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杂文选刊·下旬刊》 > 2008年第12期
《杂文选刊·下旬刊》
杂文选刊·下旬刊2008年第12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选刊·下旬刊》2008年第12期

[妙语]
当你对一只野狼民主时等(李津傲等) 我来编辑
[社会点击]
从秋瑾到章子怡(许知远) 我来编辑
预言家的乌鸦嘴(耿 涛) 我来编辑
诸葛亮不要抢着干皮匠的活(阮 直) 我来编辑
奥巴马也是咱“亲戚”?(陈鲁民) 我来编辑
为何无人像格林斯潘那样认错(刘 健) 我来编辑
犬儒时代的信任(梁文道) 我来编辑
无能为力(黄 波) 我来编辑
穿越生命中的湍流区(塞 林) 我来编辑
假如当代大学生从红楼人物中选伴侣(马瑞芳) 我来编辑
马粪与奶嘴侍候(达 岸) 我来编辑
一个耳光与八个主义(周泽雄) 我来编辑
拿什么拯救“炮灰”们的自救信心(陈 方) 我来编辑
[杂文边缘]
雕像(林建勋) 我来编辑
骆驼祥子与围棋(孔庆东) 我来编辑
另一种江湖(佚 名) 我来编辑
尊严(蒋本正) 我来编辑
学一点狗样(凌泽泉) 我来编辑
自爱(亦 舒) 我来编辑
云计算(崔永元) 我来编辑
写在思想的边缘(林 凯) 我来编辑
便条集(于 坚) 我来编辑
大红脸漫画(王 原) 我来编辑
[心灵折子]
另一片太空(韩少功) 我来编辑
留意你一生使命的副产品(何鑫业) 我来编辑
“宽窄”尺度(星 竹) 我来编辑
“囚徒疑难”问题的当代启示(赵健伟) 我来编辑
关我“鸟”事(周云龙) 我来编辑
[民间文本]
喝洗脚水(刘 齐) 我来编辑
平常的传奇(言止善) 我来编辑
武训:不尝豆沫亦识味(刀尔登) 我来编辑
三聚氰胺·茶鸡蛋(何 申) 我来编辑
奥巴马当选后的美国教室(李 茂) 我来编辑
文人为什么拍马有术(孙存准) 我来编辑
总统也可以是很可爱的人(罗 西) 我来编辑
守法者是怎样成为笑柄的?(曾 颖) 我来编辑
[写家实验]
我的文化考古之旅(张远山) 我来编辑
盲人骑瞎马的赌博——魍魉问影 我来编辑
世上最无私的奴才——和氏献璧 我来编辑
愚人国的愚民道德——柱厉叔往死 我来编辑
为帝王代说丑话——龙有逆鳞 我来编辑
如何创新?(欧阳蒲柳) 我来编辑
[校园杂文]
厌古与尚古(洪 玲) 我来编辑
点评 尚古,尚丰富(碧 海) 我来编辑
当蒙娜丽莎不再微笑(妖孽森林) 我来编辑
点评 蒙娜丽莎,为何不笑(掣 鲸) 我来编辑
[话题]
我的“尊重”观(周丁力) 我来编辑
另类视角——尊重(刘义杰) 我来编辑
“尊重”,想说爱你没资本(王士学) 我来编辑
此亦人子(遗君明珠) 我来编辑
【发言】(悟 空等)
[温故]
民国时期的“封口费”(郑连根)
我的故乡因何沦陷(熊培云)
不能承受的故乡底层沦陷之重(孟 波) 我来编辑
[域外闲话]
蓝色的还是带条的?(格里高利·戈林[俄]/文 李冬梅/译) 我来编辑
杂记簿(利希滕伯格[德]文 黄灿然 译) 我来编辑
外来的动机(韩小寒) 我来编辑
[新人看台]
让“长”更长(李承志) 我来编辑
点评 所谓长短 各取所需(首如飞蓬) 我来编辑
“拔萝卜不带泥”研讨会(刘清才) 我来编辑
点评 “荒诞”之艺术效果(李庆玲) 我来编辑
[访谈]
杂文如戏,“戏”说杂文(刘 伶) 我来编辑
[中华杂文网文选]
作为群众,我很满意(潘德东) 我来编辑
我的中国胃(林 奇) 我来编辑
官场名词歪解(剑 桦) 我来编辑
市政府收到的奇怪短信(一雁飞) 我来编辑
[三言二拍]
“耻辱碑”等 我来编辑
[感悟]
狗事·人事等(阎 侃等) 我来编辑
[短信平台]
短信平台(十则)(吴佳骏等) 我来编辑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1年第03期
2011年第02期
2010年第11期
2010年第10期
2010年第09期
2010年第08期
2010年第07期
2010年第06期
2010年第05期
2010年第04期
2010年第03期
2010年第02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