英子) 我来编辑
学习的目的(外一则)(林 凯) 我来编辑
人格层次(王鼎钧) 我来编辑
一百年都需要的人(家 年) 我来编辑
冷眼看历史(马长山) 我来编辑
高度一致(远 方) 我来编辑
构思过度(余秋雨) 我来编辑
考学的原因(王汇涓) 我来编辑
官场论语(余 何) 我来编辑
[一笑而过]
男人和女人的趣谈(若 璇) 我来编辑
驾驶员必读(云 弓) 我来编辑
所答非所问(安平泰) 我来编辑
[茶客留言]
茶客留言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6年第05期
2016年第02期
2015年第12期
2015年第09期
2011年第12期
2011年第11期
2011年第10期
2011年第09期
2011年第08期
2011年第07期
2011年第06期
2011年第05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