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杂文选刊》 > 2008年第09期
《杂文选刊》
杂文选刊2008年第09期封面 购买
收藏
投稿

《杂文选刊》2008年第09期

[百字杂文]
著名青蛙等(陈于晓等)
[公民讲坛]
那个飞扬跋扈的“国家罗汉”正在偷笑(杰文津)
且看这次怎么解释“假牌宝马警车”(曹 林)
下次请喊“谢亚龙上课”(苏文洋) 我来编辑
对于常识:讲还是不讲(吴营洲) 我来编辑
告别“口号治国”的旧思维(鄢烈山) 我来编辑
礼仪文化并无国际标准(徐迅雷) 我来编辑
镇人大主席到城里下馆子花不花钱(萧 锐) 我来编辑
我们的“第一”情结(陈老萌) 我来编辑
有一种良知叫索尔仁尼琴(杨耕身) 我来编辑
[聊斋闲品]
亚觉悟(外三篇)(邵燕祥) 我来编辑
公鸡论下蛋(张 峰) 我来编辑
商业的炊烟(梁晓声) 我来编辑
打狗不能装样子(马少华)
哲理小品(二则)(耿志刚)
大嘴与小嘴(叶延滨)
镇政府供个“土地爷”的妙处(乔志峰) 我来编辑
一针见血(钟 禾) 我来编辑
[立此存照]
小问题(罗 西) 我来编辑
不约而同的一声调笑(刘洪波) 我来编辑
一组数字互相打假的背后(刘林德) 我来编辑
一个创纪录的数字(刘洪波) 我来编辑
日薪一斤包谷与六千万年薪(椿 桦) 我来编辑
常识以下的治理(戎国强) 我来编辑
我打算这样过奥运(吴若增) 我来编辑
[人生解读]
我们该相信什么(葛红兵)
被生活招安(安 宁)
我可是“我们”?(史铁生)
[史海备忘录]
“奏折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孙存准) 我来编辑
皇帝的爱好(聂作平) 我来编辑
隋炀帝的“面子”(孙存准) 我来编辑
聚宝盆的信任(彭广军) 我来编辑
做个“不图虚名”的领导(李伟明) 我来编辑
如果腐败入了军(刘诚龙) 我来编辑
[动物哲学]
蜜蜂的民主制(沈致远) 我来编辑
千里马(冰 焰) 我来编辑
成名的狗(牟丕志) 我来编辑
向动物学习(杨英杰) 我来编辑
[蓝刺猬]
我的笔记本电脑弄丢了(王琼华) 我来编辑
你看我是谁(刘国芳) 我来编辑
作家的尴尬(李益民) 我来编辑
[见仁见智]
谁养的庸官、懒官和拿钱不干活的官?(冯印谱) 我来编辑
最可怕的干群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徐迅雷) 我来编辑
不要把杨佳袭警案仅当成个案(童大焕) 我来编辑
娱乐化,文化的一种本质属性(葛红兵) 我来编辑
正在肆虐着的两种恶俗(张 鸣) 我来编辑
[序与跋]
狄马的发现(摩 罗) 我来编辑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后记(狄 马) 我来编辑
[中华杂文网文选]
谁是,谁非?(罗义安) 我来编辑
板子总是打在民众身上(傅一河) 我来编辑
[王跃文新作小辑]
一种秘诀(王跃文) 我来编辑
人会进化成蟑螂(王跃文) 我来编辑
贾府失盗之后(王跃文) 我来编辑
文章实难逾古人(王跃文) 我来编辑
[精品卷宗]
论踢屁股(林语堂) 我来编辑
踢屁股之哲学(米 兰)
[杂文专版撷英]
某公三忧(沈 扬)
三岁孩子的本真样儿(张 柯)
有缺陷的天才们(雍 容) 我来编辑
批判性思考,真诚地忧虑(潘向黎) 我来编辑
[感悟]
官场“老赖”何时休等(侯德胜等) 我来编辑
[短信平台]
短信十则 我来编辑
[短歌杂律]
生活(郑小琼) 我来编辑
现代脸(沈 阳) 我来编辑
末端(苏兰朵) 我来编辑
大海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姚 风) 我来编辑
[杂拌儿]
躲避罪名(高 平)
面具(长 安)
购买 收藏 投稿
往期回顾
2011年第03期
2011年第02期
2010年第09期
2010年第08期
2010年第07期
2010年第06期
2010年第05期
2010年第04期
2010年第03期
2010年第02期
2010年第01期
2009年第12期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