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杂文选刊·下旬刊》 > 2009年第11期
《杂文选刊·下旬刊》
杂文选刊·下旬刊2009年第11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选刊·下旬刊》2009年第11期

[妙语]
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等 我来编辑
[社会点击]
命运交错的人生关口(张 伟) 我来编辑
夜壶还是那把夜壶(陈庆之) 我来编辑
五月花号,契约立本(魏得胜) 我来编辑
我被谁阉割了(孙少山) 我来编辑
钓鱼执法与沙粒社会(刘洪波) 我来编辑
十上公车,始博一第(冯日乾) 我来编辑
人出没注意(赋 格) 我来编辑
寒鸦和狐狸(孙绍振) 我来编辑
[杂文边缘]
时间之嘴(爱德华·加莱亚诺[乌拉圭]) 我来编辑
请梁思成看看今天的暴发户们(冯 唐) 我来编辑
拆迁之后,看上去很美(何雄飞) 我来编辑
县长要拔牙(汪云飞) 我来编辑
劣迹也是生产力(曾德凤) 我来编辑
见义勇为(维克多·科克留什金[俄]/文 李冬梅/译) 我来编辑
镜面人生(尚德琪) 我来编辑
[民间文本]
孔子与牛顿建立的秩序(许知远) 我来编辑
假如地球是个违章建筑(李PP) 我来编辑
赵本山式农民小品(古清生) 我来编辑
乡村大学生的滑铁卢(洪巧俊) 我来编辑
民间语言(孙振军) 我来编辑
枣强知县卖《语录》(申之如) 我来编辑
那场中学时代的选举(闾丘露薇) 我来编辑
[心灵折子]
如果不用“博爱”,用什么词?(吴 非) 我来编辑
把什么样的资产给孩子(优 游) 我来编辑
城里人与乡下人(毕淑敏) 我来编辑
天堂里没有高考(曾 颖) 我来编辑
我曾恨我的父亲(陈凯歌) 我来编辑
[争议稿]
“不发展”的权利(王东杰) 我来编辑
尊重“不发展”的权利等(向小皮等) 我来编辑
[校园杂文]
嬗变(甄 石) 我来编辑
有一门技艺叫脸学(周 鹏) 我来编辑
[话题]
我们还敬畏什么(佚 名) 我来编辑
敬畏的一道遗产(谢素军) 我来编辑
“老乱”不是福(胡展奋) 我来编辑
【发言】 我来编辑
[温故]
对南宋暴力征地案的解读(李开周) 我来编辑
[博客]
头发短长与是非(王跃文) 我来编辑
长发的自由与我们的想像力(五岳散人) 我来编辑
[新人看台]
时过境迁(王子皿) 我来编辑
点评 举重若轻,要言不烦(首如飞蓬) 我来编辑
玉帝的行政艺术管窥(浅山客) 我来编辑
点评 谁来捉“耗子”(向小皮) 我来编辑
[写家实验]
一座城,一个人(滕 刚) 我来编辑
第三次陪聊 我来编辑
第五次陪聊 我来编辑
第七次陪聊 我来编辑
出新,才能出彩(欧阳蒲柳) 我来编辑
三言二拍 我来编辑
[访谈]
瓜田李下说幽默(李庆玲) 我来编辑
[中华杂文网文选]
有一种权力叫看法(牟丕志) 我来编辑
把玩神圣(彭广军) 我来编辑
以人为本(qx清香) 我来编辑
[感悟]
示范不如规范等 我来编辑
短信平台 我来编辑
[来来往往]
致亲爱的读者朋友 我来编辑
《杂文选刊》下旬版征原创稿启事 我来编辑
《中国当代杂文二百家》已售出三百余套 我来编辑
《杂文选刊》杯第三届幽默杂文大赛启事 我来编辑
精华公司邮售书目 我来编辑
《杂文选刊》下旬版2009年读者调查问卷
《杂文选刊》2009年11月上、中旬版精彩推荐 我来编辑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1年第03期
2011年第02期
2010年第11期
2010年第10期
2010年第09期
2010年第08期
2010年第07期
2010年第06期
2010年第05期
2010年第04期
2010年第03期
2010年第02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