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杂文选刊·职场版》 > 2009年第10期
《杂文选刊·职场版》
杂文选刊·职场版2009年第10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选刊·职场版》2009年第10期

[首页评书]
“彩票有毒”,政府为啥不提醒?(老 土) 我来编辑
[谈笑间]
“晕书综合征”(赵毅衡) 我来编辑
期待“信息披露”拯救慈善沦陷(王石川) 我来编辑
“偷菜热”与社会性焦虑(黄 波) 我来编辑
吃的残酷(邱华栋) 我来编辑
索尔仁尼琴比我们多出些什么(齐宏伟) 我来编辑
公仆与“家奴”(江曾培) 我来编辑
五年级小女生说些什么?(吴祚来) 我来编辑
我们对孩子遗忘了什么(一路开花) 我来编辑
从“分数至上”到“官位至上”(徐迅雷) 我来编辑
小监考官的“耳光”价值大于推广价值(周东飞) 我来编辑
机场中的权力私有化(丁学良) 我来编辑
世界最大的厕所及其他(鱼 春) 我来编辑
六问司法局长涉黑案(祝振强) 我来编辑
别被道貌岸然的“伪民意”忽悠(吴杭民) 我来编辑
[反话正话]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魏剑美) 我来编辑
当领导有什么好?(梅承鼎) 我来编辑
机关的坐功(蒋 平) 我来编辑
[说唱体]
我有名了(姚富山) 我来编辑
[寓庄于谐]
各科老师的辞职理由(佚 名) 我来编辑
关于找妈妈的寻人启事(孙道荣) 我来编辑
电视替你教育孩子.尼古拉·巴什马科夫[俄]/文 李冬梅/译 我来编辑
布鞋的幽默(竹剑飞) 我来编辑
无奈的手续人生(安 宁) 我来编辑
机关里的会(李耿源) 我来编辑
[黑白]
水——最珍贵的……(王 征) 我来编辑
[新寓言]
只有聪明的伊莎贝尔(潘国本) 我来编辑
白马与鹦鹉(牟丕志) 我来编辑
缺德是一种病(张 峰) 我来编辑
[漫画国]
旅游(佚 名) 我来编辑
[弦外之音]
研究生儿子与哈里王子(林少华) 我来编辑
“今天”是一份礼物(佚 名) 我来编辑
面子问题(李承志) 我来编辑
借钱(魏剑美) 我来编辑
[故事新编]
牛郎给孩子申请户口(佚 名) 我来编辑
《皇帝的新装》续编(牧 惠) 我来编辑
武大郎的发言(李志斌) 我来编辑
[杂文诗]
等节(杨翰端) 我来编辑
大师的搞笑(杨孔翔) 我来编辑
[书信体]
致我的父母(一路开花) 我来编辑
[杂坛新集]
“愤怒”的考试(陆春祥) 我来编辑
局级干部“赤古”(陆春祥) 我来编辑
蓬间雀(代后记)(陆春祥) 我来编辑
[专题]
复古入学实则让国学尴尬(陈 尧) 我来编辑
不能让一个“国策”妨碍另一个“国策”(盛大林) 我来编辑
公车送新生是糟糕的“开学第一课”(宣华华) 我来编辑
谁是“教师烈士”的真正凶手?(童亦劲) 我来编辑
刚开学就刮起补课风家长很不安(佚 名) 我来编辑
[镜鉴]
与皇帝下棋(李业成) 我来编辑
与领导一起吃饭的惧怕心理(佚 名) 我来编辑
[世相答问录]
换一种角度:到处都是杂文(瓜 田) 我来编辑
观教育现象种种(徐怀谦) 我来编辑
[旧文新读]
祭棍子文(李汝伦) 我来编辑
点评 我来编辑
预立遗嘱放言(廖冰兄) 我来编辑
点评 我来编辑
[断章]
为什么九成市民认为老实会吃亏等 我来编辑
[作家书简]
关于丁玲的《杜晚香》(刘心武) 我来编辑
[最新资讯]
我最喜爱 我来编辑
《杂文选刊》2009年9月下、10月上旬版精彩推荐 我来编辑
精华公司邮售书目 我来编辑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1年第03期
2011年第02期
2010年第11期
2010年第09期
2010年第08期
2010年第07期
2010年第06期
2010年第05期
2010年第04期
2010年第03期
2010年第02期
2010年第01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