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杂文月刊(选刊版)》 > 2004年第08期
《杂文月刊(选刊版)》
杂文月刊(选刊版)2004年第08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月刊(选刊版)》2004年第08期

[特别纪念]
建议设反贪荣誉奖(牧 惠) 我来编辑
[直面现实]
人大代表精彩语录(阿 计) 我来编辑
多务实,快扶贫,缓称“盛”(魏明伦) 我来编辑
牛奶该不该往海里倒(张怀远) 我来编辑
科研人员为什么争着做官?(李启咏) 我来编辑
暴力圈地圈走了什么?(苏中杰) 我来编辑
岂能如此精兵简政(朱达志) 我来编辑
谁是穷人的靠山(阮 直) 我来编辑
包工头的“七十二变”(周士君) 我来编辑
“工作需要”成了筐(彭友茂) 我来编辑
[激浊扬清]
想起了“经济民主”(邵燕祥) 我来编辑
行贿学研究(柏 杨) 我来编辑
不妨看看俄罗斯(孙焕英) 我来编辑
让权力适应程序(李亚彪 冯瑛冰) 我来编辑
让人心痛的“吕日周现象”(谢茂明) 我来编辑
揣摩学及源与流之关系(江 源) 我来编辑
无话可说(王跃文) 我来编辑
打假中的“看客心理”(张 璐) 我来编辑
且说某些为官者的“腚”(陈绵钦) 我来编辑
农民宣言(牟丕志) 我来编辑
[警世档案]
贪官临刑(王 行) 我来编辑
[名家小辑]
扭曲心灵的记录(何满子) 我来编辑
推演和追问(何满子) 我来编辑
这才叫法治(何满子) 我来编辑
[编辑推荐]
叶公的“门徒”(郭振亚) 我来编辑
怎样的“马列主义者”(闵良臣) 我来编辑
[世象杂记]
浑身是债雄赳赳(殷国安) 我来编辑
宽容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小 米) 我来编辑
错位(郑作生) 我来编辑
游戏规则(魏 鹏) 我来编辑
一个农民工的自白(张 巍) 我来编辑
[只眼观人]
唱样板戏的俞平伯(黄 波) 我来编辑
李敖这老东西(胡 翦) 我来编辑
[笑骂由我]
牛局长手机里的短信息(侯发山) 我来编辑
贪官访谈录(戴 希) 我来编辑
猫与老鼠(张 峰) 我来编辑
做官的心理三性(预警者) 我来编辑
[灯下翻书]
帝王的“倡优”(张继合) 我来编辑
[负暄琐话]
最傻的人最奸(刘 齐) 我来编辑
曼德拉的顿悟(鲁先圣) 我来编辑
请给生命逝去的权利(鲁 人) 我来编辑
谁跟谁过不去?(朱胜国) 我来编辑
尊严的递减(余远环) 我来编辑
因为卑微(流 沙) 我来编辑
一座德国磨坊的故事(郭宇宽) 我来编辑
漫话“吃了也不嘴软”(刘恩启) 我来编辑
人人都是一滴水(储瑞耕) 我来编辑
历史的月亮(葛栋王) 我来编辑
文化的糖衣砒霜(刘洪波) 我来编辑
[短笛无腔]
呓语新集(王富仁) 我来编辑
暮鼓晨钟(张子栋) 我来编辑
忽然想到(陈四益) 我来编辑
挑战我们的8个难题(佚 名) 我来编辑
绝招佩服反其他(修祥明) 我来编辑
[唇枪舌剑]
告诉群众一个真实的英模(吴兆民) 我来编辑
为金敬迈说句公道话(陈 章) 我来编辑
[半真半幻]
三藏创收(侯国平) 我来编辑
新编《西游记》人物语录(王春瑜) 我来编辑
会议纪要(陈永林) 我来编辑
请给市长问个好(阳 春) 我来编辑
腐败与糖尿病之比较(陈 仓) 我来编辑
总经理让座(张 玲) 我来编辑
意外遭遇(陈卫平) 我来编辑
死不安宁(刘六良) 我来编辑
[讽世韵语]
“大”的联想(杨翰端) 我来编辑
开会歌(佚 名) 我来编辑
处境与心态(于炳绅) 我来编辑
“我有一个怪习惯”(李富平) 我来编辑
文化视点(佚 名) 我来编辑
自我批评(刘德亮) 我来编辑
贪官作秀(池北偶) 我来编辑
[杂七杂八]
变味标语(胡一研) 我来编辑
都是别人的错(几 米) 我来编辑
造 句(刘胜利) 我来编辑
时代箴言(佚 名) 我来编辑
关键时候(吴志良) 我来编辑
四大工程与四小工程(佚 名) 我来编辑
不倒翁(丁 聪) 我来编辑
[一笑而过]
创造历史的人(佚 名) 我来编辑
[茶客留言]
茶客留言(李 存) 我来编辑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6年第05期
2016年第02期
2015年第12期
2015年第09期
2011年第12期
2011年第11期
2011年第10期
2011年第09期
2011年第08期
2011年第07期
2011年第06期
2011年第05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